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現在再回頭來看這一段,她突然就跟那個被氣到心梗的老頭教授,共了情:)

  大家都挺不容易的。

  殷棠面無表情地將所有廢稿與那份最終稿毀屍滅跡,深呼吸一口氣走出了盥洗室。

  現在應該是上課時間,走廊樓梯上除了去圖書館的學生之外就再無像她一樣隨意亂逛的人了。她也懶得再去對自己這節是什麼課然後趕去教室上,開玩笑,都畢業那麼多年了怎麼可能讓她再回學校乖乖上課?

  漫無目的地行走在帝國學院的階梯上,學校的部分設施與那時候剛開完家長會時所看見的對比已經十分老舊了。可這些都確確實實是屬於她學生時代的記憶,是她不可被分割的一部分。

  她突然就地在學院樓中央的花壇上躺下,也不顧裙擺下方沾染的污漬,平躺著望向萬里無雲的蒼穹。

  殷棠抬手按住自己胸膛,其下鼓脹的心臟尖銳地發著澀。

  「……」

  魔女面孔上流露出一股與這個年紀渾然不匹配的疲倦。

  從家長會到魘魔召喚再到魔族的陰謀揭露,一切事件的銜接發生快速突兀到她根本就沒有時間與精力去停下來回想。如今,在某個久遠時間點中某個平平無奇的午後,她終於不可控制地回想。

  她想起伊娃.想起碧海.想起那個女人.想起艾伯納.想起大惡魔.想起文化課的老古板們.想起教堂的大火……最後她想起以撒,想起那個在密林中仰著滿是血污的臉望向自己的「女孩」。

  以撒的面孔仿佛與年輕時候的自己重疊,又仿佛從來都涇渭分明,只不過是她自顧自地將之強加在那個孩子身上。

  或許亞伯蘭的話沒有說錯。很難分清自己對以撒的感情是出於純粹的愛還是夾雜著各類投射的綜合體,她不能否認的是,很多時候她確確實實是在以撒身上寄託對自己的投影期望。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在得知以撒分化的消息之後那麼的難以接受。

  ……可是自己,究竟在期冀著些什麼呢?

  難道莫名其妙被卷進這個過往的時間點,就是為了讓她重新再體會一遍自己的心路歷程嗎?

  殷棠抬起手臂遮蔽住雙眼,拂面的長風一視同仁地掠過她發頂,仿佛遲到了數十年。

  她在這個不應該重現的校園午後闔眼陷入假寐,時間與空間都有可能是虛構的,唯獨魔女真實存在。

  她未曾仔細檢查過的校袍內袋中,一本類似咒語單詞本的小冊子驟然發散出詭異冷光。封面之下的第一頁上,赫然畫著被根根藤蔓簇擁著的倒十字圖騰。

  ……

  「什麼意思?我都說我沒寫了!」

  兩天後,某間一比一復刻中央教會禱告室的實踐教室內部,殷棠站在一眾魔法六年的學生中間,毫不違和地跟教授吵架。

  「您又不是不知道我,這門課算不及格就好了麼,我說了我沒做作業。」

  「別信她,她做了的,教授。」

  還沒等教授說話,人群中,幾道女聲毫不留情地揭穿這話語。碧海抱著手臂站在伊娃身邊附和,還有幾個關係比較好的黑暗陣營種族出生的學生們也都頻頻點頭。

  「對啊,之前在公共休息室我們還都看過殷棠的禱告詞呢,寫得特.別.好,教授!你一定要讓她完成這個作業!」

  「就是就是!」

  ……這幫孫子。

  殷棠青筋暴起,乾脆也本著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性質,雙手一攤。「原稿我都銷毀了,放棄吧各位,今天這個禱告流程我是不可能完成的。」

  「哦,是嗎?」

  伊娃獰笑著,從儲物袋中翻出一張眼熟無比的繫著跳舞蝴蝶結的羊皮紙。「我都給你用複製咒保存好啦!你撕了也不怕,複製了百八十份給大家人手一張還是夠用的。我親愛的寶貝,你上個月算計我掉進空間陷阱里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你上個月手賤什麼啊!!!

  殷棠在心中瘋狂辱罵年輕時候的自己。從聖所特聘過來的老頭教授無奈對著她搖了搖頭,退後幾步點燃了教室四角的蠟燭。

  「行了大家都別鬧了,你也快點開始吧殷棠同學,別耽誤後面同學的時間。」

  見退無可退,殷棠兩根手指捏著那張寫著讚美詩的羊皮紙,沉默半晌,突然抬眼以悲憫的眼神望了眼此刻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老教授。

  「抱歉哈,教授,但這次可是您逼我的,到時候不能怪我了。」

  老頭一臉莫名其妙,「你在說什麼?趕緊開始吧,別浪費時間了。」

  殷棠深呼吸一口氣,抬起手掌覆蓋在面前的考試道具水鏡上,默念即將幻化的神明的稱號。

  一陣無言的劇烈壓迫中,水鏡上,上一個考生所遺留下來的光明神雕像開始發生轉變。

  第48章 48.與我一同起舞

  神明的信仰者們習慣於在專門的禱告室內進行祈禱, 以祈求自己的心意傳達上蒼,去到高位上神祇們的耳邊。

  古時有種說法是,若是對著所信仰神祇的雕像進行足夠虔誠的禱告,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靈魂會突破極限。進入一個玄妙境界, 從而抵達九重天之上神祇的居所, 親眼「看」到神明。

  學者們將這種現象稱之為「面神」, 歷史書中那些據說是聽聞了神的旨意獲得戰爭勝利之類的記載, 皆是源於這種原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