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妖族詭秘,人族災難(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深」不禁有些無語!

  要知道這可是石棺空間不是此前天驕路試煉空間,主場在我,為何梁勝此時還能如此自信,甚至主動出現挑釁?

  不過既然想要找死那我就隨你的意!

  此時心中惱怒之下以至於「周深」第一反應竟然失了水準,竟然想要第一時間就給梁勝一個教訓。

  不過還不等他出手,自在散人這時候就大笑一聲,直接把梁勝叫了過去。

  自在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梁勝,發現自己這弟子沒有任何傷勢,這才滿意點點頭。

  此次我徒兒在天驕大比可謂收穫滿滿啊,竟然已經不比煉虛境七重天修士弱多少,甚至真正實力隱隱感覺還要更強一些。

  試問仙朝天驕之中,有何人能與之相比?這不愧是我自在門一脈單傳的絕世天驕弟子,打出了門派風采。

  「師尊。」

  梁勝見到自在散人自然是恭敬問好,天命子和天運子此前早就注意過梁勝,但是親自相見這時候還是第一次。

  好一個氣度非凡的修士,自在散人倒是收了一個好弟子,就是不知道自在散人這等性格,會不會讓梁勝誤入歧途?

  天命子兩人暗中感嘆了一句,不過現在他們卻是不可能說這樣的話,畢竟大敵在前,現在他們不能有任何影響團結的行為。

  自在散人這時候面色稍顯得意,剛想要開口,就聽到對面突然冷笑一聲,卻是「周深」已經看不下去。

  對方明明知曉天意已經不在人族,這時候卻還是太過小覷自己,竟然好像看不到自己一般,自顧自聊起天來。

  若是此前情況「周深」對此也不在意,可是一看到梁勝,他他心裡就滿是怒火,不知不覺就受到影響。

  下方戰場廝殺聲還在繼續,縱使天命子等人到來,人族天驕也並不認識他們,畢竟天命子乃是聖地大能,他們又何曾相見過?

  這時候「周深」既然已經出聲,天命子三人當即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

  雖然「周深」這時候也反應過來,自己不應該和梁勝一般見識,但是既已成事實,卻是也不必後悔。

  梁勝這時候並沒有出頭,而是直接站到自在散人身後,保持自己作為弟子的謙遜態度,表示一切以師尊馬首是瞻。

  自在散人這時候也不多說,而是把舞台讓給天命子兩人,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們作為聖地首領,自然需要他們做決定。

  這麼多年以來,自在散人雖然一直對天命子兩人不服氣,口裡更是總是叫喚他們老不死,但是天命子兩人實力比他強,卻是不爭的事實。

  天命子和天運子一直沒有任何動作,這時候卻突然一起動手,直面「周深」而來。

  「周深」此前早已經有了準備,看到對方動手,自然不慌他現在的實力,其實根本不是天命子兩人的對手。

  但「周深」還是想試試他們的深淺,看自己與對方差距到底有多大,反正到了這個時候,自己這個奪舍之身,死與不死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就算死了也不影響大局,自從石棺血線形成,以現在的人族來說,形勢就已經不可逆轉。

  何況現在天道都沒有什麼表示,說明行動順利,「周深」自然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可是他等著天命子兩人對他出手,卻沒想到他們只是虛晃一槍,拋棄他而往其他方向而去。

  此前天命子兩人自然看出了現在形勢如何,擊殺「周深」的意義不大,遠不如嘗試能否阻止這血色石棺脈絡形成。

  在他們看來,人族就是人族,妖族就是妖族,就算是當年人族崛起之時,他們都沒有想過以妖族血脈行走世間。

  人族先賢也只是想要摹仿妖族推演功法,而如今若是讓「周深」計劃成功,恐怕人族再也不是人族,被妖族徹底篡奪果實。

  他們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所以剛剛所謂也只是麻痹「周深」,下一刻就是圖窮匕見,直指石棺血線。

  天命子兩人實力何等強大,他們出手之後,瞬間風雲際變,整個戰場的廝殺聲也隨之瞬間停止。

  所有人無論是妖族還是人族天驕,此刻都被一股無可匹敵的氣息壓制,不自禁地抬頭看向天命子兩人方向。

  這是何人?怎會如此強大?

  若是自己面對這等強大攻擊,恐怕在瞬間就是灰飛煙滅身死道消結局,再無其他一絲可能。

  對方到底是誰?

