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褚栩。

  一個曾竭盡全力想要尋找逃離方法卻不得結果的尊貴殿下。

  從一開始他會的事情似乎就很多,對待身旁人的態度也和宮中大部分人都不一樣。

  初見是傲慢不可一世,可偽裝下的散漫和平淡才是真實。

  就像是害怕自己有一天會忘記,岑鳶鳶洋洋灑灑寫了一大堆,直到發送出去時也沒能來得及重溫一遍。

  意識逐漸飄忽,隱約間她似乎聽見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可緩緩合上的雙眼終究還是沒能再睜開。

  第71章

  熱鬧的早市場雞鴨成群,嘈雜的砍價聲在耳邊盤旋。

  岑鳶鳶穿著一身厚重的珊瑚絨睡衣跟在老太太身後,沒忍住打了個哈欠。

  「還要買多少啊?」

  前面的老太太正問價,聽見聲音後不屑回頭:「早和你說了,傷筋動骨100天,在醫院昏了那麼些時間也不好好喝湯,難怪走幾步就說累。」

  岑鳶鳶聽的耳朵起繭子,只得再重複自己原先說過不知多少次的話。

  「都和你說過多少次了?湯裡面壓根就沒什麼營養,而且還油了吧唧的。」

  「你壓根就不懂!」

  老太太見她油鹽不進,只得嘆了口氣轉身繼續去搶老母雞,準備今天再給她煲上一大碗。

  岑鳶鳶在裡頭擠的累,索性轉身去市場外邊等了。

  坐在馬路邊的石凳上,她還有些不適應的點開手機,看著最上面凌姐發來的消息。

  【手續已經辦完了,接下來打算去做什麼?】

  隨手回復了一個還不清楚,道過謝以後她的便將屏幕摁滅,朝著對面街頭看去。

  距離回來已經有兩個多星期了,在病床上睜開雙眼看見父母紅了眼眶的模樣時,她還以為這是自己做的一場夢。

  而生活一段時間後真實感越發強烈,可有時候她站在繁華的長街上竟然會覺得有些不太適應。

  剛回來的時候,她還時常夢見之前發生過的事情。

  可現在隨著時間推移,她卻發現那些記憶被逐漸淡忘,甚至有的時候連想也想不起來。

  這不是一個好的徵兆,好在還有一起穿越的夥伴,能讓她清楚那時候所遭遇的一切並不是她的幻想。

  伴隨著淡忘的同時,她心底某個始終被掩埋的情緒種子卻好像在逐漸破土而出,滋長紮根。

  褚栩……

  這個名字時常在夢中出現,可那張面容她卻似乎已經有些記不太清楚了。

  思緒放空,就在她回過神打算去市場裡頭找老太太時,卻忽然看見街對面穿過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

  「褚——」

  她的大腦瞬間宕機,毫不猶豫就要起身朝著那方向走去。

  可在病床上躺了幾個月的身體實在過於虛弱,在起身的瞬間她便感覺到眼前一片漆黑,身體不由得搖晃一下。

  「哎喲,你真是的,知道自己身體弱也不慢慢的。」

  老太太絮絮叨叨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可扶著她的手卻十分穩當。

  岑鳶鳶微微搖了頭,總算又看清楚了眼前的畫面。

  她第一時間朝著對面看去,可那道身影卻已經消失不見了,就像是她產生的錯覺一般。

  「別看了別看了,快回家去休息。」老太太拿她沒辦法,趕緊扶著她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

  岑鳶鳶迷迷糊糊的跟著回了家,被安置在沙發上以後愣是放空了好幾秒,打開手機想要將這件事情和其他人傾訴,可是卻又找不到合適的對象。

  其實在古代發生的事情她和自己交好的朋友曾經說過,可他們都覺得是夢中編撰的故事。

  每次說出帶來的嘲笑聲都太大,到後面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說了。

  還是算了……

  鬆了口氣,她將手機丟在一邊。

  心煩意問,她打算先回房間休息,可起身時卻聽見門鈴忽然響起。

  「去開門!」

  廚房內傳來老太太催促的聲音,她便轉身去開門了。

  「哪位?」

  家門打開後她朝著外面看去,卻發現門口站著的人有些奇怪。

  那人身形高大,雖然穿著一件漆黑的衝鋒衣,腦袋上也扣著帽子,但看得出來人很年輕。

  在聽見開門聲時他也沒有抬頭。

  「你好,查戶口。」

  岑鳶鳶滿臉黑線,一時間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開什麼玩笑?」

  這年頭還有上門查戶口的?

  她頓了頓,又猜到了幾個可能性。

  「你是居委會的?」

  「不是。」

  「物業?」

  「不是……」

  岑鳶鳶沉默良久:「那你要查什麼?」

  「你們是三口一家?」

  「是。」

  那人頓了頓,聲音忽然變得有些緊張,然後問:「你是單身嗎?」

  岑鳶鳶:「…………」

  她沒再回答,拽著門就要關上。

  而就在這時,外面那人總算繃不住了,一把將門抓住。

  「等等。」

  聲音有些焦急,同時也暴露了他原本的音色。

  聽見這熟悉的聲音後,岑鳶鳶瞬間一怔。

  外頭的人適時抬起頭,露出了帽檐下一張年輕俊美的臉。

  漆黑深邃的眼眸因為含笑微微彎起,其中蘊含的情緒複雜而又讓人動容。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