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大結局(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七天後,灰燼大陸。

  一隻巨大的銀色猞猁,正於叢山峻岭之間穿梭著。

  猞猁的頭上跪坐著一雙男女,而在那長長的銀尾上,還卷著一個規格不俗的木樁。

  「慢點呀,銀貓貓!」李夢楠坐在杜愚身側,依著他的肩膀,整個人深陷在銀色的海洋中。

  她時不時望向後方的天空:「付師兄都快跟不上啦。」

  「喵!」尖銳的貓叫聲炸響山間。

  你這人族,

  本君讓你坐在我頭上,已經是大發慈悲了,你還敢有要求?

  「唔。」李夢楠嚇得縮了縮腦袋,環著杜愚的手臂,小聲嘀咕著,「那麼凶幹嘛。」

  還不等杜愚開口,小焚陽突然飄了出來:「夢楠姐姐不害怕哦。」

  小傢伙滿臉認真,伸出一隻小手,落在李夢楠的頭頂:「摸摸毛,嚇不著~」

  「誒?」李夢楠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

  「嘻嘻。」小焚陽歪著小腦袋,俏生生的看著神夢楠,「不害怕了吧?」

  「唔。」李夢楠不太確定,但還是配合的點了點頭。

  「呵呵。」杜愚笑看著一大一小兩個可愛的生靈。

  他忍不住將神夢楠攬入懷中,稍稍低頭,嘴唇在她的額頭處輕輕一印。

  哪成想,他卻是親在了一層白色布料上。

  風巫巫偷偷擴大了兜帽,遮住了主人的額頭。

  「壞蛋。」李夢楠抬起手,不輕不重的捏了捏兜帽帽檐,「又和我搶親親。」

  風巫巫:(* ̄︶ ̄)

  「吼!!」銀色猞猁突然步伐一停,仰天長嘯,很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她的確抵達了山巔。

  不過,周遭連綿起伏的山巒,並不都在眾人腳下。

  「到了。」杜愚站起身來,環顧自周。

  這座山峰曾是最高峰,也是雙生神樹曾佇立的位置。

  可惜的是,此處山體已經坍塌。

  至於罪魁禍首,自然是灰燼寒樹。

  之前它逃回老巢時,不僅將妖息之樹殺得只剩樹心,更是將此處搞得一塌糊塗。

  「種樹咯,種樹咯~」

  小焚陽開心的叫嚷著,在杜愚的頭頂左飛飛、右飛飛。

  「不急,咱們先把山堆起來。」杜愚笑著說道,看向後方。

  猞猁長長的銀尾上,卷著的正是妖息之樹的樹樁。

  說是樹樁,其實並不準確。

  畢竟樹心所在區域,是妖息之樹的中上段。

  而以樹心為依託,生長出來的一截巨木,自然也屬於樹木的中上段。

  不過沒關係,妖息之樹明確表示:只要落地,它自會生根,最終成長為一株完整的妖息之樹。

  而後,它便能帶神靈之樹重返世間!

  「走,夢楠。」杜愚輕聲說著,背後張開了一雙荒沙翼。

  荒沙翼?

  是的,此技法來自至聖妖寵·八荒窮奇!

  之前,在征戰灰燼寒樹的戰場上,八荒窮奇被天聖·泥婆徹底撕爛了肉身,唯有妖魄殘存。

  如今,在楊青青的幫助下,八荒窮奇已然重塑了肉身。

  問題也隨之而來,八荒窮奇兇殘暴虐,又陰險狡詐,絕非善茬!

  哪怕青師是窮奇的救命恩人,且這麼長時間以來,寒三一直給窮奇灌輸追隨青門的理念,但是

  杜愚多穩吶?

  不容許有半點隱患存在!