  不過他們的問題註定沒有答案,此時「周深」也已經反應過來,知曉自己被天命子兩人擺了一道,心中不由怒火滔天。

  對方此前竟然絲毫沒有在意自己,就像是當做無用小卒子一般,無傷大雅,所以毫不介意。

  這就像是一個大耳光,狠狠打了過來。

  此時「周深」早已不像之前那般小心謹慎,不過縱使心中氣急,他也沒有想著立刻就報復回去。

  因為對方所為也是無用功,若是天命子兩人可以輕易打破石棺布置,那當年四大妖祖以命留下的底牌,豈不是顯得太過兒戲?

  果然,縱使天命子兩人出手用儘自己大部分力量,但是石棺血線也只是微微一顫,而後就沒有了任何動靜。

  這時候「周深」才不慌不忙出現在天命子兩人面前,面色直接是展現嘲諷之色,毫不掩飾。

  天命子兩人也沒有再試,只不過他們的臉色,肉眼可見有些萎靡下來,心情更是沉重至極。

  天道何至於如此?

  人族何辜?

  此時他們看著已經身亡的人族天驕和妖族血肉精華,正在源源不斷被輸入到石棺之中,血線也越發穩固,心中越發悔恨。

  在黃金大世仙朝大比之中,天驕與妖族傷亡在所難免,可是死者成為「周深」謀劃的助力,不是天道偏袒,又是如何?

  所以他們一想到這,就有些痛楚無言,不過他們很快就把這點沮喪排除在腦海之外。

  他們若是只是埋怨天道,也是於事無補,必須儘快想出解決方案,不然的話……

  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妖族的計劃成功,到時候人族絕路來臨,才是真的悔之晚矣。

  他們兩個看都沒有再看「周深」一眼,而「周深」這時候也沒有被小覷的感覺。

  因為他也看出了天命子兩人無能為力之後的無奈,只不過他們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痛快!

  想當年他也是眼睜睜看著人族崛起而無能為力,也是這般心碎的感覺,只不過現在是攻守易勢而已。

  時代變了!

  是時候讓人族也嘗嘗這般哀莫大於心死的感覺,這情況讓「周深」身死無數個紀元後終於功成的心,慢慢平復下來。

  自己所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div class="contentadv"><div id="txtmid">

  其他三位妖祖的壯烈犧牲,終究沒有被辜負,此時所有一切,都是在向先烈致敬。

  想到這,「周深」突然開口,而他說話對象卻是底下妖族兒郎,嘴角猙獰之色,顯得越發殘忍至極。

  「我妖族兒郎,不畏生死,殺!」

  此前因為天命子兩人出手而停止動作的戰場,再一次變得熱鬧起來,妖族出手比之前更加狠辣,絲毫不顧及自身安危。

  他們已然聽出了「周深」的意思,他們這一次不是為自己而戰,而是為妖族未來而戰。

  他們被人族壓迫無數個紀元,如今卻是終於找到希望,可以重新屹立於天地之間,既然希望就在眼前,他們這一次又怎麼可能放棄?

  只不過是個人生死而已,在妖族未來前途面前,可謂不值一提,所以於人族天驕對戰只要情況稍有不對,妖族兒郎就直接瞬間自爆。

  若是能夠同歸於盡,妖族兒郎死前充滿笑意,而就算沒有把對手拉下水,他們也只是稍微有些遺憾,但是這也對得起妖族列祖列宗。

  我妖族兒郎生來就沒有孬種。

  隨著妖族這麼直接自殺性攻擊,讓天命子兩人臉色變得越發難看至極,這樣一來,現在的形勢變得更加糟糕。

  自在散人這時候帶著梁勝也飛到天命子兩人身旁,眼神示意他要不要出手,幫助人族天驕戰勝妖族兒郎。

  自在散人的確不能對妖族兒郎出手,可是他的弟子梁勝卻可以出手,而梁勝出手和他出手有什麼分別?

  反正都是自在門一脈,梁勝出手就是和自己出手無異,可是天命子兩人看到這,卻是微微搖搖頭,並沒有同意。

  其實這些都是小節而已,無關大局,只要石棺血線不消除,妖族與人族天驕死亡速度,現在來說根本無關緊要。

  反正不解決石棺血線相連,結局就不會有任何改變,只不過他們卻沒有發現梁勝眼神有些異樣。

  這也算情有可原,縱使梁勝此前表現非同一般,但是天命子兩人又怎麼可能過多在意?

