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造物主(大結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還是同樣的觀察間,同樣的實驗室,在恆常的星河下,萬籟星辰仍舊不變,仿佛一剎那的失神。

  銀河之星還在空間站外側,遠星空間站也靜靜漂浮。

  仿若一場泡影,他只是短暫睡了一覺,做了一個玉石俱焚的噩夢。

  空間站內靜悄悄的,實驗室里的一切早已落幕結束,只有散亂的機械設備還留在原地。

  不,不只是幻覺。

  付羲揉了揉眉心,柔軟的觸感枕在腦後,香氣鑽入鼻尖。

  諾亞不見了,他隨時隨地會在他眼中跳出的SEED提示也不見了。

  而他正靠在一雙修長且完美的大腿上,感受那光滑的觸感與體溫。

  「醒了嗎?醒了就快起來,姐姐我腿都酸了。」

  傳入耳中的是那埋怨中帶點撒嬌,愚蠢中帶點屑的聲音。

  付羲鬆了口氣,反而埋得更深,把臉緊緊貼在沒有一絲贅肉小腹之上。

  「結束了麼?付紅纓。」

  「說了多少次,要叫姐姐!」

  一雙玉手繞過他的脖頸,不滿地揪了揪耳朵,而後慢慢變成撫摸。

  這雙手的主人聽起來有點遺憾,「應該結束了吧,我都還沒來得及在最絕望的時候力挽狂瀾,真是掃興。」

  「要不是你這個廢物,我們也不會陷入絕望的地步。」

  付羲毫不客氣指指點點,但很快腦勺被重重敲了一下。

  付紅纓瞪大眼睛不滿看著他,「給我放尊重點,你就是這樣和造物主說話?小心我隨便改改數據,把你從弟弟變成妹妹!」

  付羲渾不在意,在身體完全放鬆之後,他才鬆開付紅纓,從她腿上直起身來。

  然後張望四周,「所以說,這裡已經是新SEED裡面,降維後創造的新世界?」

  「我不知道。」

  付紅纓攤手,一副為難的樣子,「反正我醒過來吧,就一片混沌未開,於是我隨手抓過一柄巨斧劈開了混沌,清氣上升變成了天,濁氣下降變成了地,而我怕天地又合在一起,於是便頭頂著天,腳踩著地……哎喲你打我幹嘛?」

  付羲伸出兩根手指敲了敲面前的腦門,發出清脆空洞的響聲和積水晃蕩。

  這樣子他就放心了。

  於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兇巴巴瞪眼:「別扯,說重點。」

  「那麼凶幹嘛嗎?」付紅纓委屈撅嘴,不過還是順從講述,「其實也差不多,我醒來時真的什麼都沒有,只獲得了創造世界的權限。那時候可危急了,只看見你一臉絕望又欣慰看著我,馬上就要消失。」

  「所以我想都沒想就把你抓過來,有條提示告訴我說可以恢復數據,我就選擇恢復了。」

  她張開雙手,目光如炬,「世界一下子就冒出來,你也恢復原狀……不過提示說還有很多數據無法讀取或者損壞,只能清理掉。」

  格式化是玉石俱焚的選項,付羲再度深沉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原來世界的所有一切都會被刪除,不留半點殘餘,他孤注一擲的做法直接把紫薇帝君的算盤砸了個稀爛。

  好在最後的豪賭成功了,付紅纓在格式化完成之前飛升成功,入主星神之核。

  不同維度之間元數據是共通的,尚未完全格式化的部分數據在全新的SEED中恢復,重新組合成宇宙。

  也就是說,在幾乎所有人都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世界經歷了一次降維。

  如今付羲他們已經是在比原本世界更低一個維度的虛擬之中,這個虛擬對他們而言就是完整的現實。

  「喂!你別不說話!」

  付紅纓不滿地推搡他肩膀,接著,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付羲的身形驟然縮小,變成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正太。

