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殷棠這才放心下來,抱著髒衣簍收拾一番打算去找密林水獺洗衣服。

  她袖口突然被拉住,小煤炭默不作聲地湊上來,眼巴巴地望著她。

  「魘魔真的很帥嗎?」

  以撒這樣道,「你為什麼喜歡他,因為他不會自大傲慢,還有呢?」

  「我什麼時候喜歡魘魔……」殷棠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還是在鎖骨處那幾道傷口的驟然作痛下才想起來,半晌嘖了一聲。

  「哎呀都是多早以前的事情了,年輕時候的短暫好感是不作數的。你以後也會遇到過很多次這樣的『喜歡』,但是如何分清楚自己的心意卻是難得的能力。崽啊,我不反對早戀的,但是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知道嗎?」

  殷棠再一次感激琳姨的課程,能讓自己抓住每一個機會跟小煤炭講解成長期的必經過程。她正想繼續侃侃而談,卻看見以撒皺了下眉,似乎並不是自己預想之中的反應。

  「那你現在喜歡什麼類型的?」他這樣問道。

  「我?」

  殷棠持續頭腦風暴。難道是因為之前小煤炭也一直在模仿學習自己的經驗格鬥技巧,所以在談戀愛這方面也想參考自己的審美?

  「呃,大概是正直勇敢.謙恭堅定的人?」

  她試探性地說一些傳統意義上被賦予的美好品德,至少這些條件能夠將諸如西里爾那樣的自大狂給排除出去。

  下一秒卻見以撒皺眉若有所思,神情依然緊繃著不太好的樣子。

  「你喜歡那個金髮騎士長?」

  他追問道,語氣中甚至帶上了類似咄咄逼人的口吻。

  殷棠:「這個世界上難道還有人不喜歡埃里克嗎?」

  以撒:「?!!」

  ……

  好不容易花了幾天時間跟小煤炭說清楚了這根本不關什麼騎士長的事情,自己的喜好也並不重要,關鍵是與人交往過程中要留個心眼等一系列生活必備經驗。但以撒這幾天看上去依然一副沉悶的樣子,是因為發現審美跟自己的不符嗎?

  審美多元是很正常的事情,殷棠不理解小煤炭為什麼悶悶不樂。

  而且,真有人能拒絕首席騎士長·南潯甜心·大陸第一翹臀埃里克嗎?

  這位騎士長可是蟬聯魔女圈公認天菜榜首,連原來的第一名菲奧娜聖女都力壓下去的人,以撒是不喜歡這種類型的嗎?那他到底喜歡什麼?

  好在七天之後,雖然沒等她想明白,但殷棠終於在某個陽光明媚的清晨等來了魔法協會的通知結果。

  與之一併寄來的,是艾伯納的「友好」慰問信以及開學通知書。

  當看到印刻著「南潯帝國皇家學院」標誌的通知書的一瞬間,她就知道,克里蘭德沒有騙自己,審核評估竟然真的過了。

  雖然幾個評級都是「勉強及格」.「差強人意」,但最後的結果是擦線過。殷棠連夜取了上次買剩下的錦旗,簽上名字給送去了魔法協會。

  這樣的快活情緒一直維持到中下旬,蘭斯特大陸帝國學院的返校典禮,如期拉開了序幕。

  「我說了我們自己能行,哎呀,我又不是那種不靠譜的家長。」

  代號為荊棘魔女的女人對殷棠的抱怨置若罔聞,徑直走到以撒跟前從儲物袋裡掏出一枚幽暗色包裝的禮盒。

  「恭喜你入學,妹妹。碧海她們上個月去懸浮塔度假了趕不回來,托我把禮物帶給你,是我們幾個一起準備的。」

  「謝謝。」

  以撒接過禮盒,入眼便是熟悉的繁複圖騰繪刻成的包裝紙,包裹著內部曳動的未知神秘氣息。

  「到學校了等沒人的時候再打開哦。」

  「送的什麼啊神神秘秘的,你們幾個不會沒安好心吧?」殷棠湊過來個腦袋,後一秒被伊娃夾在臂彎里推開。她罵罵咧咧地跟荊棘魔女纏鬥在一塊,身後伊娃帶過來的精靈管家則兢兢業業地打包著行李與注意事項。

  兩小時後,一行人出現在南潯帝國皇家學院入口處的新生接待辦,大眼瞪小眼地圍著一張確認羊皮紙面面相覷。

  「沒有確認留校住宿,則默認為走讀……是什麼意思?」殷棠瞪大眼睛望著面前的負責學生。

  那名高年級負責人耳朵有些紅,眼神躲閃著不與她正面對視,口中卻還是盡職道:「就是說,這位學妹當初並沒有簽字確認住宿,學校這邊是默認她不住宿的,所以沒有分配宿舍。」

  殷棠轉過頭。

  深淵族少年站立在陽光下,眨眨眼睛與她對視。

  「啊,我好像忘記了。」他咧開犬齒,貌似無辜地朝魔女笑著。

  第21章 21.尖叫冰激凌真的很好吃

  「……」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的事情,看開點。」伊娃大步從尖叫冰激凌球的攤鋪走出來,將自己不喜歡吃的味道遞給殷棠。「你我不也都是從那個時期過來的嗎?」

  二十分鐘之前,以撒因為是插班生的緣故,也暫時跟著新生入學的流程被喊去學生禮堂參加一個什麼聽講座活動了。家長們則扎堆在休息區,瀏覽著課程介紹之類的小冊子,等著之後再跟著自己的孩子們熟悉一下整體環境。

  「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我也沒有要插手的意思。」

  殷棠接過冰激凌球,在那個墨綠色的小人發出尖叫聲的前一秒將之整個吞進口中。「但問題是,你不覺得小崽子這個行為不太對勁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