  縱使合體境道尊在他們面前,也不過是螻蟻而已,更何況只是區區煉虛境道君,在他們看來,梁勝對大局沒有任何影響。

  而他們這番表現,自然落在「周深」眼裡,他對此也沒有再嘲諷,天命子兩人再次看向血色石棺。

  每一個石棺之間都是血色浸染,顯得幽深詭異,也許等到戰場分戈止歇之日,就是妖族最後計劃功成之時。

  「周深」眼神悠悠,像是看到了妖族重臨天地之間的景象,就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親眼看到。

  「周深」畢竟是奪舍之軀,他也許也會成為最後一步計劃的養料,所以他對「周深」之軀看到未來美景並沒有太多信心。

  就在這時候,梁勝卻突然向前一步,自在散人對此也有些意外,但並沒有阻止他。

  自己這弟子一向做事有分寸,他既然突然站出來,那就說明他可能發現了什麼。

  想到這,自在散人不禁有些期待,也許自己這弟子真的找到了什麼他們沒有發現的破綻,以此可以破局呢?

  天命子兩人這時候也沒有阻止梁勝,此時他們還在思考接下來如何阻止「周深」,可是沒有絲毫頭緒,讓梁勝拖一拖時間也好。

  「周深,我且叫你做周深吧,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你讓你這些妖族兒郎奮不顧身之舉,像極了我以前所見一些人族修士,我輩修士稱之為求真一脈,不知這可和你們妖族有沒有關係?」

  天命子聽到這不禁一愣,而後卻忍不住搖搖頭,求真一脈乃是他為了和天運子實驗命與運之爭的產物,和妖族有什麼關係?

  可是下一刻,天命子整個人就呆愣住,表情有些不可置信,因為周深的回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不愧是神秘的梁老祖,果然感知敏銳,人族除了你之外,可能無人發現其中關聯。」

  天命子兩人呆愣住,自在散人也是差不多表情,他沒有想到自己這弟子竟然一說就猜中了其中隱秘。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到未來結局已定,「周深」這時候竟然沒有任何隱瞞,開始主動講述某些不可知的秘史。

  「我妖族當年定下無數個紀元的謀劃,便是要趁機恢復我妖族榮光,只不過人族那時候太過強大,我等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而已。」

  聽到這,梁勝瞬間抓住其中盲點,連忙開始發問。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你其實不止這一次甦醒,在很久以前你們所謂妖祖也曾甦醒過,只不過以前你們發現沒有機會而已?」

  「你說的對也不對,以前我們不是沒有機會,只是謀劃沒有成功而已,因為那時候天意不在我妖族。」

  說到這,「周深」也像是陷入回憶之中,不知為何,他竟然願意跟梁勝分享這些秘密。

  也許是因為惺惺相惜吧,梁勝的確是他此前最大的對手,也讓他忌憚之下,多了一絲敬佩。

  「其實在我第一次甦醒之時,應該就是你們人族所謂遠古修仙末期那個時代。

  那時候我奪舍了一個類似於「周家子弟」,之後就潛藏於人族之中,想要以自身修為,找尋「志同道合」之人,以此污染人族修煉體系。

  這一次整個計劃長達一個紀元,只可惜最後功虧一潰,人族遠古功法雖然崩潰,但人族氣運不絕。

  甚至因為我太過於求快,讓天地不滿,以此也給我致命一擊,讓我不得不再次沉睡。

  本來我還有另外的計劃彌補,可惜天地不給我機會,現在想來卻是遺憾至極。」

  說到這,周深顯得遺憾至極,可是他這些話卻讓天命子幾人心跳加快,猶有些不可自信。

  遠古修仙時代崩滅,竟然是妖族的陰謀,這個情況人族卻從未發現過,想到這,天命子等人背後不禁汗毛樹立,冷汗淋淋。

  聽「周深」的意思,他們在讓人族遠古修仙時代崩滅,並不是沒有意義,最起碼人族成長出現了斷層。

  需要丹藥配合才能突破瓶頸的修煉時代,又怎麼比得上遠古修仙法百家爭鳴?

  這也算現代修仙法下天驕大比黃金大世的來源,就是為了縮短人族天驕成長周期,不至於讓修士階層斷絕傳承。

  大意了啊!

  好在當時天地不滿妖族,才讓人族躲過一劫,重新繁榮,可是如今天道卻是不再偏愛人族啊。

  想到這,天命子幾人心情越發低落,可是梁勝雖然吃驚,卻也不在意這些,因為他想知道接下來妖祖又做了什麼。

  而「周深」也沒有想著保密,繼續開口,天命子幾人也不催促,靜靜聆聽。

  原來此前,真的是天地鍾情於人族,不然妖族謀劃如此恐怖,怎麼能傳承至今。

  人族啊……

  何其幸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