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0章 番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混沌星海,十萬年悠悠而過。

  沒有了不祥,無數的新族在誕生,萬族以前所未有之勢,快速崛起。或許這裡產生了新的戰亂,但那也和不祥再無關聯。

  鴻蒙星海倒是依舊在征戰,但和混沌星海的普通人,就沒有什麼關係了。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會通過兩界通道,前往鴻蒙星海。準確來說,那已經是另一群人的征服之旅。

  那些堅守在混沌星海的人,依舊在堅守。

  無歸之路。

  死神拉來了一枚星辰,種滿了各種妖植,讓這星辰充滿了活力。這一日,他正對著無歸之路的方向,身前擺著茶桌,正在品茗。

  「答達噠……」

  空靈的笛聲,在此間蕩漾,悠揚婉轉,洗盡塵俗。偶爾歡快,大多哀傷。歡快時,宛若落日的餘暉,傾灑在身上,溫暖動人。悲傷時,恍若虛空中飄零的片片雪花,冰寒刺骨。一曲天籟之音,仿佛在描述一幅美妙婉轉的夢境,沁人,感人。

  「小丫頭,十萬年了,你雖跨入主宰,但三片星河源力,還是太弱。僅僅聽無歸之路的潮汐之音,最多還能助你提升到九片星河源力,不會再多了。你這樣,要怎麼去找他?」

  死神端著茶杯,在開口。而在這星辰的最高處,一座孤峰之上,九音鈴正環抱這長笛,造化空靈鼓靜靜地懸浮在身旁。

  只見九音鈴正抬著頭,看著無歸之路的方向,臉色恬靜,不喜不悲,淡淡地開口道:「我說過,終有一天,我會站在他的身邊,不論這一天有多久,不論這條路有多難。若有一天,我無法再提升,便會走上這條路,哪怕,代價是隕落。」

  死神微微搖頭:「何必執著?伱死了,他恐怕都不會知曉。你看夏小蟬就聰明得多,她借著韓非的關係,遍訪三神殿,求絕學,踏新途。上次來找我時,應是三萬年前吧,她已經執掌18片星河源力了。要不,你拜我為師吧?」

  九音鈴搖頭:「前輩,十方煉獄非我路,吾道不取亡者音,非是輕視,而是我的音,還滾燙。」

  死神微微聳肩:「執拗的姑娘啊!」

  「唉~」

  便在這時,一聲輕嘆,傳遍這枚星辰。

  但是,這枚星辰上,卻只有死神和九音鈴兩個人。只見,兩人同時看向堤壩的方向。卻見,無歸之路的堤壩上,不知何時,竟站了兩道人影。

  死神挑眉,有點不敢置信地站起了身:「你竟,歸來了。」

  隨著韓非的出現,堤壩上出現了一條通道,死神雖然不知道那通道可以通向何方,但他知道,有些事情,在變化。

  便在此刻,西門凌蘭踮起腳尖,在韓非耳邊低語:「我知道等待的痛苦,知道那種痛徹心扉,讓小九跟我們一起走吧?」

  西門凌蘭此刻的眼睛裡,有一絲的狡黠。他覺得九音鈴和她很像,沒有熟悉的人,眼裡也只有韓非一人。所以,她是孤獨的。

  如果將來要一直和夏小蟬他們這些人生活在一起的話,西門凌蘭覺得,自己得拉上一個閨中密友才行,這也算是給自己助了聲勢。

  韓非面色古怪,他的目光看向九音鈴,九音鈴也在看著他,眼中有光,很純粹,很清澈。

  韓非不由想起,當初九音鈴和自己假扮夫妻,同居的時光!那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興許是自己一生中最為平凡和質樸的一段生活。