  他從青師那裡將八荒窮奇契約了回來。

  作為天聖,杜愚的穴位家園已經發生了質變。

  此穴位可以是溫馨的,也可以是帶有手銬、腳鐐的

  只要杜愚想,八荒窮奇別說是自由出入家園了,它甚至連動都動不了。

  不過,自杜愚契約八荒窮奇以來,這隻丑老虎還真就挺乖的。

  起碼它很識時務,對杜愚的實力更是極其認可,甘願臣服於這位人族統領。

  妖魄之下,不存在謊言一說。

  杜愚能察覺到八荒窮奇的畏懼與臣服,他心中頗為滿意,也就沒有為難這隻丑老虎。

  有趣的是,那隻撕碎了八荒窮奇的寒獸天聖·泥婆神塑,如今已經成為了歸塵娘娘,也在杜愚的麾下。

  也難怪八荒窮奇不敢吱聲.

  「呼~」

  伴著一陣濃郁妖息翻湧,歸塵娘娘赫然現世。

  足足三千米規格的天聖·泥婆神塑,雙足落地之際,卻沒有引起絲毫震動。

  歸塵娘娘一雙精美的泥足潛入地底,而後緩緩浮了出來。

  僅從這一處細節就能看出來,此刻的歸塵,已然是收放自如。

  「嘟嘟魚。」一隻泥手探來,指尖處緩緩托起了小小人族。

  杜愚:「.」

  萬事萬物,果然都有一個發展的過程。

  當歸塵娘娘心智不全時,叫不清楚主人的名字,杜愚變成了「嘟嘟魚」。

  後來,娘娘的發音準確、字正腔圓,眾人也就聽不到「嘟嘟魚」了。

  再後來,心智愈發超群的歸塵娘娘,將自己口齒不清時吐出的名字,當成了對某人的暱稱。

  「嘟嘟魚。」歸塵娘娘晃了晃指尖,那本該威嚴神聖的臉上,浮現出淺淺笑意。

  竟然有點調皮的感覺?

  杜愚無奈的笑著點頭:「幫我把這座山壘起來,壘成這條山脈里的最高峰!」

  「嗯?」

  「我們把雙生神樹種在這裡,把它種回原位!」

  「是。」歸塵娘娘閉上雙目,緊接著,山間湧現出無數巨大的泥手。

  杜愚站在泥手指尖處,眼睜睜看著山石堆積、山峰拔地而起。

  所謂移山填海之能,不外如是!

  荒猞至聖也是放肆得很,無論大地如何震顫、山體壘砌得有多高,她永遠屹立於山巔處,神色倨傲。

  沒過多久,屬於雙生神樹的那座巍峨山嶽,又重現於世。

  「種樹咯~種樹咯!」小焚陽激動難耐,直接從杜愚的體內飛了出來。

  至此,歸塵娘娘不再是世間唯一的龐然大物。

  焚陽金烏張開了一雙遮天蔽日的羽翼,飛掠起伏的山巒,灑下點點星火,煞是美麗。

  值得一提的是,焚陽天聖與歸塵天聖的的配色完全一致。

  李夢楠醉眼迷離,望著被染成黑夜的天空、瞧著其中泛起的璀璨金霞,久久不能回神。

  這也太美了呀!

  「想什麼呢,走了。」杜愚飛掠神夢楠身側,順勢牽住了女孩的手掌,輕輕捏了捏她的手心。

  李夢楠面色微紅,任由某人帶著、直墜山巔。

  「輕點啊,暴君,慢慢來。」杜愚一邊墜向山巔,和神夢楠一同開啟了至聖真身。

  「喵。」荒銀猞用長尾卷著一截樹木,送向二人頭頂。

  愚楠兩尊巨人共同抬手接住巨木,並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嗡~」妖息之樹輕輕震顫著,給予眾生回應。

  落地,生根!

  「啞~~~」焚陽金烏振翅翱翔,烏啼聲灑遍天地,激盪人心。

  雙生樹又回來啦,

  妖靈文明,終將重臨世間!

