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個消息是災情已經得到控制,賑濟的錢糧均已分發下去,災民們也得到了妥善安置。

  另一個消息則讓二人十分激動——梁帝梁後均已找到了,並已經啟程回宮。

  儀潛拿著信件的手指都在顫抖,喜道:「將軍,皇上和姐姐找到了!他們一直在東州前線幫忙賑災,現在回來的路上了!」

  「是嗎?那就好,那就好!」

  葉隆十分高興,他顫巍巍地拿過信件,感嘆:「沒想到他們居然跑到東州去了,希望這次回來,莫再亂跑了!」

  葉將軍的願望是美好的,可惜現實卻是「殘酷」的。

  蕭鴻越和葉嵐回京沒多久,二人就爆發了爭吵,起因則是封后大典。

  「蕭鴻越,封后大典這種東西,浮誇,表面,就是個形式!你看看這摺子上寫的金額,太勞民傷財了,從簡吧!」

  葉嵐拿著禮部遞上來的帳冊來到養心殿,點了點上面那些重修椒房、珊瑚玉器等等費用,簡直令人瞠目結舌。

  蕭鴻越趴在奏摺堆里,頂著熬了好幾宿的黑眼圈,打了個哈欠。

  「朕許諾過你,要辦一場盛大的婚禮,轟轟烈烈地把你娶回來,朕要向全天下宣告,你是朕的女人!」

  「你可以辦,但是不能這麼浪費錢,國庫空虛,你這皇帝是想變窮光蛋啊?」

  葉嵐說著,隨手給他遞上一杯自己剛燉好的參湯,「喝了它!」

  蕭鴻越乖乖地接過參湯一飲而盡,然後道:「朕不想委屈你!前朝那些大臣整天說什麼後宮女子不得干政,我偏要辦個大的,讓他們看看你在朕心中的地位!」

  葉嵐被他這副置氣的樣子給逗笑了,道:「你要是辦了這個大典,他們可更有的說了,什麼牝雞司晨、紅顏禍水的污名都往我頭上安!」

  「他們敢!他們那些奏摺還是你給硃批的呢!說起來就生氣,儀潛居然給我留了這麼多摺子批,他這個監國大臣怎麼幹活的?」

  葉嵐用帳冊敲了敲桌子,提醒他:「哎哎,他姐姐我可在這兒呢!你離宮大半年,儀潛能幫你處理好大事就不錯了,還想累死他啊?你還是多勤勉點,把這些都批完吧!」

  蕭鴻越鼻孔出氣:「你總護著他!」

  葉嵐一臉「你奈我何」的表情:「他是我弟弟,我當然向著他!」

  「那你什麼時候能向著我啊?」蕭鴻越委屈地握住她的手,掌心摩挲,眼睛明亮如星。

  葉嵐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上朝的時候,那些大臣批評你的時候,我不都向著你麼?」

  「是啊,哪個皇后像你這樣,敢批評大臣,還敢打皇帝!」

  「打是親,罵是愛,這可是你教給我的!」

  看著葉嵐得意洋洋的表情,蕭鴻越認栽。

  他揉著腦袋,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道:「說起來,昨日大臣提起朕將近而立之年,該誕育子嗣,傳承國祚一事呢,估計等會兒上朝又要提……」

  聽到「子嗣」,葉嵐臉「騰」地一下紅了,跟被火燙似的抽出手。

  「怎麼了?」

  她咳嗽了兩聲道:「那什麼,我還有要事,你回頭下令把封后大典從簡,別忘了啊!」

  每次提到子嗣問題,葉嵐就岔開話題拒絕,蕭鴻越心裡沒底,便道:「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所以不想與我生兒育女?」

  葉嵐心想這都哪跟哪啊?她撇嘴不回答。

  蕭鴻越見狀,也起了逆反心理,哼道:「那婚禮就不從簡,朕偏要大辦!」

  「從不從簡?」

  「不從!」

  葉嵐抽了抽嘴角,指著他,一臉氣性:「好!這是你說的!」

  說完,她便跺著腳,氣呼呼地離開了養心殿。

  蕭鴻越本想起身去追,但一想到葉嵐避而不談子嗣問題,便也有點生氣。於是,他今天愣是窩在養心殿批了一天的摺子,都沒去找葉嵐同用晚飯。

  直到第二天,他見對方還是沒來找自己,便先忍不住,下了早朝直衝坤寧宮而來,連儀潛叫他議事都沒去。

  到了卻發現,坤寧宮裡空無一人。

  他拽住坤寧宮的大太監順安問:「皇后呢?」

  順安瞧了一眼他的臉色,戰戰兢兢道:「皇后娘娘說她走了,再、再也不回來了……」

  「什麼?」

  蕭鴻越幾乎要跳起來,立刻往外跑,但是跑出去兩步又折返回來。

  「她怎麼說的,昨天幹了什麼,你給我三兩句說清楚,還有她去哪兒了?」

  順安太監咽了口唾沫,便把昨天葉嵐回宮之後的行蹤都說了一遍。

  葉嵐昨日回宮後,越想越氣,這蕭鴻越之前答應自己什麼?

  說好的勤勉仁政呢,說好的當個明君呢?現在完全不聽自己話了!

  他是嫌自己命長了,非要折騰早死是吧?

  她越想越窩火,便收拾了自己的行囊,叫來順安囑咐他。

  「順安,你幫我去傳皇后懿旨,讓禮部暫停封后大典的一切布置,跟他們說就算是皇上要辦也不好使!還有,跟蕭鴻越說,我走了,再也不回來了!」

  順安雲裡霧裡,但是聽懂了要走的話,忙跪下道:「皇后娘娘,您要去哪兒?您可千萬別亂跑啊,皇上要是知道了,會殺了奴才的!」

  葉嵐強忍著火氣,解釋道:「他不會殺你的,他答應我了做個好皇帝,要是他敢動手,你就去找儀大人,他會護著你。還有,我去哪兒,你可別告訴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