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護士還沒說完,晏寔一邊往外走,一邊交代薄矜初,「你先睡,餓了或者有其他事情記得按鈴。」

  「知道了,你快去吧。」

  深夜的急診室跟白天的門診無異,排隊,奔跑,喘息,啼哭......門隔絕了外面的喧鬧,薄矜初靠在病床上,拿起電話,撥給了梁遠朝。

  嘟——嘟——

  「我和祁封在一起了。」

  「你騙我。」

  「騙你我出門被車撞死。」

  「為什麼要和他在一起。」

  「因為他媽媽是律師,他爸爸很有錢,真正能救我的是他,不是你。」

  「薄矜初,有本事這輩子都別再見面,否則我一定弄死你。」

  她想起了他們最後一次對話。那時候的梁遠朝肯定難過的發瘋。

  最後一聲嘟,電話被掛斷了。他對她失望透頂了。

  薄矜初心酸脹的難受,她明明應該慶幸自己沒有一語成讖,否則她現在躺的地方不是病房而是殯儀館。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就想聽到他的聲音,薄矜初再次撥過去,這次嘟了一聲,電話被接起來了。

  對面傳來一聲干啞的「餵」?

  「睡了嗎?」

  梁遠朝走到沙發上坐下,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什麼事?」

  薄矜初不急不緩的說:「想了想我們也算是一起經歷過生死的人了,要不索性談個戀愛?」

  梁遠朝冷冰冰的回了句,「怎麼沒把你撞死?」

  對面傳來一聲輕笑,「梁遠朝,我死了,哭得最慘的肯定是你。」

  「你有臆想症?」

  「阿遠,你要不要吃點東西。」

  還有一道女聲同時響起,薄矜初聽出來了,電話那頭猝然闖入的人是陳雅怡。

  梁遠朝凝眉,他不知道陳雅怡為什麼還在公司,彼時凌晨三點多。

  陳雅怡端著吃的往他身邊走去,「怎麼還不睡,還在談工作?」

  薄矜初壓著一股無名火把電話掛了。狹小的病房裡,月光透過玻璃打在慘白的床單上,她換下病服逃離醫院,一個人魂不守舍的沿著街道往家走。

  路邊的早餐店已經開門了,老夫妻緊緊有條,一個揉麵粉,一個拌餡,準備做包子。

  路過B大獨立學院的荊山校區,南門那有幾個染著紅毛,紫毛,藍毛,手裡夾著煙,吞雲吐霧的男生正在翻牆,這生疏的操作加上殺馬特的造型一看就是大一新生。而且薄矜初斷定,他們本人絕對不如那發色張揚跋扈。

  「喂!」薄矜初掀起沉重的眼皮,瞥了一眼少年們。

  幾個人回頭,愣住。

  黃毛爆出一聲操,「好漂亮的姐姐。」

  薄矜初伸手一指,「從小西門那爬。」

  紫毛手從牆頭上拿下來,站直,「這是遇上學姐了?」

  薄矜初沒說話,三人當她默認了。

  紅毛問:「學姐大幾了?」

  薄矜初伸手,「有煙嗎?借一支。」

  黃毛忙不迭從兜里掏出煙盒遞過去,還給她點上火。

  「我畢業了。」

  「畢業多久了?」紫毛好奇。

  「五六年了吧。」

  黃毛:「靠!完全看不出來啊!」

  幾個不諳世事的少年對眼前這位皎若秋月的女人充滿了好奇。

  紅毛繼續問:「學姐現在在哪高就?」

  薄矜初煞有耐心,「A大研究所。」

  三人同時發出驚愕的質疑,「A大?」

  薄矜初揚了揚眉,掐了煙,吐出最後一口白煙,「我研究生在A大讀的。」

  三個人的表情更加錯愕,B大的獨立學院是沒有保送這一說的,對於一個本科院校極不理想的學生來說,考研最難的不是初試,而是複試,因為你要面臨的不僅是院校歧視,更是導師對你的專業能力、綜合素質的質疑。何況是國內頂尖高等院校A大,那是絕大多數人做白日夢的對象。

  三個男生肅然起敬。

  南門相對寬闊,對面巷口出了一個燒烤攤,三輪車上掛了一個白熾燈,昏黃的光暈在幽暗中顯得格外醒目。

  黃毛掏出手機,「學姐吃燒烤嗎?」

  凌晨四點的小巷口,距燒烤攤五十米遠的牆邊坐了四個人,三個模樣不正的少年蹲在地上擼著烤串,女人坐在三人中間的石頭上。

  她今晚太需要傾訴了,所以遇到三個對她充滿敬意的陌生少年,她開始講起了自己故事。

  月亮還高懸在空中,今晚繁星閃爍,明日又是晌晴。

  黃毛像個孩子,推了推薄矜初,「後來呢後來呢!」

  「後來我去了B大的學院,前兩年在林順校區,大三才搬到荊山校區。」

  「那他呢?」紅毛直接坐在地上,盯著對面的牆問。

  「他啊...他去了A大啊。」薄矜初抬頭,天上那顆最亮的星星就像是人群中的梁遠朝,引人矚目。

  「那你填志願的時候是知道會搬來北城才填的嗎?」問的是黃毛。

  薄矜初揪起一搓糙黃糙黃的頭髮,淡笑道:「我當時離開的時候就是做好了這輩子都不要再相見的打算。」

  紅毛起身,去燒烤攤老闆娘那買了四瓶水,遞給薄矜初一瓶,「他沒來找過你嗎?」

  「大二夏天,七月初,我們剛搬到荊山校區,他來過一次,我不知道他怎麼找到我的。」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