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鄭嘉安難得婆婆媽媽一次,追到蔣茸臥室,跟他說千萬不能沾有些東西,也千萬小心中東同學約他出去抽水煙,很多都加了料。

  蔣茸心想,我倒是有自己的上癮的東西,現在異地戀就像是戒斷反應。難受得要死,反反覆覆,沒有一刻消停。

  他再次拿出手機,發現李鳴遠給他回微信了,雖然只是個表情符號,但是也立刻安撫了他煩躁的情緒。

  原本還想把驚喜留到最後一刻,但是此時蔣茸已經忍不住了,他對著話筒發語音:哥我買了明天中午的機票,從紐約直飛的,你來機場接我吧,我一會兒截圖航班信息給你。

  李鳴遠像是有心電感應一樣,他今天一整天眼皮都在跳,先是右眼後來換成左眼。

  聽完蔣茸的語音,簡直是七八月的烈日天氣忽如其來一場夏雨。

  他興奮地抓著寢室門框連續做了十來個引體向上。

  送蔣茸去美國之後李鳴遠就去考了駕照,他這次準備自己開車去機場接人。蔣茸那輛車的鑰匙還一直放在他這裡,他都沒開過。

  國際航班很準時,甚至還提前了二十分鐘落地。蔣茸在飛機的安全指示燈熄滅之後立刻就給李鳴遠打了電話過去。他沒開視頻,髮型有點睡亂了,臉頰上還有一條側睡壓出來的印子,看起來有點滑稽。

  李鳴遠幾乎只等語音鈴聲響了一下就接了,「落地了?」

  「嗯,還沒開機艙。」

  「別急,我在出口等你。」

  「好想你啊。」

  「我也是。」

  「怎麼還沒開門!」

  蔣茸在原地輕輕跺腳,一邊打電話一邊拿行李架上的背包。周圍沒一個人有他著急。等下了飛機,在行李傳送帶那裡他又不急了。先去了衛生間洗臉、刮鬍子、弄髮型。在飛上他就敷了面膜,此刻只需要簡單再擦點護膚的就很滑嫩了。

  看到鏡子裡容光煥發的自己,蔣茸滿意的戴上耳機出去拿行李。

  這會兒行李轉盤周圍已經沒那麼多人,有一半都已經取好行李離開了。

  蔣茸推著他那個巨大的行李箱來到出口,遠遠地就看見了李鳴遠。人群里他很顯眼,穿著牛仔褲,長袖T恤,又簡單又帥氣,頭髮好像也精心用發泥抓了抓,有那麼幾根違反地心引力的翹著,帶著點凌亂美。李鳴遠看到自己男朋友從裡面現身,臉上的笑意根本壓不住。

  他本想揮一揮手,又覺得有點土,於是忍住沒做動作,只用眼神死死追著蔣茸。

  「哥!」蔣茸飛奔過去,把行李箱像保齡球一樣劃出去,然後整個人跳到李鳴遠身上,雙腿盤著他的腰,把人緊緊抱住。

  周圍側目的路人還以為他們是十年沒見的兄弟,熱情得有點戲多。

  如洪水般湧上來的思念壓住了一切念頭,李鳴遠來不起去思考周圍的人會怎麼看他,也無法分心去理會別人投來的好奇目光,他一點兒也不捨得把蔣茸從身上巴拉下來。甚至行李箱從身邊滑走也管不了了。

  蔣茸緊緊地抱了好幾分鐘,終於感覺自己活過來了,才鬆開螃蟹似的四肢從李鳴遠身上下來。

  李鳴遠去夠他行李箱,蔣茸伸手拉住他的另一隻胳臂,十指相扣,親密的靠著他肩膀,將下巴頂著他的肩窩。

  「怎麼瘦了這麼多?」李鳴遠摟了一下蔣茸的腰,感覺更細了,以前還能掐起一點肉的地方現在都不行了。

  「吃不好……還有想你……」

  「走吧,帶你吃火鍋去!」

  「不想吃火鍋了。」

  「那想吃什麼?」

  蔣茸抬頭旁若無人的在李鳴遠耳垂上咬了一口,「吃你啊!你不想嗎?」

  李鳴遠摸了摸被蔣茸咬紅的耳朵,忽然拉著他一路跑出機場,像是屁股後面有警車在追一樣。

  李鳴遠發現蔣茸是個奇怪的人。

  在打電話的時候什麼騷話都說得出口,經常說些叫人面紅耳赤的東西,讓李鳴遠在宿舍里難以自持。可等真的見了面,滾上床,他又害羞起來,叫的聲音也就比蚊子大一點兒,實在疼了也不過是用手推一推李鳴遠的腹肌,小聲的抗議,說自己「受不了了」或者「不行了」。李鳴遠有時候實在太專注投入,都沒能注意到蔣茸的反應,等他發現的時候蔣茸已經過了那個難受的勁兒,又哼哼唧唧的舒服起來。

  所以,他時常並不知道蔣茸對他的表現是個什麼評價,至少從蔣茸的反應里不太能琢磨出來。

  熟悉的房間,熟悉的大床上,蔣茸被李鳴遠死死壓住,兩個人貼得很緊,他手腳都掛在李鳴遠背上,腦袋一晃一抖的顫,時不時的還要撞到床頭。

  李鳴遠怕他累,都不捨得讓他跪在床上。

  蔣茸卻暗自嫌棄李鳴遠老套,就喜歡一個動作一直動。

  可他閉著嘴半句話也不提,實在是害怕萬一自己提了李鳴遠好奇學了花活兒,忍不住找別人實踐了,他可不就得不償失。還不如少點樂趣,多點安全感。

  原本蔣茸的國慶回國計劃包括:去看電影,買情侶座的票;去吃鐵板燒,再泡溫泉;去逛街買新衣服;去海洋世界約會;去做泰式按摩……

  現在他和李鳴遠已經在家裡待了三天四夜了,他幾乎沒能從床上下來過。

  蔣茸感覺天旋地轉,上半身和下半身仿佛不屬於同一個軀體。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