  「啊!好可愛。」

  一瞬間正太付羲臉上不知被親多少下,沾染多少口水。

  付羲瞪大眼睛在面前女人的魔爪中掙扎,卻毫無作用,只能無能狂怒:「你幹什麼,快把我變回來!」

  付紅纓像抓玩偶一樣死死抱住他,得意洋洋哼哼:「叫姐姐!」

  「付紅纓!我警告你!別太過分!」付羲怒道。

  「哦?」付紅纓眯起眼睛,閃過危險的光,「警告什麼?我才要警告你!像你這樣的小弟弟,生來就是要被姐姐親親的!反抗?反抗是沒有用的!哇哈哈哈哈!」

  「……姐姐。」

  「什麼?聽不見!這么小聲也想變回來?」

  「姐姐!」

  正太付羲滿臉通紅羞恥的大聲喊,付紅纓這才心滿意足打了個響指。

  下一刻,他身體重新長大,變回原樣。

  「記住了,以後對我尊敬點,都要叫姐姐明白嗎?」

  「……明白。」

  付羲屈辱地低下頭,讓這種貨色成為造物主,還不如直接格式化毀滅算了。

  「嗯,真乖!這個給你!」

  她像小孩子分享糖果,將手中的色彩簡簡單單就遞出來。

  落到付羲手裡,他低下頭才看清楚,這是一張卡片。卡片花紋簡單,像是工牌或者名片,印著付羲的證件照大頭像以及一行小字。

  【付羲】

  【職位:造物管理員】

  「這是什麼?」

  付羲手中擺弄著那卡片,疑惑地反問。

  付紅纓輕鬆愜意地說:「按照比較正經的說法,應該是這個世界的管理員權限吧,現在我把它移交給你,從今往後我就不是造物主了。」

  「管理員權限,這種東西也能移交。」

  付羲樂了,在原本的世界裡,星神們想要丟掉權限都無比麻煩,到了新世界就這麼隨便嗎?

  「如果要比喻構築世界的原始碼,那只有一個詞準確,那就是靈魂。」

  付紅纓單手叉腰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付羲胸口心臟的位置:

  「原始碼是本質,靈魂也是本質,權限是作用在原始碼之上,其實就是種身份認證,認可你是原始碼的『編程者』。而本質上你我都是由原始碼構成的個體,所以『編程者』的身份是可以移交的。」

  她揮了揮手,走出房間。

  「給你玩吧,創造世界也好毀滅生命也罷,都麻煩死了。」

  付羲目送她背影消失,又低頭望了望手中的卡片,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下一秒,他伸出手,虛空用力握緊。

  「哇!」

  走廊上發出一聲奶氣的狼狽尖叫。

  剛才灑脫走出去的付紅纓變成了只有五六歲的小蘿莉,凶神惡煞地折返衝進來。

  「付羲你幹了什麼!」

  付羲用手按住蘿莉付紅纓的腦門,小短腿就不得寸進,只能對著空氣拳打腳踢。

  「以彼之道,還彼之身。」付羲惡狠狠的笑道。

  蘿莉付紅纓張嘴咬在他手臂上,死死也不鬆口。

  付羲就這樣把她提起來,然後意念一動,付紅纓就重新變回御姐模樣。

  「呸!」她警告指著付羲鼻子,「……下不為例!」

  「好,下次一定。」

  咚咚。

  房門外傳來低沉的敲擊聲。

  打鬧的兩人回過頭,才看見付道一已經站在門口,目光中流露出複雜的情感。

  「父親。」

  付羲點點頭,沉穩與之打招呼。

  付紅纓則直接眉頭一挑,大大咧咧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喲!老頭兒!幹嘛這麼盯著我?你不徵詢我意見擅自克隆我的事情還沒和你算帳呢!」

  付道一淡淡看她一眼,直接吩咐道:

  「過來做個全身檢測和人格評估,出報告第一時間和我匯報。」

  「是!遵命!」

  付紅纓下意識答應,然後才反應過來啐了口。

  「喵的,看來是被規訓太久都成條件反射了,老頭兒你別囂張,今天遲早爆你金幣!」

  很好,孝出強大。

  付羲滿心欣慰地點了點頭,隨後跟在兩位的身後,步出那並不寬敞的觀察間。

  很難想像,他們的命運就是在這樣一間平平無奇的屋子裡反覆橫跳。

  在走廊的舷窗外,銀河之星正安靜漂浮在無垠星空中,艦體表面的貓耳朵和貓尾巴消失了;更遠的地方,天市垣救災已經進入尾聲,只有寥寥幾艘救災艦還在忙碌。

  他閉眼,下一剎整個人就已經瞬移到銀河之星的艦橋上。

  「老闆!」

  <div class="contentadv"><div id="txtmid">

  正百無聊賴坐在環形沙發中的蒂露第一時間發現他,急忙站起來。

  這就是權限的感覺嗎?

