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心動之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二丫見自家大姐這般說,撇了撇嘴,也不再說些什麼了。

  ……

  「今日三姐回門,本是想請沈大人到府上做客,怎奈不逢休沐,也就沒敢叨擾,怕誤了大人的公務……!」

  雖是一心想奔去三姐的屋裡與姐妹們說話,但是四丫還是端莊地接待著趙家的貴客。

  沈岩眼角忍不住的抽動了一下。

  四丫待自己,真是一次比一次地生疏……

  不過,無妨……

  「上次說到沈家二房,這次我和你說說沈家三房!」

  「沈家三房,沈德丙,字苜蓿,是沈家老太爺小妾所生,一直養在沈家老太太跟前,分家時,因著乖順,也留了正方,並未像其他小妾生的孩子那般被分了出去……!」

  現在說起這些,沈岩心中毫無一絲的波瀾,就像說的是別人家的事情那般!

  只是四丫這邊卻是有些惱怒了!

  自打沈岩時常上門做客之後,這沈家的事情簡直成了四丫的功課。

  其實四丫本可以打斷沈岩的話,問問他到底是何意思,但是心底隱隱生出的思緒,卻是讓她不敢面對沈岩的答案。

  所以,她只能這般忍著……

  「那個……沈大人……今日府上實在……你看……我家三姐,我一年沒見著她了……大姐,二姐她們都……!」

  只是今日的四丫,實在是有些沒了耐性,只能打斷了沈岩說道。

  沈岩低頭沉默,隨即抬頭看向四丫,如墨的眼睛,染上氳氣:「四丫,三年的時間,夠否?」

  四丫如遇雷擊!

  這該死的第六感!

  「什麼……夠……還……三年……哈哈……呵呵……不夠……不是……不是……夠!」

  四丫想裝出自己什麼也不明白的模樣,只是心境至此,再裝也是沒用的!

  沈岩不說話,只看著她。

  沒辦法,四丫只能按著自己一貫的作風,逃走!

  是從什麼時候下定決心的呢?

  沈岩自己也不清楚!

  或許是生死間抓住四丫的那一瞬間,或許是……

  總歸上天待他不薄,他不想有著變故,讓自己懊悔!

  送完年節禮,三丫在娘家住了足足十日,才啟程回了方家!

  嫁出去的閨女就是別人家的人了,王土根與趙氏雖是不舍,也知曉輕重,只萬般叮嚀地送走了三丫夫妻倆人!

  臘月二十八那日,吳家三郎回來了!

  四丫沒見著吳家三郎本人,只是從趙氏與吳氏,娟兒口中聽說的!

  大年初一,吳家三郎醉酒大睡一整日!

  大年初二,吳家三郎與舅舅,表哥們醉酒一日!

  大年初四,吳家三郎抱著年紀七旬的吳氏族長大哭!

  大年初五,吳家送走了吳家三郎!

  不就,吳家三郎與林家小姐定親的消息就傳了來!

  「四丫!娘親不讓我來,說是再沒臉和你說了什麼,三哥他根本沒和家裡人說要定親,爹娘親和哥哥嫂嫂們都很生氣,說什麼也不認那什麼大小姐進吳家的門!」

  說到最後,娟兒的話里明顯帶著哭腔。

  四丫只能輕言安慰!

  至於四丫自己,早習慣把情緒埋藏與心底,那些許的失落已然無大礙了!

  王土根與趙氏也關起門來生氣!

  「這事情好不容易平息了點,這四丫又得活在別人的唾沫星里!這吳家三小子真是……真是……!」

  趙氏實在是想像楊氏或是胡氏那般地大罵一通,只是此時腦袋裡一片空白,只能幹著急!

  王土根自是忙上前勸慰。

  「咱們給四丫找個比那吳家三小子強上百倍的,也讓那小子瞧瞧,是我們四丫瞧不上他!」

  趙氏贊同:「對!對!對!現在就找,立馬就找!」

  ……

  夫妻倆人簡直是來了火氣了,你一句我一句的,慢慢的心裡的鬱氣也消了一大半了!