  「謝,謝謝伱們,孩子,謝謝你們。」妖息之樹顫聲說著,那蒼老的聲音中,帶著無盡的感慨。

  漫漫百餘年間,它受盡了苦痛折磨,箇中酸楚,也只有自己知曉。

  萬幸,蒼天開眼。

  萬幸,苦盡甘來。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神夢楠面色溫柔,巨大的手掌輕輕撫過樹皮,柔聲安慰著。

  「是啊,會好起來的。」杜愚輕聲說著,仰起頭,望向遠處天空中的駿馬。

  他一手探去,付劍州當即策馬前行。

  在付劍州身後,寒三一躍而下,落入了杜愚的掌心。

  「從今天起,你就在這裡守護著神樹,不允許任何生靈打擾它成長。」杜愚開口命令著。

  寒三規規矩矩的跪在杜愚手心裡,低垂著頭顱,沉聲道:「是!」

  同一時間,寒霧翻騰的天空中,燃起了灰色的火焰——寂滅灰妖焰!

  此界被灰燼寒樹糟蹋了百餘年,天空中的濃濃寒霧,不是一時半會能散盡的。

  不過,這也正好遂了寂滅灰的心愿。

  「啞~」焚陽天聖俯衝向下,化作無盡火妖息,湧入了杜愚的體內。

  在這層層妖息中,杜愚感受到了濃濃的喜悅。

  這一世,她如願了。

  她摧毀了灰燼寒樹,完成了縈繞心頭百年之夙願,大仇得報。

  她也解救了妖息之樹,帶著它重返世間,報答當年救命之恩!

  還有比這更圓滿、更幸福的事情麼?

  「杜愚杜愚~」

  杜愚:「嗯?」

  然而小傢伙並沒有什麼想說的,她只是單純的呼喚這一名字。

  「杜愚杜愚~」小焚陽幸福的沉溺於火紅的穴位家園中,聲音軟軟糯糯的。

  不由得,杜愚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將寒三放在地上,順手捋了捋荒銀猞的腦袋。

  在荒銀猞未開至聖真身的情況下,體長88米的她,在179米的杜愚面前,變成了正常體型的妖寵。

  「喵~」荒銀猞舒服的眯起雙眼,腦袋磨蹭著杜愚的掌心。

  終於來了!