  說沒有感情是假的,說不感動也是假的。只是,以前無法停留,無法駐足。而今,他已經歸來,她也還在,若再辜負,已不應該。

  「刷~」

  下一刻,韓非便拉著西門凌蘭的手,出現在了山巔,來到了九音鈴的面前。

  那造化空靈鼓只覺得渾身都在顫抖,他感受到了一種無與倫比的壓力,於是一下子龜縮進了九音鈴的體內,不敢再出現,更不敢再如往日般叫囂。

  韓非抬起了手,懸在了半空,頓了頓,最終還是輕輕地在九音鈴的腦袋上摸了摸:「好了,你已經站在了我的身旁,回家吧!」

  然而,韓非的這個動作,這句話,仿佛深深地戳到了九音鈴。

  只見,九音鈴原本還努力保持著從容和淡定的小臉上,不禁開始有些扭曲,下巴微微皺起,下唇揪了起來,眼眶裡瞬間就布滿了水霧,豆大的眼淚,啪嗒啪嗒地在往下掉。

  那是委屈,非常委屈的那種委屈。

  「哇~」

  九音鈴撲倒在韓非懷裡,大哭了起來,片刻後淚水就濕透了韓非的衣領。西門凌蘭在旁邊輕捂著嘴角,泛起微微的笑。

  韓非站在原地沒動,直到九音鈴哭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才低垂著頭從韓非懷裡掙了出來。但她的手,去緊緊地抓著韓非的一片衣角,抓得很死,抓得手指都有些發白,生怕自己一鬆手,人沒了。

  只聽,死神這時候再次開口:「現在,能搭理我了嗎?」

  韓非看向死神,微微一笑:「前輩別急,你且等上片刻,便會知曉一切。」

  說完,韓非、西門凌蘭、九音鈴,便消失在了這枚星辰之上。

  只有死神手裡還端著茶杯,滿心的莫名其妙,他很好奇,但人家要急著回家,自己能怎麼辦?等唄,幾個紀元都等下來了,還有什麼不能等的?

  可便在韓非離開後不久,只見「刷刷刷」一串聲音響起。

  只見一隻大頭麒麟,一馬當先,從那通道走了出來,嘴裡念念叨叨:「那祭壇後面肯定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但韓非就是不說,他肯定是在吊著我們的胃口,我好奇的心都在痒痒。咦……真的回來了,哈哈哈,回來了回來了……蠢樹,蠢樹我們回來了,你大哥我回來啦……」

  下一刻,大頭麒麟就看見一個好像有點熟悉的人,端著茶杯,正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

  是的,死神的確看呆了,只覺得渾身炸毛,頭皮發麻。

  下一刻,便聽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道:「行了,回來以後要低調,不要咋呼,且跟我去找素素。當初是她喚醒了我,無論她現在歷經幾世輪迴,終究只能是我的。」

  緊跟著,一個霸氣的聲音在冷哼:「這都已經不是我的時代的,聽虛空說這裡發生了太多事,也不知道還有沒有熟人在了。」

  死神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又一個昔日的強者,在歸來,而且,那說話的語氣里,多多少少都好像有點兒幽怨。

  李道一和蒼天他們剛走出來,便與死神瞧了個對眼。

  死神眼皮在狂跳,終於,緩緩開口:「喝……茶嗎?」

  ……

  「啊~」

  此時此刻,韓非的身上,正掛著兩個又在尖叫,又在哭唧唧的女人。一個環抱著自己,一個甚至騎在了自己頭上。

  韓非無奈道:「衣衣,咱們都是大姑娘了,誰這麼大還騎他爹脖子啊?」

  「要你管,嗚嗚……都以為你再也回不來了,你不知道這十萬年我怎麼過的,我和我娘努力修行,拼命修行,過的多累多苦你知道嗎?你還不准我鬧一會嗎?」

  「哎,得,你就騎著吧,回頭等你叔叔伯伯,爺爺奶奶看見了,那形象可真的就沒了。」

  「我不管,你別管我。」

  韓非無奈,然後看著盤纏在身上的夏小蟬:「都多大人了,怎麼還跟閨女一樣呢?不知道人家還以為你也是我閨女呢。」

  夏小蟬如磁鐵一樣吸在韓非身上,貪戀著韓非身上的溫度,惡狠狠,凶萌萌地說道:「某個人為了大義,拋妻棄子,遠赴征途,咱也不敢說什麼,咱也不敢反對,只能眼巴巴地等,一等就是十萬年。十萬年啊!十萬年後回來,你竟然還嫌棄我重了。」

