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這半山,外賣能送上來?」

  「......」

  操。沈修哭了。

  「哥,哥,您饒了我吧!」

  「兩分鐘,健身房見。」

  沈修跪在地上,手扒拉著台階扶手,一臉悲愴,「我錯了!」

  沈修的別墅里一應俱全。裝修的時候他特意打通了兩室做健身房,一半擺滿了各種健身器材,還有一半空出來,是打拳用的。

  一眾好友里,只有沈修和梁遠朝是正兒八經練過的。能陪他練幾下的只有沈修一人。

  梁遠朝的水平不用說。可沈修的跆拳道是小學五年級學的!而且只學了兩年,才到黃帶!

  他被迫跟梁遠朝切磋過一回,還是大三那年,革命友誼正濃厚,他這半山別墅正好可以入住,當時恰逢一個節假日,其他四位都回家了,宿舍里只剩他和梁遠朝。

  他記得假期第一天,梁遠朝坐了七個小時大巴去了趟B大,半夜回的宿舍,他當時正好準備出去蹦迪,見梁遠朝心情不好硬是帶上他,天亮時把人帶回了別墅。

  本想著嗨了一整晚,是時候好好休息了。

  誰知,梁遠朝問他有沒有練過跆拳道之類的運動,他隨口說了句練過。

  幾分鐘後他被梁遠朝一次次撂倒在健身房的地上,最後痛的爬不起來。

  當時的梁遠朝只練了半年的跆拳道,現在的梁遠朝,跆拳道,柔道,拳擊樣樣精通。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沈修害怕的悲劇還是重演了。

  「起來,繼續。」

  沈修躺在地上,蜷縮成一團,五官猙獰,「別了吧...」

  光透過落地窗,斜射在梁遠朝肩上,汗水順著兩鬢往下流,空氣中充斥著男人的粗喘,能看見塵粒在打旋兒。

  「今天周一,你不應該有很多會要開嗎?」

  沈修在墊子上轉了個圈,對向梁遠朝。

  「不想開。」梁遠朝順勢坐下,方才借著武力發泄了一番,情緒略有下降。

  「因為那個漂亮姐姐?」

  酒吧那天傅欽多少說了點,沈修這八卦性子也打聽到不少,畢竟薄矜初後面的那棵大樹太明顯了,難免被人注意。

  「我和晏寔,誰厲害。」

  沈修愣了幾秒,敬畏的答道:「那自然是哥了,晏寔拋開家裡那層關係,不過就是個叮叮噹噹的江湖郎中,哪能和您比。」

  梁遠朝心一痛,「那她為什麼選擇晏寔。」

  沈修一時語塞,她又不是漂亮姐姐肚子裡的蛔蟲!

  上大學的時候同宿舍里他最小,也最鬧騰,闖禍頻率按周計。輔導員動不動就說要叫他媽來學校,沈修怵的慌,她媽典型的人,人狠話也多。梁遠朝當上學生會會長後幫他收拾了不少爛攤子,還在老師面前替他說話,得虧梁遠朝,他才能順利畢業。

  他是梁遠朝的跟屁蟲。

  梁遠朝在沈修心裡是金字塔的頂端,誰都有可能會向兒女情長這些世俗之物屈服,唯獨梁遠朝,那個一手建起朝今的男人,他覺得不會。

  沈修想過無數種他談感情的樣子,卻從沒把他和「卑微」兩個字聯繫在一起。

  晚上,梁遠朝躺在床上,腦子裡一直是沈修說的那句話,「指不定她喜歡你這件事一直沒變。晏寔只是個誤會。哥,你真的了解過她嗎?」

  十七歲的薄矜初,她狡詐,帶著目的追著他跑,卻也是真心對他好。

  說起了解,他不知道她父母的工作,也不知道她為什麼不敢把王仁成的事告訴家人。更不知道她為什麼需要那麼多錢。

  他對她好像一無所知。

  第四十三章

  一夜春光過後,兩人再無聯繫。

  六月北城入夏,出門一件短袖,不冷也不熱。

  陳伯生派薄矜初去代課。

  薄矜初夾著煙,靠在陳伯生的辦公室門口,菸灰掉在地上,陳伯生狠狠瞪了她一眼,「什麼毛病!這大清早的,年紀輕輕,老煙槍一個。」

  薄矜初不以為意,說:「幹嘛找我去代課」。

  「臨時通知我去開會,來不及調課了。」

  「路遲呢?」

  陳伯生走出來,在她頭上狠狠敲了一記,「成天路遲長路遲短的,喊師兄能要你命?」

  「人自己都不介意,您老得個什麼勁兒?」

  「他是表面不好跟你計較。」

  「行行行,下回喊他一句就是了。」

  薄矜初把煙抽完,在水池裡摁滅,去陳伯生的辦公室拿了教材,往醫學院走。

  研究所也在A大裡面,不過離教學A區有點遠,步行半個多小時。她掃了一輛共享單車,混在主幹道里的學生里,毫無違和感。

  教室在閔晨樓306。

  陳伯生的課,同學們都會提前到教室。

  薄矜初在樓下買了瓶礦泉水,上到二樓,鈴聲正好響了,她小跑上去,剛到後門就聽見裡面一片嘈雜。

  「誒,陳老頭呢?」有男生問。

  有女生說:「陳教授不是最討厭遲到了嗎?」

  「還有四分鐘,再不來就是教學事故了。」

  陳伯生一向守時,對於遲到的同學絕不姑息,在研究所也是一樣,遲到幾分鐘,按十倍時間加班,因此沒人敢遲到。

  薄矜初代替陳伯生上的是基礎生物學,階梯教室的第一排到最後一排,座無虛席。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