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就是皮一下的森立馬恢復正常的表情,「待會見到噠宰君,麻煩幫忙轉達一下,幹部之位一直給他留著。」

  宰跑掉的第四年,想他。

  「就是因為受不了壓榨,他才跑的吧。」里菲爾毫不留情的吐槽。拋開其他不談,這人是真的屑。

  森:「……」

  無話可說。

  在港口mafia這邊吃完飯,里菲爾又拎著食盒去了武裝偵探社。重力使恢復正常狀態開車送她,這次沒出什麼意外,順利到達。

  回去時,順帶點餐,「麻麻,晚飯想吃糖醋排骨。」

  「好好好。」乖崽的要求必須獎勵。

  ---

  上了四樓。

  里菲爾伸出的手還沒有敲門,就從裡面被打開了。

  「里菲爾醬~」穿著沙色風衣,全身上下寫著爽朗的青年撲過來,完全想不到他以前是多麼陰鬱且黑暗的傢伙。

  大隻的喊里菲爾醬,小隻的喊麻麻。

  「是我先知道夫人過來的。」年齡26歲,臉16歲,心智6歲兒童的江戶川亂步嘟著嘴巴說道。

  他就是因為距離門口遠,才被躺在沙發上的太宰搶先一步。

  「下次讓給亂步先生來開門。」太宰沒什麼誠意的道。換個人敢跟他搶飼養員,除了打不過的重力使,墳頭草都三丈高了。

  「上次你也這麼說的。」

  「下次一定哩。」

  「先吃飯。」

  兩隻頓時安靜了。

  百吃不厭大章魚丸子,這可是限時限量的。畢竟是活體食材,人家章魚老師不介意,她也不好意思天天拿。

  「想吃蜜汁烤翅。」太宰點餐。

  「沒有。」里菲爾拒絕。

  捏了捏他的腰,腹肌都快沒了,臉也圓了一圈。無情嘲諷,「你就只剩下一張臉了,再胖就沒優點了。」

  「只有沙拉和西藍花。」

  太宰臉都綠了。

  已經連續吃了幾天綠葉菜了。

  「下次來,我要吃桂花糯米藕。」這個季節正是蓮藕最嫩的季節,又甜又脆爽可口。

  「好的。」

  江戶川亂步心情舒暢了。

  贏了。

  給兩隻貓貓分了飯,里菲爾提著食盒進了社長室。

  關了門。

  隔絕了外面八卦的視線,里菲爾一腳油門踩下去,「要不要我坐你腿上餵你吃飯?」

  福澤面無表情,嘴上乾脆的道,「要。」

  老夫老妻的,該乾的不該乾的都幹了。這點小情趣,他已經能平淡的接住了。

  膩歪到偵探社上班。

  回到貓咖就迎來宰崽陰陽怪氣的茶言茶語,「即使麻麻寵庶滅嫡,在外面老公孩子熱炕頭的過日子,留下我這個不受待見的正宮嫡子吃糠咽菜還要靠打工賺口糧,我一點都不生氣的喵。」

  也就三天過去一趟。

  走之前還給他留了零花錢讓他可以去外面嗨皮的吃漢堡快餐,喝奶茶吃辣條小零食。

  「那我這個昏君乾脆廢嫡立賢吧。」

  「麻麻最好了。」太子殿下當即表演變臉絕技。

  貓咖有客人來了。

  里菲爾道,「太子殿下,該去接客了。」貓咖目前最受歡迎的貓就是他了。還有很多罪犯想要拐走他賣錢,暗網上的身價都長到1億了。

  宰崽:「……」

  他這個太子不做也罷。

  回到吧檯,也喵喵四仰八叉的睡在椅子上,臉上被畫了小王八。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幹的,里菲爾也不幫忙擦,等他醒了自己找始作俑者算帳。

  打宰日常任務了。

  店裡有打工的太子殿下,里菲爾也就收個錢,偶爾做幾杯果茶。刷刷手機短視屏,跟朋友聊天,悠閒到午後。

  掐著點做飯。

  等到福澤下班時間,突然下雨了。

  里菲爾拿了傘出去接人。

  之前門開在貓咖的門口,福澤給改在了巷子口。從偵探社一腳到家方便是方便,走一段路更有回家的感覺。

  H是異次元租界,憑空出現個大活人,路人最多也就看一眼。

  福澤剛出現在巷子口,遠遠就看到撐著紅色油紙傘,穿著一襲白漸變墨裙子的她,宛如水墨畫卷中走出來般。

  用攥的方式,緊緊的,握住她遞過來的手。

  福澤想。

  攜手一生,大概也就是這樣了吧。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一直支持我的小夥伴,下本帽子架。會先存稿再發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