  韓非頓時無語:「我什麼時候嫌棄你重了,你這不無中生有,胡說八道麼?」

  夏小蟬惡狠狠道:「你就是嫌我重了,才這麼一會兒,你就要我下來,以前你不是這樣的。」

  韓非齜著牙,聽著那滿嘴的幽怨,一臉無語:「那我以前是怎樣的?」

  夏小蟬狡黠道:「你肯定會哄我說,別說掛這麼一會兒,就是掛一輩子,我都不會嫌累。」

  韓非:「……行吧!你掛著吧!」

  這一回,西門凌蘭也九音鈴就沒湊上來了,西門凌蘭正與九音鈴交好,在詢問這十萬年都發生了什麼,並跟她說起這十萬年,他們去到無歸之路的一些簡單的事情。

  倆人偶爾看向那邊在東倒西歪的韓非和夏小蟬他們,只聽西門凌蘭笑著說道:「以前在十萬大山的時候啊!他連做夢,都是叫著夏小蟬的名字,現在看來,夏小蟬熱烈而奔放,和我們倒真有很大不同。玲玲你就是太乖了,我知道你曾陪韓非度過了人生中很重要的幾個階段,你要是也學學夏小蟬,早就把他給吃干抹淨了。」

  九音鈴微微抿嘴:「但我聽聞,姐姐和他的愛情才刻骨銘心,那是一種彼此依賴,彼此扶持的相濡以沫,真的令人神往。小蟬的性格,我終究是學不來的。」

  此刻,夏小蟬正咬著韓非的耳邊:「你把小九帶回來,我一點都不意外。但今天你說什麼也要把小白給拯救出來,小白太可憐了,她都化樹了。」

  這一次,就連韓蟬衣都說道:「這一點我贊同我娘的,小白阿姨太孤獨了,世上的孤獨,小白阿姨可能獨占了八分。我親眼見著小白阿姨,一點一點地往世界樹裡面融去,直至現在,只剩下了一雙眼睛,爹,你快去救救小白阿姨吧!」

  韓非不禁心頭一動,小白的情況他其實已經知道了。

  他一回來了,第一時間自然是尋夏小蟬和韓蟬衣,以及看看其他人都過得怎樣了。所以,他自然是發現了洛小白此刻的狀態,非常的差。

  本來,自己給洛小白的那道經卷,的確可以維持洛小白的狀態。可是,洛小白又突破了,到了主宰,狀況自然就更嚴重了,幾乎與世界樹融為一體。

  和李道一不同,李道一獨占混沌紀元末期和洪荒時代八鬥氣運,是集大氣運於一身的,所以他能從洛小白這種狀態掙脫出來。

  可是,洛小白不行,她沒有那般氣運,若非自己及時趕了回來,恐怕終將走向迷失。

  混沌星海。

  世界樹下。

  韓非來了,來到了洛小白坐化的地方。

  當韓非到來的時候,看見了一雙已經快要這方世界融合的眼睛。

  似乎是看到了韓非的回歸,這雙眼眸中出現了一絲的光彩,但這片光彩,很快便又消沉下去。

  「唉~」

  韓非微微一嘆:「其實在我離開之前,便想勸你別再修行。」

  只見,韓非微微一抬手,世界樹開始搖曳,伴隨著那億萬樹葉的微微搖晃,一縷意識被晃動。下一刻,無窮的能量匯聚,世界樹也有一根枝幹在脫離,意識,能量,枝幹,彼此交融,在重塑。

  不過片刻間,披散著頭髮,穿著一身寬大的白色素衣的洛小白,終於算是被韓非從世界樹里拉了出來,只是此刻的洛小白還似乎暈暈乎乎,半睡半醒。

  完了,韓非在洛小白眉心一點,那瞬間,喚回了洛小白一生的過往,並強化了洛小白的情感。

  雖然他可以直接改造掉洛小白的血脈,改換洛小白的生命形態。但那樣的洛小白,還是洛小白嗎?