  多年以後,你又能像我們初遇時那樣愛撫我了。

  杜愚揉著猞猁的腦袋,靜靜的看著妖息之樹,見證著它不斷長出新的枝杈。

  「師弟。」可惜,某人很沒有眼力見兒。

  「喵!」荒銀猞眼眸凌厲,緊盯著空中一人一騎。

  「別這麼凶。」杜愚輕聲說著,將偌大的猞首抱在懷裡,抬眼看向小小的師兄。

  付劍州:「師門宴的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就差你給青師炒的幾個菜了。」

  「嗯。」杜愚伸手拍了拍妖息之樹,「我們會常來看你的。」

  「回去吧,孩子,如你們所言,我會好起來的。」蒼老的話語聲再度傳來。

  這一次,唯有堅定。

  「好。」杜愚咧嘴一笑,笑容很是燦爛。

  「大樹,我們走了哦~」小焚陽又飛了出來,「要努力長大呀!」

  「嗡~」妖息之樹輕輕震顫著。

  杜愚迅速收回一眾妖寵,執斧撕開了一條空間裂縫。

  三人組重返塵靈青居,只是杜愚剛剛走出空房間,便聽到了一陣吵鬧聲。

  他走過長長的走廊,遠遠就見到客廳中,有幾隻黑白糰子圍著茶几落座。

  「嚶~」

  「嚶!」太歲、紅葉和紫禁城正啃蘋果呢,見到主人來了,它們紛紛舉起熊掌,開心的打著招呼。

  在幾隻毛茸茸、圓滾滾的蚩熊中,有兩個傢伙比較突兀。

  一隻是孔武有力的猴兒——齊天猿。

  另一隻則是胖乎乎的豬——火嚕嚕。

  「不錯嘛!」李夢楠笑盈盈的邁開長腿,一步便邁到了沙發前。

  她隨便選了一隻蚩熊,坐進了大玩偶的懷裡:「你們終於沒有打架啦。」

  「吧唧吧唧。」太歲神吃著蘋果,看向了一旁。

  「咔哧咔哧。」火嚕嚕同樣啃著蘋果,看向了另一邊。

  「呵呵~」李夢楠看向齊天猿,「果然還是得有人管教呀!」

  齊天猿則是規規矩矩的向女主人行了一禮。

  還不得李夢楠說什麼,杜愚突然開口道:「不是,你們別給吃光了呀,我還得拔絲呢!」

  <div class="contentadv">

  一豬一熊的嘴頓時停住了。

  「吃吧,這邊還有。」遠遠的,傳來了一道冰冷的嗓音。

  杜愚轉眼望去,只見林詩唯和江楓師姐的身影。

  難得林將軍一展廚藝,而在這塵靈青居內,她也的確沒有黃金葉幫忙。

  「回來了,師弟。」江楓笑著擺了擺手。

  「樹種好了?」林詩唯隨口說著,手持餐刀,直接在煎鍋里切下一小塊滋滋冒油的牛排。

  「種好了,落地生根了!」杜愚快步走向餐廳,只見女孩身旁,還有一條美麗的七彩月牙魚兒,正在緩緩移動著。

  那薄如蟬翼的魚鰭,似柔曼的輕紗,輕輕掠過女孩的黑裙。

  林詩唯小小咬了一口煎牛排,品嘗了一下滋味,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她轉頭望向餐廳門口處,頓時,禍斗站起身來。

  「汪~」禍斗搖晃著尾巴,滿心期待。

  女主人果然一如既往,將品嘗剩下的食物扔了過來。

  扔了過來嗯,怎麼感覺方向不太對?

  只見一小塊香噴噴的牛肉,划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落入了杜愚的嘴裡。

  禍斗:???

  杜愚:「.」

  一時間,一人一狗都有點懵。

  「嗚~」禍斗歪了歪腦袋,委屈巴巴的看著主人。

  杜愚尷尬的撓了撓頭,那肉都扔我嘴邊了,我也不能不張嘴呀!

  「嗯?」林詩唯看著杜愚,微微挑眉,面露探尋之色。

  她手裡還拿著餐刀,隨意的轉了個刀花。

  那畫面看得杜愚心裡一慌,甚至有點擔心,美麗的月牙魚會不會被開膛破肚.

  有些時候,呆一點也挺好的。

  在至聖·林詩唯身旁,鮮少有生靈能活動自如。

  美麗的月牙魚兒,也不知是被偏愛到有恃無恐,亦或是天生呆萌,總之活得很自在。

  刀光都看不見的~

  「好吃好吃!」杜愚連連點頭,含含糊糊的說著。

  林詩唯頗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示意著廚台:「菜都給你準備好了,快炒吧。」

  「特好吃!」杜愚走進餐廳,來到女孩身旁,對著那白皙的臉蛋重重一印,「mua~」

  「去。」林詩唯笑著瞪了杜愚一眼,順勢將那染著油脂的手指,放到月牙魚面前。

  頓時,一串細細的水流從魚嘴中湧出,小四方頭頂的月牙鱗閃爍著點點光澤,幫女主人清洗著手指。

  杜愚則是在洗碗池前,一邊洗手,一邊望向窗外。

  只見青居後院·雙生樹下,已經支起了一張巨大的餐桌,李敬和付劍州正在擺盤。

  而且那餐桌還是由雙生樹的枝條編織而成的!

  神幽螢和鬼幽螢牽著小手,正飛在餐桌上方,好奇的看著滿桌子食物。

  遠處的樹林中,隱隱還能見到白露伊人的身影。

  「我們在後院吃?」杜愚疑惑道。

  「青師說,既然是慶功宴,就帶上雙生樹。」江楓輕聲說道。

  「哦,青師呢?」杜愚詢問道。

  「在樓上休息,我一會兒去喚她。」

  「行。」杜愚轉頭看向廚台,是時候大顯身手了!

