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像他考量到這層,宿半微反倒突兀想起之前許瑤帶過的一句話——

  「等等,許瑤,你之前說現在感受到氣運很不穩定,現在應該還是平靜階段,怎麼會不穩定?」

  當時沒來得及深思,許瑤也沒有正面回應,現在一回想就有了疑點。

  被喚名字的女子嘴裡含著靈水,當即抬頭,待滑下喉嚨後不自主摸了摸後頸,揣測說道:「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是感受到氣運者可能情緒起伏大,或者……在生死邊緣游竄?」

  「不可能。」宿半微一口否定。

  斷完情了,情緒和生命安全都不可能有問題。

  「我也說不準……畢竟大氣運者比較罕見,也不排除細弱情緒放大反饋給我。」

  說得通。

  沉默緩緩點頭示意,褪下薄藍衫的宿半微勉強放下了心。

  *

  沒等他們有點什麼新動作,就先得到了葬情城城門封鎖的消息。

  經打聽,才知周遭妖獸再度亂狂,相比之前更為凶騰,無奈只能採取閉城之策,以限制人流,減少損害。

  而經凌序仙君此前查證所得,這次便可輕易判斷,更為強大的控妖丹之人新現了。

  「出現得這麼巧,不會是偷渡者吧?」鍾遲唰一下打開漆柄摺扇,邊扇邊猜道。

  許瑤報臂倚牆,「說不準。」

  無人關注的角落,三人在密切注意著城中心高於平地九階的祭壇。

  周鋪赭磚,平覆玄玉,掐絲獸面檀椅各列其上。

  大觀坐於檀椅上氣度非凡的男女,稍微了解下修仙諸派格局的,心裡便會有數——翹首仙派幾乎可說皆聚於此了。

  仙君一同蒞臨凡城,自當拿最為神聖之地來招待,因而祭壇上的要麼是名門正派的代表,要麼就是有頭有臉的獨士。

  像宿半微他們拿來掩飾的身份——無名散修,就只好被安排在祭壇下周。

  三人輕掃過台上諸人面孔,唯一反常的是右側前首的檀椅上,不是眾人早先篤定的凌序仙君,反倒是一襲金紋白袍的水凝仙君。

  憑藉許瑤開掛而來的遮音陣,鍾遲拿剛合的扇柄抵上下頜,好奇道:「誒,乾澤不是鶴凌序來嗎?」

  ……

  沒人理他。

  轉頭一看,一下就看到獵殺者在借不經意的打量動作,緩慢細緻地在環視在場的人,像是冷酷獵人在搜尋偷溜掉的獵物。

  近距離對上她眼底血腥殺意的冰冷和蓄勢待發的危險,他差點沒把扇子拿穩。

  乖乖,獵殺者認真起來,果然看起來就不好惹。

  心有餘悸地僵硬往反方向轉過頭,就看到也沒理會他的宿半微在眯眼遠視台下斜對面的一隅,似乎陷入了沉思。

  他也跟著眺望去。

  烏泱泱的人,各有著裝,還真看不出來她在看誰。

  正要開口,一道陌生女聲倒搶先傳了過來,「來的竟不是凌序仙君麼?我以為此番有機會能一睹其姿容呢!」

  聲音不掩濃濃的失望。

  有男聲遲疑道:「我之前聽說凌序仙君對一凡女動情,無法接任掌門一位,這謠傳說法難道是真的?」

  「怎麼可能?!凌序仙君大道光明,斷不會為一女子折道!更何況還是一介凡女!」

  拍大腿聲響亮,可見說話的人情緒有多激烈。

  弱弱聲音起,「如果呢……其實我覺得,若是我為那女,必然死都甘願了。」

  鍾遲覷了眼面色看起來還算平靜的半微,覺得這人說得不大准。

  也幸虧不大准,要不然死都甘願還得了?

  「沒有這個可能!凌序仙君定是有要事在身!」

  「其實我也覺得不可能……」

  「荒謬,任誰動情,都不會是凌序仙君,少傳些無據之言!」

  ……

  「有些人註定不能跌下,我知道。」宿半微偏離視線,對上不住偷看她的和眸男子,提唇點頭,「我很好,不必擔心我完不成任務。」

  鍾遲:……他看起來這麼不近人情嗎?

  以此看來,當真沒有人能夠接受高臨雲間的凌序仙君跌下其位。

  她,似乎做了件所有人喜聞樂見的事。

  ……

  「你看那個玄衣男子。」轉開了話題,宿半微身子不動,光嘴唇開合出聲。

  鍾遲跟著半微的眼神方向以及描述,於人群中跟著鎖定了一男子。

  素線玄衣,同色發冠將發高束,由於斜側觀望,因而可見清晰深刻的下顎骨線。

  身形高,氣度穩,即使是尚顯平庸的臉蛋,也因氣質而毫不遜色周遭比他更為靚眼的仙君們。

  收回視線,鍾遲嘶了聲,扇子無意識輕擊手掌,也陷入了兀自思索中。

  這人這般氣度不凡,絕不是能夠泯然眾人的角色,但所有的人卻下意識忽略掉了他。要不是半微專門點出來,他也根本就不會注意到。

  有疑點。

  確實,第一眼宿半微確實也沒注意到,但偏偏,他察覺到她眼風的時候極快轉來的一眼,才讓她起了個意外心思。

  白膚的玄冠仙君對上她不閃避的眼神,黑漆漆的眼珠子因距離的緣故像蒙了霧一般,秘不可窺又逼人心癢。

  站姿清正,端脊直頸的,長身玉立手垂臀邊的沉穩樣子,越看莫名越有些熟悉感。

  可明明,這臉,她從未見過。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