  所以,韓非只是增強了洛小白的情感層面,些微地賦予了她眾生相的感悟。

  昔年,李道一可以從這種狀態中脫離出來,洛小白自然也可以。

  這時,洛小白才甦醒,兩隻手背揉著眼睛,陽光傾瀉,照著她的身上,清風吹拂,掠過她的長髮,吹起她的衣擺。

  洛小白猛然一驚,連忙回神,就看見韓非正笑盈盈地看著她。

  「夢境嗎?」

  洛小白眨巴了幾下眼睛,微微仰頭,直視著韓非。然後很自然地伸手,重重地掐在了韓非的臉上。

  韓非挑眉,心說這幾個意思?

  洛小白眨巴著眼睛,只聽韓非有些無語道:「有一點疼,你掐人為什麼要用主宰級的力量掐?」

  「啊!」

  洛小白這才真正的猛一回神,不禁瞪著眼睛看著韓非:「你,真的歸來了?我竟……」

  韓非微微一笑:「是啊!路走完了,自然該回來了。我回來了,你便不用再沉眠。」

  說完,兩人陷入了沉默。

  終究,還是韓非開口:「我轉過身去,我給你把頭髮紮起來吧!」

  「嗯!」

  韓非手挽青絲,正給洛小白梳發,只聽他淡淡道:「年華匆匆,時光荏苒,小白,十幾萬年了,玉和小狂狂都已經兒孫滿堂了,你是不是也該嫁人了。」

  洛小白身體微微一震,然後側過頭來,用餘光看向韓非:「所以?」

  韓非輕輕一笑:「你的眼光太高,情感太薄,恐怕啊!終究還是只能便宜我了。」

  洛小白把頭扭正,嘴角浮起一抹微不可察的淡淡笑意,過了許久,才聽洛小白平靜地說道:「那要看你扎的頭髮漂不漂亮。」

  ……

  數年後。

  昔日的人族祖地,暴亂滄海,陰陽天舊土。

  一片海域之中,幾個孩子一人扛著一頭比身體還大的大魚,在海浪中追逐,狂奔。

  「啊啊啊!張不帥,吃我一記鐵頭魚。」

  被追逐的那個孩子,隨手從海浪中又掏出了一隻大魚,哈哈一笑,反衝回去,張牙舞爪地揮舞著兩頭大魚,高呼道:「岳威武,吃我兩記鐵頭魚。」

  「鐺鐺鐺~」

  兩人對敲得鐺鐺作響中,自兩人身下,突然跳出來一個少年,扛著一頭長著龍鬚的大魚,對著兩人就是一陣亂舞。

  「啊~」

  「啊~」

  「唐小憶,你作弊,你竟然拿龍頭魚參戰。」

  那偷襲的少年,當即扔飛了手裡的龍頭魚,拔腿就跑:「嘿嘿,這叫兵不厭詐。」

  另一邊,海浪之中,一個西瓜頭小女孩,身邊浮現數百藤絲,正扣著一隻鐵頭魚,腳踩一塊破木板,在衝擊著巨浪。

  突然間,一隻龍頭魚砸來,直接給連人帶魚一起砸翻了過去。

  「咕嚕嚕……」

  小女孩,冒出水面,吐了一嘴的海水,氣哼哼道:「誰砸的,給我站出來。」

  卻見那正在追逐的張不帥三人,哈哈大笑。