  什麼叫清炒竹筍,哪個叫白灼菜心。

  再來一手西芹蝦仁,來一盤涼拌藕片。

  青師歡喜四件套,成功出爐!

  「師弟!」正當杜愚做拔絲蘋果的時候,窗外傳來了李敬師兄的聲音。

  由於林詩唯在餐廳里,一直以來,都是楓劍二人幫忙傳菜的。

  「唔,師兄。」杜愚一邊顛勺,歪頭吃掉了林詩唯送到嘴邊的一小塊蘋果。

  李敬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掃過,不由得心中感嘆:江楓和劍州果然沒有騙自己!

  當師妹在杜愚身旁的時候,整個人的存世狀態完全不同,旁人是可以稍稍接近一些的。

  起碼他這位御妖將,不至於被碾壓到形神俱顫。

  「歸塵娘娘立廟的事兒,書屋和松古塔城方面已經溝通好了。」李敬眼看著杜愚將菜裝盤,「在城南給我們劃了一片區域。

  師弟隨時可以立起歸塵廟。」

  「太好了。」杜愚笑著上前,將拔絲蘋果遞向窗外,「多謝師兄幫忙,對了,你準備好願望啊!」

  李敬也笑了,接過菜盤:「和皇土娘娘一樣靈麼?」

  杜愚手肘拄著窗台,看著李敬師兄,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當然呀!

  除了讓青師給你放假之類的願望,其他的應該都能實現吧。」

  李敬:???

  「噗呵呵~」林詩唯忍俊不禁,趕忙轉過頭去。

  杜愚探下面龐,壓低了聲音:「青師那邊,娘娘真不一定能管得了。」

  李敬好氣又好笑的看了一眼小師弟,端著盤就走:「出來吧,吃飯了。」

  杜愚扭頭看向女孩:「我去山鬼林那邊要幾壇酒,馬上就來。」

  林詩唯輕輕頷首:「嗯。」

  「呼~」

  鍾影閃爍,杜愚卻是出現在了海之界。

  他乘上的沙棠葉,一路掠過海島,直奔島北·紫澤湖。

  途徑沙棠府·火桐院上空時,杜愚還笑著喊道:「樹哥,我今晚在你這睡呀?」

  「沙沙~」

  火桐樹開心極了,不斷搖晃著繁茂枝條。

  還用得著等今晚?

  咱現在直接就睡多好呢~

  「呼~」

  片刻過後,杜愚穩穩落在紫澤湖畔,看著如若星空般神秘美麗的紫澤湖水:「青瓷?」

  「嗯?」腦海中,傳來了一道清冷的聲線。

  杜愚睜開了一雙焚陽之眼,看向湖底的唯美的生靈:「我們聚餐,你跟我走唄?

  吃點東西,嘗嘗味道?」

  湖底深處,天青瓷靜靜的伏著:「不了,我歇息了。」

  「走吧走吧,有好吃的!」杜愚央求道,「我特意給你準備了湯圓呢。」

  「呵呵。」天青瓷無奈的笑了笑,緩緩睜開一雙龍眸。

  「快來!」杜愚張開荒沙翼,飛到紫澤湖上方。

  「噗!」

  精美龍首破水而出,撲向渺小人族。

  天青瓷轟然破碎,化作濃濃妖息,湧向杜愚體內。

  良久,杜愚面帶笑意,手掌一翻,鍾影閃爍。

  「轟隆隆!」

  山之界內,天空中依舊烏雲翻騰,雷聲陣陣。

  杜愚張開著一雙荒沙翼,一邊飛向雙生樹區域,順勢仰望陰云:「牛爺。」

  「幹啥?」

  「我們要聚餐,走啊,咱吃兩口,喝點?」

  「去去去,一邊兒去!老子正在苦求天聖之道呢,別煩我。」

  杜愚撇了撇嘴:「那玩意還用求啊?隨隨便便不就天聖了嘛?」

  「誒我擦?」夔丑睜大了一雙牛眼,從烏雲中探出牛首,愣愣的看著杜愚。

  「嘻嘻~」小焚陽暗暗竊笑,一雙小手捂住了嘴。

  「呵呵。」天青瓷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杜愚則是滿臉乖巧,眨了眨眼睛。

  上古牛牛直接就炸了,罵罵咧咧著:「哞!哞哞~哞!哞哞!!」

  「嚯~」杜愚咧了咧嘴。

  可真給勁兒昂!

