第25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長鬍子老神仙說:「陌淵上神,您此行下界渡的情劫非比尋常,實乃萬般兇險。您乃天帝一脈至親,是以吾代天帝傳話。

  欲渡此劫,最為穩妥的辦法便是親手除去那凡塵情根,從此一勞永逸。」

  秋穆然頷首感謝。他目光裊裊,青袍凜然,自帶一種初晨水霧繞青山的雅致與縹緲。

  「上神,吾等占卜天象,當九星連珠來臨之時,便是您回歸的最佳時日。切記,切記。」

  畫面一轉,這次是漫天群星的夜晚。

  學堂院內,清俊修長的身姿背手而立,仰頭望月。男子一襲古風長袍隨風浮動,飄飄欲仙,在滿天星光之下顯得虛無縹緲,恍若下一秒就會乘風而去。

  秋穆然墨色眼底閃著一抹深沉莫測的思緒,像黃昏的潮水洶湧。

  馬上便是九星連珠的最後時辰。可他……

  沉默之間,炙熱的呼吸自耳邊傳來,仙人右耳耳垂的紅痣被一條靈舌含入口中褻、瀆,身著紅衣的絕美男子自後方恍若無骨的攤上他寬厚的肩膀。

  紅衣男子笑得滿臉邪氣,「喂,木頭。今夜月色正濃你是不是想飛回天上看神仙姐姐跳舞?」

  一秒的沉默,男子清俊低沉的聲線恍若流水,「離兒又在胡說,待你修成功果,我自與你一同歸天。」

  蕭溯離聽後很是愉悅的輕哼一聲,身後的狐尾巴開心地探出來,油光水滑的絨毛一下一下挑撥著禁慾的神明。

  「那若是我再修行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或者永遠都無法飛升呢?」

  「那我就陪你游便天下山河,縱身人間,永不回天。」

  這一夜,惑人的妖邪在一片星空之下,引誘上神跌落凡間。

  又是場景變化。古燈的封印被打破,魔魂出逃擾亂人間,天下四處是妖魔作祟,人間早已千瘡百孔。

  秋穆然的青袍已沾染斑斑血跡,手中凌雲劍既出,卻遲遲不肯斬下被魔魂附身的紅衣男子。

  蕭溯離衝破封印放出為害四方的魔物。現在古燈在手,只要斬下狐妖頭顱,祭出放生魔物的靈魂,便可將其再次封印。可是……

  秋穆然最終沒有斬斷這條情根。他以自己的神格為媒介,用靈魂鎮壓魔物。待千年以後,魔魂徹底煉化,而他靈魂也隨之破碎,分成五塊投身在萬千小世界中。

  蕭溯離怎麼也沒想到,就在那片紅花漫天之地,記憶中棄他而去的仙人並未回升上界,而是轉身化為了灰燼。

  蕭溯離呼吸一窒,

  原來這便是——前塵

  天界東部一處府邸,身著紅衣的男人臥於青石之上,腰間掛著一條紅艷艷的狐尾鞭,身後八條火紅的尾巴像花一樣向四面八方舒展。

  蕭溯離淺淺喝了一口從酒麴仙那白嫖來的桃花釀,半睡半醒之時靈感噴涌而出,手握硃砂紅筆在上好的宣紙上塗塗畫畫。

  筆落,蕭溯離滿意的吧唧吧唧嘴,只見紙上是一個神氣十足的叉腰火柴人。

  今日天界好生熱鬧,據說是天帝他小舅舅渡劫成功順利回天。天帝大喜,大辦宴席邀請諸位仙家今晚進殿一聚。

  蕭溯離撇嘴。

  關係戶什麼的最討厭了,要知道加上在系統中做任務的時間,他可是憑著自身努力實打實熬了四多千年才順利飛升在天上做官呢。

  不過開宴會也好,可以看到好多漂亮的神仙姐姐嘻嘻嘻~

  蕭溯離笑得一臉蕩漾,又是提著酒壺大灌一口。

  喝的太急,清香玉液自嘴角流下,蕭溯離抬起手背擦去,臉頰有些暈紅。

  朦朦朧朧之間,一襲青衣引入眼帘。神色一動,對上一雙幽幽墨曈。

  一眼萬年。

  「你是……神仙姐姐?」蕭溯離一手撐起腦袋,側臥紅樹下青石上,在微涼的清風中恍惚著歪頭一笑。

  那位神仙姐姐開口,聲音如天山冰泉汩汩流過草甸,清雅幽深,卻是實打實的男聲。

  「還想著哪位神仙姐姐?」

  「離兒,好久不見。」

  塵封千年的阿芙蓉於睡夢中悄悄探出情思。初陽下,嫣紅與青綠對唱。春風靜等,再續前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