  卻聽岳威武大叫:「韓洛洛,砸的就是你,讓你不給我們幾個做衝浪板。」

  「就是就是。」

  張不帥和唐小憶在旁邊附和,哈哈大笑。

  被稱為韓洛洛的小女孩,頓時氣得小臉通紅。下一刻,只見數以百計的藤蔓從海面冒了出來,每一根藤蔓上都繫著一隻鐵頭魚。

  「臥槽~」

  「我滴媽呀!快跑。」

  「韓洛洛,我開玩笑的啊!」

  片刻後,張不帥三人,被揍得鼻青臉腫,嗷嗷直喊:「任老頭,救命啊!」

  「任老師,你就這麼看著,良心不會痛嗎?」

  「任老師?」

  下一刻,只聽一道粗獷的聲音喝道:「呸,三個男人,打不過一個小丫頭,還有臉求救?都給我過來,一人給我練一遍108道荒神體。」

  「啊!」

  「別啊!」

  「任老師,你還是忙你的去吧!我們還能行。」

  任天飛現身,冷哼了一聲:「現在知道怕了?晚了,給我練。」

  便在這時,一隻九尾螳螂蝦從長空游下道:「任前輩,時間不早了,今天要來許多客人,要不還是晚點兒再罰吧?」

  「哼!便宜你們幾個小子了。」

  「日天叔叔,快拉我們上去。」

  蝦日天沒好氣道:「昨兒就說了今日有客人來,非要海里跑,得,回去就都等著挨訓吧!」

  片刻後。

  浮空島上。

  一座大莊園內,笛聲悠揚,一片面積很大的露天廚房裡,樂人狂嘴裡叼著一隻小魚乾,哼著小曲,其手在虛空上下起伏,上百口大鍋在半空狂顛,百道火焰沖天升起,不失為一道風景,只是沒那麼靚麗。

  韓非在擱旁邊認真地品嘗一排許多醬料,只聽他道:「狂啊!你這新醬料很不凡啊!怎麼想出來的?」

  樂人狂哼哼道:「我誰啊?自打你卸任廚神稱號,我是思如泉湧,你現在可以稱呼我為大發明家。」

  隔壁,張玄玉和伊兮顏,正坐在廚房裡磕著瓜子兒,兩人身前的地上已經鋪了一攤。

  只聽張玄玉道:「話說,夏小蟬他們去接的都是誰啊?怎麼去這麼久?」

  韓非沒好氣:「回頭你就知道了。哎哎哎,把你那瓜子殼都給我弄乾淨,像什麼話啊真是。你倆要是沒事幹,去那邊看下棋去。」

  另一邊,老韓和唐歌正在對弈,唐歌眉頭緊鎖,姜臨仙坐在旁邊觀戰,抿嘴含笑。

  幾人一聽要讓張玄玉他們倆過去觀棋,頓時唐歌就阻止道:「別!這倆磕得咯嘣咯嘣的,影響我的思路。」

  張玄玉聳了聳肩:「唉!我還是擱這兒磕吧!」

  「搭噠答……」

  笛聲悠揚,婉轉,歡快,九音鈴正依靠著屋邊的紫竹上吹奏。在她不遠處,西門凌蘭正坐在一張椅子上曬太陽,手裡捏著一枚紅透的葡萄,在她身上足有一串。每當她往嘴裡塞下一枚,便會有隱隱威能自其體內衝擊向外,但衝擊不到半寸,那股能量便會被她又吸了回去。