  很好,很方便。

  付羲自顧自頷首,然後朝蒂露她們走過去。

  「儀式結束了麼?」夜清歡也放下咖啡杯打招呼。

  看樣子,她們並不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格式化刪除又重新還原一遍。

  「結束了。」

  付羲點點頭坐下,隨意拿起一杯桌面上的熱牛奶。

  「那是我的。」除月小聲抗議,但立刻用平淡的音調追問:「結果怎麼樣?」

  「失敗了,也成功了。」

  付羲簡潔地總結,又摸了摸蒂露的頭環視一圈,「現在我們已經是降維之後的人類,來到一個全新世界裡。」

  「可是什麼都沒發生呀?」

  蒂露摸不著頭腦。

  「不,其實已經發生了。」瑪姬居然成為幾人中最沉得住氣那個。

  她表情嚴肅對幾人說:「就在剛才,『星神之禮』已經消失了,所有基於『星神之禮』存在的力量都全部失效;不僅如此,魔熵也一同消失,只剩下這個。」

  瑪姬從沙發縫隙里揪出一隻毛茸茸的胖貓,後者不滿地喵一聲,掙脫後原地開始舔毛洗臉。

  「現在這傢伙是一隻真貓了。」

  瑪姬說著張開手,「我的武器也完全沒用。」

  絲線從手中垂落,現在看過去只是簡單魚線的樣子,沒有半點特殊。

  「啊!怎麼會這樣,那豈不是說我的力量……」

  蒂露大吃一驚,卻發現如今她細胳膊細腿連拿起荊棘劍都很吃力。

  她已經不是升華者,也不是宿體,現在只是個普通女孩。

  不過,也有一些東西沒有隨著『星神之禮』失效而消失,比如除月的人格。

  眾人紛紛朝付羲望過來,他於是便開口解釋道:「在更低的維度里,沒有星神。」

  不僅如此,一切基於星神恩賜得到的奇蹟,都已經完全消失。

  魔熵神靈瑪德琳娜只是一隻普通的小貓咪;銀河之星只是一艘外形獨特的巡星艦;『苦艾』雲計算機組不復存在,數據生命與人腦仿生人成為悖論。

  超越宇宙基本規則的一切,在星神的消散之後,都已經成為過去式。

  當然,付羲可以輕而易舉再將那些東西重現出來,甚至創造更過分、更奇蹟的事物。

  【系統已上線】

  【歡迎用戶訪問】

  【當前SEED活躍用戶:1】

  【剩餘可用空間:99.94%】

  【提示:僅消耗基礎儲存空間,運行必須框架】

  【數據儲存:0%】

  【可進行操作:格式化】

  【可進行操作:新建空白文件】

  【可進行操作:打開編輯】

  眼角的SEED系統提示時刻提醒著他這一點。

  「你們有什麼想要的禮物麼?」付羲收回思緒,輕鬆地笑著提議。

  「怎麼突然問這個,要送我們禮物嗎?」蒂露驚訝。

  瑪姬則抱著手搖搖頭:「這樣可不行,老闆,禮物就應該精心挑選,每一份都充滿心意和紀念。這樣子問所有人,不叫禮物叫工資……說起來,也是時候給我們發工資了吧?」

  「我要有超級量子計算機算力和運行速度的平板電腦。」

  除月第一個舉手,然後又補充道:「最好有永不遺失、永不損壞、永不耗能、自動跟隨功能。」

  付羲雙手合十輕輕一拍,除月手中的平板電腦便經歷一次更新,完全符合她的心意!

