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

  祁封所謂的有事是找她試菜。

  「我不是跟你說我中午約了人吃飯?」薄衿初坐在一堆小碟子前面,什麼鵝肝,牛排,她完全沒有胃口。

  「我知道啊,所以生怕你吃太飽過來以後吃不下,我特地算準了時間給你打的電話。」

  薄衿初問出了所有店員心中的疑惑,「你女朋友呢?」

  「她今天有課。」

  念在他不喜歡貓還給月亮買了五箱罐頭的份上,嘗嘗吧。

  薄衿初是一個對吃很挑剔的人,旁邊的廚師被她說的感覺自己立馬要下崗了。

  試完味道後,薄衿初和祁封找了個咖啡廳,祁封給她點了杯拿鐵,「你們高中同學聚會定在什麼時候?」

  薄衿初掏出手機看了下群公告,「十一月十五。」

  「錢可可回來嗎?」祁封不知道那件事,只當是正常失去了聯繫。

  薄衿初在刷朋友圈,通訊錄多了一個新的朋友,她點進去,加她的人正好是錢可可。她忽然有些緊張,不知不覺滲出手汗,通過後一直不敢先打招呼。

  祁封敲敲桌面,「你幹嘛?一臉凝重。」

  「她在國外應該不會回來。」

  「他去哪兒留學了?」

  一看時間差不多了,薄衿初懶得跟他掰扯,「我走了。」

  祁封咖啡才喝了三口,「你著急忙慌去幹嘛啊?」

  薄衿初拎起包拿上那杯拿鐵,「去破不了產的朝今探望一下我辛勤工作的鄰居。」

  祁封花了三秒反應,是梁遠朝,他想得開始準備禮金了。

  薄衿初怕像上次一樣被前台攔住,這次提前給梁遠朝打了電話,結果無人接聽。她轉而給蘇木發微信。

  蘇木帶她去總裁辦,電梯裡就她們兩。

  「你和沈修怎麼樣了?」薄衿突兀的問。

  蘇木措手不及,紅色的數字一直往上跳,她想了又想,「不怎麼樣,他這個人太煩了。」

  「你不喜歡他?」薄衿初率直起來很可怕。

  「也不是,就是他老愛煩我,老喜歡氣我。」蘇木剛說完,電梯停在指定樓層。

  薄衿初站在門中間,回頭問蘇木:「你們公司允許辦公室戀情嗎?」

  「啊...」蘇木咽了下口水,「我也不知道啊。」

  薄衿初給她打了一劑定心丸,「梁遠朝敢不讓你們談,我手刃了他。」

  蘇木心裡狂叫,必須送小姐姐上位!什麼狗屁陳雅怡可以快點領盒飯滾蛋了。

  篤篤篤——

  「請進,」梁遠朝對著電腦看了一天,眼睛發酸,閉著眼揉按睛明穴,進來的人一直沒說話,他問:「要簽什麼?」

  「老闆那麼盡力啊,怪不得企業不會破產。」她悠然自得地靠著辦公桌。

  他差點以為自己累得產生了幻覺,「你怎麼來了?」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來實地考察一下,看看怎麼才能搞垮你的公司,讓你乖乖跟我回去見奶奶。」

  梁遠朝無奈的笑。

  薄衿初走到他椅子旁,「仰頭。」

  梁遠朝見她從包里掏出一樣東西,「你還隨身攜帶眼藥水?」

  「有備無患,」說著,她扒開他的眼皮,一邊各滴了兩滴。

  這眼藥水的清涼程度堪比風油,他聽到耳邊有人輕笑,卻怎麼也睜不開眼睛,「薄衿初,你給我滴的是什麼眼藥水?」

  「日本買的,專門抗疲勞的。」

  她笑得越歡,他越覺得裡頭有鬼,正打算抓她質問,腿上多出一份重量,同時她的唇貼上來,薄衿初主動把舌頭獻給他。視覺失靈,其他的感官被無限放大,梁遠朝摸到桌上的遙控器,關了百葉窗。

  關的及時,卻還是被陳雅怡看到了。

  她上來是為了找梁遠朝簽字,百葉窗緩緩合上,陳雅怡踩著十厘米的細高跟走了。裡面的人吻的忘乎所以,壓根沒聽見外面這帶著憤懣的蹬蹬聲。

  親了足足五分鐘,梁遠朝才勉強虛睜開眼,眼角旁還有一點殘留的液體。

  薄衿初心滿意足,替他抹去,「你這樣特別像被我□□了。」

  他說:「難道不是嗎?」

  剛才那瓶東西被他捏在手裡反覆看。

  薄衿初解釋道:「真的是眼藥水,它本來就是這種滴了要瞎掉的感覺。」

  梁遠朝聽她詭辯,「我看你不是有備無患,你是有備而來。」

  「就算是,你又能拿我怎麼樣?還不是得乖乖的關窗?」薄衿初餘光掃了眼窗,一臉得意,像只高傲的黑天鵝不帶一絲猶豫回家了。

  剩下樑遠朝單手摸著嘴角那點留存的溫熱繼續看合同。

  晚上,薄衿初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聽音樂,時不時點開錢可可的頭像看幾眼,她只有一條朋友圈,還是兩年前發的:縱使黑夜再黑,也請相信天會亮。

  薄衿初拔下耳機,盯著天花板發呆。

  這個世界亂糟糟的,很多善良的人都沒能活成他們喜歡的樣子。

  十一點的時候,錢可可發了一條信息:【你睡了嗎?】

  語氣熟稔的仿佛她們從來沒有分開過,薄衿初鼻子酸了:【還沒】

  錢可可:【你都知道了吧?】

  薄衿初:【嗯】

  她以為梁遠朝是偷偷摸摸說的。

  薄衿初:【最近怎麼樣?】

  錢可可:【挺好的】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