  不去就不去唄,罵什麼街呢.

  杜愚又飛了一會兒,而後直墜雙生樹區域。

  在其中,他見到了一隻巨大的美仙鹿——白玉京。

  此時,白族長正優哉游哉的坐臥著,小小的族人們圍繞身旁,畫面很是美好。

  「小白。」

  「奈?」白玉京抬起優美的鹿首,仰頭望來。

  杜愚道:「我們出去聚餐呀,你和爸爸媽媽說一聲?」

  「奈~」白玉京一雙靈動的鹿眸,笑彎成了兩顆美麗的月牙。

  她輕盈起身,而後探下巨大的鹿首,用鼻尖輕輕碰了碰腳邊的父母。

  杜愚適時的落在鹿角花上:「走,我們去山鬼林,去拿兩壇酒。」

  「好哦!」白玉京一躍飛天,於高空中畫出一道縹緲仙霧,直奔東方山鬼林。

  很快,一道鍾影於餐廳內閃爍開來,杜愚重返塵靈青居。

  他轉頭望向窗外,發現師門眾人已經圍聚在餐桌前。

  另有可愛的妖寵們,三三兩兩聚成一堆,分散在後院。

  神夢楠徜徉其間,正給妖寵們分著各種妖果、各類美食。

  越看,杜愚就越是心動,他直接翻窗跳了出去。

  他的身上一陣妖息涌動,荒銀猞、白玉京紛紛出現。

  他一手拎著兩壇酒,一手抱住從額頭處湧現的小狐狸,加快了腳步。

  「青師。」杜愚將酒罈放到了雙生樹桌上。

  「來了。」楊青青隨口說著,抬起了手。

  杜愚有些疑惑,卻見女子寬大的袖口內,游出來一隻破破爛爛的小木魚。

  這是朽木龍魚?

  女子手指輕輕一點,呆呆的小木魚不受控制的游過餐桌,掠過一桌子豐盛的菜餚,游向杜愚。

  「嚶。」狐小顏有些嫌棄的看著這醜陋的小傢伙。

  連下嘴的欲望都沒有~

  她探出一條狐尾,輕輕撥了一下小木魚的腦袋。

  「啵~」朽木龍魚小嘴一張一合,扭動著身軀,向一邊游去了。

  清冷的聲線自樹下傳來:「你不是一直想要一條朽木龍魚麼。」

  「啊,謝謝青師!」杜愚急忙探手,捉住了小小龍魚。

  以後就用青師送的小木魚,分出一個個朽木之軀吧。

  楊青青目光掃過一眾弟子,緩緩拿起桌上的茶杯:「這一路走來,各位辛苦了。」

  彼時的杜愚剛把山鬼釀打開,正匆匆忙忙向杯子裡倒酒呢。

  楊青青目光落在了杜愚身上,面帶笑意:「此後,餘生漫長,不急。」

  杜愚舉起酒杯,重重點頭。

  楊青青輕聲道:「敬這太平樹界。」

  「敬這太平樹界!」

  「敬這太平樹界!」一眾弟子紛紛開口。

  「咕嘟,咕嘟,咕嘟。」

  杜愚拿著酒杯,將其中的山鬼釀一仰而盡。

  上一杯酒,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兒了。

  那一杯酒,我敬的是心中的痴心妄想。

  敬的是漫漫長路之中,那個功成名就、或粉身碎骨的自己。

  如今這一杯.

  我敬餘生漫長。

  敬這無疆歲月里,為萬千樹界、開萬世太平的自己。

  還是那句話:

  這一杯,我幹了。

  蒼生隨意。

  (全書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