  二月二龍抬頭,沈岩邀了趙家一家人到郊外的一座有名寺廟踏青,因著路程遠,索性在那裡小住了幾日!

  待踏青結束歸來,才知曉吳家三郎帶著未婚妻已經回了京師!

  「哎!娟兒爹娘也是狠人,愣是沒讓那兩人進了吳家的門,隔著門說什麼從此就沒了吳家三郎這個兒子,讓吳家三郎自己安好……我聽著娟兒娘親那話都想落淚,更何況娟兒娘親自己呢,那得狠了多大的心啊!」

  秀才娘親一面說著,一面看向趙氏的臉色。

  趙氏開始還想著當作無所謂的模樣,但是想著想著,還是不由得嘆了口氣!

  「都是做娘親的,哪能真能狠下這個心呢!姐姐,你的心思我明白,到底是兩家沒這個緣分,也怪不著誰!」

  秀才娘親的確是過來說和的。

  她不想趙家與吳家兩家因著這個事情,斷了這麼多年的情分。

  吳家三郎的事情之後,四丫的親事又被重新提了起來!

  趙家門前來來往往說親事的人,就差把門檻給踏平了!

  王土根與趙氏也開始專心地開始給自家四閨女挑起夫婿了!

  這挑挑揀揀地又過了一年!

  這一年,娟兒成了親,趙小蓮與陸三金訂了婚期,就連雙生子五丫六丫都開始有媒婆上門打探了!

  四丫活脫脫地成了一個老姑娘了!

  「我家那小子,你家那四姑娘,怎地都是那倔種脾氣啊!」

  這日,虎妞娘親與趙氏又坐了一起,聊起了各自的兒女。

  「是啊!你說讓四丫相看,這個也點頭,那個也開開心心地相看,結果回來了就是不點頭!」趙氏心裡是真的著急啊!

  「誰說不是呢!我們家那豪子,非說不著急,讓他相看,這個也好,那個也不錯,就是不著急,把我們村的那些個媒婆得罪的差不離了!"

  幸好豪子自身的條件擺在那裡,要不真得打一輩子光棍了,虎妞娘親心裡氣到不行!

  而老姑娘四丫這邊,卻是……

  「二月二是個好日子……!」

  知府沈大人看向對面正飛龍走鳳畫畫地四丫試探道。

  四丫不說話。

  沈大人繼續:「那三月三?」

  四丫繼續沉默。

  「實在不行六月六?」

  四丫抬頭看向對面的沈大人!

  沈岩強作鎮定:「不能再遲了,年底我就要回京述職了,我想和你一起……!」

  說到最後,知府沈大人一本正經的面上,早就通紅一片!

  四丫噗嗤一笑,她就喜歡看著沈岩這一本正經地臉紅!

  只見她把畫筆往桌上一扔,爽快地說道:「那就六月六!」

  沈大人愣住,隨即狂喜……

  四丫突然覺得這三年的時間也差不多了,自己既然已經是四丫了,那就入鄉隨俗吧!

  最最重要的是,面對沈岩,四丫開始有了心動的感覺,或許,憑著這份心跳,她能與他在這個世間過完這短短數十年的時光!

  至於以後……誰說得准呢!

  ……

  六月初六,趙家的四姑娘與知府沈岩訂婚的消息傳到了京師!

  「這小子,我就知道他動機不純,怪不得當初拼了命地要去那裡做知府!」

  得了消息的白胖三與二丫憤憤然說著!

  二丫卻是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她早就看出來了!

  白胖三的爹白老爺卻是老淚縱橫,自己的這個外甥終究是看開了,以後有了四丫,再加上與那沈家徹底分割了清楚,以後的日子只會有更好!

  而得到消息的吳家三郎,拉著王土文喝了一夜的酒,第二日留了一封信與林家,人就消失不見了!

  林家最後因得罪了太后一黨,被貶至偏遠的北地做了縣官。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