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回應她,「我也愛你。」

  梁遠朝抵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又說了句對不起。

  「第一次的時候說了那些傷害你的話,欠你一句對不起。」

  薄衿初迷迷糊糊感覺無名指被套上一個圈,耳邊隱約有人在問她:「薄衿初,要不要嫁給我?」

  「嗯?」

  「我問你願不願意嫁給我,老陳找隔壁的曼姨看過黃曆了,明天是個好日子。」

  她回神了,「你在床/上跟我求婚?」

  他又重新進去,「不喜歡?」

  「喜歡,那這次可以更快一點嗎?」

  梁遠朝發現在床事方面,他真的不是她的對手,他保持姿勢不動,「那明天去領證?」

  「都聽老公的。」

  第六十二章

  民政局門口排隊的人特別多,看來今天的確是個好日子。十二月的街道冷肅,行人都變成了冷色系,只有領證的人穿的特別喜慶。

  梁遠朝和薄衿初是早上領證的第一對。

  兩人四點多就醒了,薄衿初在衣帽間走來走去,試了十幾套衣服,最後梁遠朝讓她把那件民國風大衣找出來。

  攝影師喊茄子的時候,畫面定格。他們和大年三十那天穿的一樣,只不過那時他是她的少年,她是他的女孩,現在他是她的先生,她是他的太太。

  兩人這一身穿搭十分養眼,出門前薄衿初還在感慨,幸好靈姨當時做大了些,不然他現在該穿不上了。

  工作人員不停地打量兩人,「現在的年輕人長得真是越來越正了。」

  蓋鋼印的那個阿姨問都不問,生怕他們反悔似的連忙咔一下給蓋了,把結婚證遞給薄衿初說:「小姑娘基因那麼好,一定要多生幾個寶寶啊,可別浪費了。」

  兩人牽著手在眾人歆羨的目光下往外走,薄衿初忽然問:「老陳知道你是他孫子的時候有沒有很意外?」

  「沒有。」

  「為什麼?」

  「因為你穿的這件大衣是我們家的傳家寶,老陳送給我奶奶,我奶奶送給我媽媽,我媽媽要送給你的那種。」

  兩人相視而笑,薄衿初點點頭,手指卷著他西裝外套的衣角,「原來我們這是勢均力敵的愛情啊。」

  他們像畫報里的愛情,放大看,每一幀都散發著甜蜜。

  -

  梁遠朝問她有沒有想去的地方,她說她想去醫院。

  「結婚證都還沒捂熱,你就急著要去看別的男人?」

  她解釋說:「他明天就走了。」

  「所以自己老公先晾一邊是嗎?」

  這就讓人很不爽了,最後梁遠朝把她摁在車裡親到腿軟才放她走。

  周一醫院特別忙,晏寔從手術室出來,碰到林主任。

  「小晏,你明天去阿富汗的事跟你外公說過了嗎?」

  北城人民醫院每隔兩年就會號召一批醫生加入無國界醫生的組織中,去援助那些貧窮或者戰亂的國家。晏寔之前連著申請了兩次,都被老爺子暗箱操作搞沒了,這次他打算先斬後奏。

  「沒說,他本來就不希望我當醫生,一聽我要去當無國界醫生更生氣。要是知道了估計立馬給您打電話,讓您攔著我。」

  兩人朝晏寔辦公室走去,「你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這老爺子啊最喜歡你了,你這一去他心裡肯定空落落的。既然你不說,這一聲招呼我是肯定要提前跟你家老爺子打的。不過話說回來,作為醫生我是支持你的。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無國界醫生,後來因為各種原因沒去成,遺憾了幾十年。直到前年,背著家裡在敘利亞呆了三個月,那是我成為一名醫生後最引以為傲的三個月,那種感覺就像,就像自己是一個超人,可以拯救世界的那種,哈哈。」

  林主任是醫院返聘的老醫生,談起自己年輕時的夢想,笑的像個孩子。

  晏寔說:「我這一輩子最不後悔的事情就是成為一名外科醫生。」

  薄衿初以前說過,晏寔最大的魅力就是他有魔法棒一樣的手術刀,他有起死回生的法術。

  「不過你這一去,我們醫院又要招腦外科的醫生咯。」

  趕著送報告的護士看見兩人,微微鞠躬打了個招呼,「林主任好,晏醫生好。」

  林主任對小姑娘招了招手,「你好。」

  晏寔微笑點頭。

  晏寔帶的實習生快步走過來,「晏老師,有人在辦公室等您。」

  林主任揮了揮手,「你去吧,我去查房了。」

  「嗯,您慢走。」

  告別林主任後,晏寔問:「誰來了?」

  女孩子想了幾秒,「她沒說名字,就說是您的朋友,很漂亮的一個小姐姐,反正不像病人。」

  不用想也知道是薄衿初。

  他進去的時候薄衿初正在觀賞他桌上的魚缸。

  「什麼時候來的?」晏寔把白大褂脫了掛在衣架上。

  薄衿初彈了下魚缸,兩條小金魚迅速擺尾遊動,「來了有一會兒了,原來你還喜歡養魚啊?」

  晏寔給她倒了杯溫水,給自己也倒了一杯,「一個小女孩患者送的。」

  「我們晏醫生果然有魅力,老少通吃啊。」薄衿初涎眉鄧眼地打趣他。

  男人低著頭淺笑,「有什麼用呢?」

  薄衿初看到他在寫東西,湊過去看:「你在寫什麼?」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