  時不時的,西門凌蘭會撫摸一下肚子,因為她的肚子已經高高隆起。

  此刻,一起終罷,西門凌蘭趕緊喊道:「小九,你也來吃點兒啊!這麼多,我一個人吃不完。」

  九音鈴輕輕一笑:「都給你吃,聽說吃葡萄,生出來的寶寶眼睛大。小白那會兒可沒少吃葡萄。」

  九音鈴這話音剛落,便聽見一群咋咋呼呼的聲音傳來。

  「爹,我被欺負了。」

  「爹,韓洛洛欺負人。」

  「韓非叔叔,您管管韓洛洛吧!高低控制一下她的實力啊!」

  「對,最好把她給封印了。」

  「哼!」

  蝦日天的頭頂上,小姑娘環抱著雙手,氣哼哼道:「誰讓你們砸我。」

  韓非呵呵一笑:「你們幾個大男人,打不過我閨女,還有臉來告狀?」

  「吱呀!」

  這時,一扇屋門打開,洛小白手執一本書卷,走了出來。

  韓洛洛頓時從蝦日天頭頂跳了下來,下一刻便如同花朵一樣在洛小白身邊綻放:「娘,是他們先砸我的。」

  洛小白用書卷輕輕地在韓洛洛腦袋上敲了一下:「調皮。好了,都收拾一下,待會兒有客人來。」

  「呼啦呼啦~」

  剛才還在告狀的仨小子,這會兒已經忘了自己挨了打的事兒,此刻一股腦地沖向廚房重地。

  樂人狂頓時大喝:「都別過來哈,有客人要來,誰敢偷吃,我可有得罰。」

  便在這一刻,卻見天地間出現一道道光,在臨近這片懸空島後,那些光,化作一尊尊恐怖存在。

  有凶神惡煞的麒麟,有通天萬丈的神樹,有鐵背如山的巨獸,有遮天蔽日的巨鳥,有虛空游弋的蒼龍……

  「哇!」

  幾個小孩子,仰望蒼穹,驚呼陣陣。

  只見,夏小蟬和韓蟬衣率先落下,然後招呼道:「諸位,就這裡了。」

  韓非抬頭一看,頓時沒好氣道:「哎哎哎,你們夠了啊!我這兒就這麼大的地兒,你們是要給我這島給壓塌了嗎?」

  「哈哈哈~」

  「變小變小。」

  只見,太古麒麟搖身一變,只有土狗般大小,巨獸強者則一念化作人形……

  轉眼間,這莊園裡就站了上百號人。

  就看見,這群人竟然扛著大包小包。

  只見,太古麒麟等見幾個小孩死死地盯著自己,一時間覺得有點沒面兒。頓時伸手在自己的包裹裡面一掏,抓出一把神兵利器,神果道書,上面還有大道符文在流淌。然後用他覺得最溫柔的語氣「吼」道:「來,幾個娃娃,這是你們的見面禮。」

  「哇~~」

  太古麒麟一開口,韓洛洛和張不帥等人就被嚇哭了。

  「啪~」

  卻見李道一一巴掌拍在太古麒麟腦袋上:「跟你說了多少遍了,說話要輕聲細語。」

  太古麒麟也一臉無語,我這還不輕聲嗎?

  旁邊,蒼天也是無語:「你看看你掏出來這什麼玩意兒,那是小朋友能玩的麼?」

  韓非此刻也有些無語:「哎不是……我說請你們吃飯,可你們這麼什麼情況?搬家呢啊?」

  只聽蒼天笑道:「師弟,我們這群人,總得有個落腳的地兒啊!再說人多湊一起熱鬧些不是?這次來,我們就擱這兒安家了。」

  說完,蒼天就招呼眾人道:「哎,大家先別站著了,各自先去找個地盤吧?」

  韓非:「……」

  樂人狂和張玄玉他們,也都紛紛看向韓非,心說這些不朽,跑咱這兒來住,你之前也沒說啊!

  只聽洛小白這時開口:「諸位前輩隱居此地也好,人多也熱鬧。不過,不日間將會有幾十萬普通人入住於此,各位前輩的確應該擇一處良地才是。」

  韓非聞言,心說聰明還是洛小白聰明。自己本想直接給他們約法三章來著,可一旦普通人住進來,那不需要韓非說,他們想隱居好,那就得極大地約束自己,也就用不著自己跟他們約法三章了。

  只是,眾不朽何等人物,洛小白話一出口,就知道洛小白的意思了。

  卻聽有人哈哈一笑:「無妨無妨,我們是來隱居了,又不是來打架的。大伙兒回頭把各自的實力都給封印一下……」

  韓非笑道:「那就這麼著吧!現在也別去找地盤了,開席吧!」

  「來來來……開席……」

  番外,我就隨便造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