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薄矜初剛接手一個半吊子項目,前期團隊做了三個月,距離結果出來大概還需要兩個月,算了算兩個半月左右她才能脫身。

  晚上十一點,薄矜初從實驗室出來,脫了白大褂摘了手套和口罩換上大衣去車庫開車。

  車駛出大門,門衛大爺沒放行,薄矜初搖下車窗,大爺從門衛室出來。

  「小薄,宋沉那小子托我給你的。」隔著紙袋都能聞到香味的糖炒栗子。

  上回她嚷嚷著要吃栗子被這小子聽見了,算他有良心。

  「謝謝叔,我先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車滑出大學路,等紅燈的時候薄矜初給祁封發了個信息:【在路上了,候著。】

  發完信息抬頭看了眼,紅燈還剩三十秒,她切到另一個對話框:【栗子收到了,周三有篇論文記得準時上交。】

  祁封還在飛機上,沒回。

  宋沉回得快,【我千里迢迢去買栗子就是為了收買您的,我跟教授請了假,周一去看女朋友,周二回來。】

  這小子他媽什麼時候有的女朋友!

  【我管你去幹嘛,既然要交到我手上,就得按時。十斤栗子也不管用。】

  宋沉發了個跪地求饒的表情包。

  薄矜初直接無視。忙著談戀愛?這事沒得商量,她自己還沒談著對象呢。屠狗的都得死。

  也不知道今天是個什麼日子,深更半夜去機場的人頗多。本來一個小時的車程,硬是開了一個半小時才進去。

  *

  北城國際機場。

  祁封推著兩個30寸的大行李箱,箱子上還摞了兩個大旅行包,這小子一身正裝,打扮的人模狗樣。

  四月的北城花開的愈發艷俏,溫度卻絲毫沒有上升的趨勢。

  薄矜初剛從車上下來,就看見祁封那個傻逼圍著行李箱蹦躂。

  「再跺土地公要蹦出來了。」

  祁封一聽聲就知道是她,「誰知道你會遲到那麼久?我等了十五分鐘了以為你耍我呢。你要再不來我就打車走了,剛才好幾個師傅沖我招手問我上不上。」

  鑰匙串在食指上,薄矜初食指轉起來,鑰匙跟著一起轉,她說:「聽這語氣,你在抱怨我?」

  「哪敢!」祁封突然張開手臂,敞開懷抱,「來,走一個。」

  薄矜初睨了他一眼,「幹嘛?」

  「嘖,你看看人家來接機的還帶花兒呢,你這空手來的,稍微擁抱一下走個形式。」

  「你準備進軍了?」

  祁愣了一瞬,「沒啊...」

  那你戲那麼多!神經病。

  將近凌晨一點,她站著做了一天實驗腰酸背痛,還開了那麼久的車過來,她就是不困也快累倒了,這該死的男人自己在飛機上睡飽了,盡整些么蛾子搞她。

  她耐心耗盡,撂了句話,「你到底走不走?」

  「走走走!」該慫的時候就得慫。

  回去是祁封開的車,薄矜初一上車就把椅背調低,躺下去閉眼問他:「你回國你爸媽知道嗎?」

  「暫時不知道。」

  「你來北城幹嘛?」薄矜初昨天就想問了。他出去那麼多年很少回來,就算回來也是直接回的南城。

  「當然是看你。」

  「說點人話。」

  「真是看你。」

  看個錘子,兩人清清白白二十八年,她算個屁。

  薄矜初側頭,面向窗外,隧道里昏黃的燈光特別適合睡覺,她快睡著的時候,祁封一句話把她驚醒了。

  「我準備在這創業。」

  薄矜初擰著眉有氣無力嗯了一聲,「你不回去繼承家產了?」

  「我可不想成天被我爸盯著。」

  「有錢不就行了。」

  這些年薄矜初深諳此道,沒錢垮起來如山倒。

  「我自己能賺到錢。」

  薄矜初動了動,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沒吱聲。這操蛋的生活,有錢人賺錢,錢生錢。沒錢人賺錢,命換錢。

  開進城區,薄矜初往導航里輸了地址,「寒舍,嫌棄的話去住酒店。」

  祁封鐵了心要住她家。

  離家越近薄矜初越清醒,夜晚的北城安靜的地方怕爬出鬼來,熱鬧的地方歌舞昇平。

  從機場回去會經過市中心的CBD,薄矜初透過玻璃看到林立的大廈上四個大字閃閃發光,「朝今集團」。

  第一次聽到朝今是在財經頻道上,那個狂之崛起的集團,令多少商界大佬聞風喪膽。

  校慶那天,薄矜初才知道原來那個高高在上的集團是梁遠朝的。

  「祁封。」薄矜初突然喚他,「當年的事,一直欠你一聲謝謝。」

  她會跟他一本正經提的,也只有王仁成入獄的那件事了。

  「這都過去多少年了還提它幹嘛。」

  薄矜初拆了片口香糖放進嘴裡,嚼了兩下,薄荷味在口腔里彌散開來,「我在校慶上見到了梁遠朝了」。

  祁封輕踩剎車,疑惑道:「他人不是在國外嗎?」

  「估計剛回來。」不然怎麼可能現在才見面。

  *

  祁封像個蛀蟲,賴在薄矜初這個米缸里不走了。

  她每天早出深夜歸,他就趴在家裡點外賣,打遊戲。

  周五薄矜初下班早,她回來的時候祁封還在睡午覺,她直接過去一腳把人踹醒,「你這樣糜爛的生活打算持續多久?」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