  「噢!噢!」

  她雙眼一亮,然後馬上又說道:「我還要超級AI輔助人工智慧、無限神機、全自動水魔法材料生成器、情感學習裝置……」

  付羲給了除月一個爆栗,「我可不是什麼萬能許願機,差不得得了。」

  瑪姬眼神微凝:「這是星神的權限?老闆你現在是星神?飛升儀式發生了什麼?」

  「和我們的朋友發生一點小摩擦,都解決了。」付羲沒有細說,轉而對夜清歡說,「你有什麼想要的,清歡?」

  夜清歡猶豫一下:「郗琅留給我的禮物……」

  「沒問題!」付羲揮手,郗琅贈送給她,本已經消散的花束『星神之禮』再度浮現在她身前,「不過只有外形,已經沒法在提供星神之禮的力量。」

  「謝謝。」

  夜清歡攥住花,最終也沒開口,讓付羲把郗琅找回來。

  過去已經蓋棺定論,從一開始就虛假的友誼,還是友誼嗎?

  她要向前看,而非沉溺在虛幻的美好里,就像中學時期,她放下心中的暗戀者選擇奮進一樣。

  「那你呢?瑪姬。」付羲又問。

  瑪姬一愣,片刻之後慢慢搖了搖頭:

  「沒什麼想要的。紫薇帝君已經消失,忒伊亞和我的使命都已經完成……其他生活上的權利、金錢都已經有了不是麼?如果可以的話,不如把我和蒂露的父親,亞瑟·柏菲爾復活。」

  付羲卻搖搖頭:「抱歉,這點做不到。」

  原本的世界已經被格式化了,歷史中的過往人物早已經成為冗餘數據被清空。

  現在他『復活』亞瑟·柏菲爾,只是根據兩女記憶和資料創造一個全新個體,而非將過去真實死去的人帶回來。

  同理,這也是付紅纓沒有將兩人的母親復活的原因。

  瑪姬難掩失望,卻還是輕鬆攤手,「那我沒什麼其他想要的。」

  「改天換地的力量,長生不死的生命,這些不想要嗎?」付羲認真問。

  「不要,難道長生不死一輩子給你打工?」瑪姬伸個懶腰,眼珠轉了轉,「對了!老闆,我想要個生個孩子……唔。」

  「不允許。」

  蒂露捂住姐姐的嘴,斬釘截鐵地說。

  旋即轉過來,嬌弱一笑:「老闆,我也沒什麼想要的……你不趕我走就好。」

  「給沒頭腦加個頭腦。」

  除月冷不丁說道,然後被除月撲倒在沙發上。

  瑪姬從背後一把抓住妹妹雙臂,壞笑道:「現在是復仇時間,除月快上!撓她!」

  除月丟下平板電腦,伸手去撓痒痒肉。

  見狀夜清歡主動想要遠離,去身不由己被撲倒加入戰場。

  一片歡聲笑語,居然出奇的輕鬆。

  在這樣的氛圍里,付羲終於久違的笑出來。

  接著他在心中默念:

  「我要一個絕對公正、理性的管理員AI,永遠不帶任何情感、永遠不帶任何利益,託管SEED的管理員權限。」

  「我要一份應急保障機制,確保有關飛升儀式的真相不能以任何形式流傳下來,無論是口述還是記錄。」

  「還要保證SEED權限無論管理者是誰,都無法影響本世界規則,只能創造平行世界分支,互不干擾。」

  到手的造物主力量,他當然不會丟掉。

  也必須為自己設定界限,防止被權力吞沒,從人御使力量變成力量御使人。

  古往今來寄生在欲望與野心上的龐然大物已經夠多,這些東西會在無形中改變人的心智,讓人成為它們的奴隸。

  比如賽博朋克世界本要批判的那個詞彙。

  「最後,」

  「單調沒有反抗的世界太過無趣,要來點傳奇人物,再來幾個奇蹟,才華與意志大於幸運。」

  付羲閉上眼,在心中呼喚,

  「要有光。」

  【The End】

  ……

  ……

  完結撒花!鼓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