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考慮到知道的越多越危險這一點,巫妖神決定閉嘴。

  而等到一眾懷揣著各種猜測心思的始神們終於迎來再度出現在面前的身影之時,祂們震驚發現邪神那張人形的面孔上帶著詭異的傻笑。不是平時發火時那種毛骨悚然的狂笑,而是宛如下界村口智力可能有那麼點問題的傻子似的嘿嘿笑,尖銳犬齒簡直要咧到天上去。

  眾始祖神:……請問您哪位?

  隨即在一眾目瞪口呆的傻臉中,殷棠扛著足有一人高的九星法杖出現在深淵聻底的邊緣,額上髮絲有些被汗浸濕,但眼睛亮得比地獄寶石的光芒還要耀眼。

  「今天晚上加餐嗷!吃烤肉吃烤肉!」

  眾神定睛一看,才發現魔女的另外一隻手上提著根比她人還要再壯實數倍的尾巴,其上原本尖銳劇毒的鱗片已經被剮蹭得七七八八,露出一點白嫩多汁的肉來。

  魘妖神:「……那.那是,長期盤踞在深淵入口處的原住上界生物,號稱一口龍涎可屠城的深淵毒龍嗎?」

  「啊,你說這個?」殷棠又單手臂力驚人地扛著條起碼數百來斤的尾巴,心情極好地沖一眾始祖神們呲牙笑了笑。

  「以撒說處理掉表層劇毒的鱗片之後,這種龍的肉質極其鮮美,用來烤肉跟燉湯怎麼燒都好吃!」

  殷棠看上去是真的心情極好了。自從來到聻底之後,只除了部分被迫觀看黑歷史的環節有點不盡如人意之外,其他的一切簡直就是她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生活。

  從深淵入口到逆九重天東南處有一整片惡魔叢林用來探險,北面的虛無深淵蘊藏著數不清的珍稀能量原石,西側養魂溫泉與各大懸浮島嶼應有盡有。

  以撒居住的無上之地後面竟然還有一大片邪惡土壤可以用來種植研究各種魔花!

  要不是還惦記著自己在人界的財產,殷棠簡直可以直接把魔塔搬過來從此在逆九重天定居。

  當她那時候一邊興奮地扛著法杖圍獵深淵毒龍一邊把這個想法跟以撒說的時候,整片逆九重天的主人咧著犬齒朝她笑。自祂身後蔓延的觸狀衍生體在毒龍生無可戀的目光中搖晃著狂舞,神祇帶著笑意低聲開口,分不清是蓄謀已久還是臨時起意。

  「只要身上帶有特定印記力量的人或神,就可以成為這個位面的主宰者,從此以後整個逆九重天都是你的。」

  殷棠在興奮至極的圍獵追擊中勉強分出一點心神,「啊?但是我要逆九重天做什麼,我不需要啊,只是單純覺得這地方好而已。」

  以撒循循善誘,「到時候你就能肆意奔跑在聻底。想冒險惡魔叢林的入口隨時為你張開,圈地規劃在後院種什麼花都可以,想酣暢淋漓地打架有一眾魔神們奉陪,打完了還能用虛無深淵的物資升級武器強化體質,累了隨時可以去懸浮地貌的溫泉島嶼度假。」

  殷棠:「畫印記!現在就畫我身上!」

  神祇的金瞳因為掩都掩飾不住的笑意而曳動著。耐心站在一旁等著九星法杖最後了解了倒霉催的毒龍,祂一步步朝雙手撐著膝蓋喘氣卻眼露興奮的魔女而去,背後的衍生體親昵卷上她手腕。

  「別擔心,很快就好的,一點都不會痛……現在,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反悔。」

  殷棠:「為啥反悔?你把逆九重天分給我一半,難道不是我賺了嗎?趕緊的,你才別反悔!」

  於是她下一秒感到自己垂下的指跟處一熱,仿佛是從皮膚里透出來的金咖色印記圖騰刻印在其上。並不是普遍意義上代表著邪神象徵的倒十字藤蔓,而是被一圈類似的延伸繁複花紋圍繞在無名指跟,竟宛如一枚牢牢錮在上面的指戒。

  「不,是我賺了。」

  她聽見以撒低聲說道。

  神祇面朝向她舉起自己的手臂,與白皙皮膚形成鮮明對比的深膚色手掌同樣的指跟位置,纏繞印刻著一枚一模一樣的指戒印記。

  祂咧開犬齒,笑得金瞳都眯起來,背後的觸手們以興奮到戰慄的頻率狂舞。

  殷棠也終於從片刻的怔愣中反應過來,望著自己手指上突然就多了個戒指式圖騰的印記,眯了眯眼睛。

  「你不可以反悔,我問過了的……」

  她故意掐著時間沉默片刻,聽見半晌後邪神有些委屈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殷棠笑開。

  「我只是在想,現在我們關係就算是複合了吧。」

  她抬起眼,一字一句道。

  「複合了,那就可以親親。」

  ……

  巫妖神在一眾魔神們面面相覷仍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的目光中,默默將自己手裡握著的眼睛重新裝在臉上,視線毫無阻隔地望進那一頭拎著龍尾巴朝祂們揮手的魔女.以及指跟處那枚印刻著的詭麗圖騰上。

  祂又目光上移,瞥見自家主神活像個人間第一次談戀愛的小伙子興奮激動得連觸手都不知道怎麼擺了的姿態。

  頂著一眾同行們的狐疑震驚,巫妖神再度不省心地嘆了口氣。

  看來逆九重天終於等來了祂們的另一個女主人,在那場面神儀式遲來的數十年後。

  (完)

  作者有話要說:  徹底完結啦朋友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