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怕她不信,擰開的時候故意誇張動作,讓她聽到瓶蓋連著環斷開的聲音。

  「不喝。」

  「那洗洗手吧,不然這水怪浪費的。」

  薄矜初猝然抬頭,祁封撞進她凌厲的目光中,她說:「你看到了。」

  看到了王仁成的嘴臉,看到了她不堪的樣子。

  「對不起。」

  他用不著道歉,該她謝他才對。

  *

  那天之後,祁封更加頻繁的出現在她面前,幾乎每節下課都會來找她,早餐祁奶奶做好兩人份的,祁封在樓下等她,放學到班門口接她。

  這屆高三的教導主任是個傻叉,不知道哪個筋搭錯了,說要趕超一中。別說短短几個月,就是三年,那也趕不上。高三學生被迫實行魔鬼訓練,一天八張卷子,早上六點到班,晚上十點半放學,下課除了上廁所哪都不許去,如果不配合,那就回家呆著。

  高三各個老師都像換了張臉,正言厲色。高一高二的同學不敢往高三教學區那邊靠,生怕被攆。

  梁遠朝聽到薄矜初和祁封的八卦消息是五月初,剛考完三模。

  見面的那天陽光明媚,梁遠朝去小賣部買筆,正好碰見祁封、薄矜初還有錢可可三人在小賣部買零食。

  薄矜初還是以前的樣子,手搭在錢可可的肩上,笑著說:「小可可多挑點,這頓祁老闆請客,可千萬不要手下留情。」

  祁封大手一揮,「隨便挑隨便挑。」

  買完東西,錢可可邊走邊跟薄矜初說悄悄話。

  祁封一個勁從後往前湊,「誒,我說。小爺付的帳單還不抵你們一個小秘密嗎?」

  錢可可正經搖頭,「不是小秘密,是大秘密。」

  祁封:「......那你還我!」

  薄矜初:「祁封你要點臉,送出去還收回來。」

  兩人嗆聲的時候錢可可用力戳她。

  梁遠朝站在前面的樹底,手心捏著筆,手背青筋暴起,表情和身上細碎的陽光判若雲泥。

  *

  上課鈴響後,小北門站著兩個人,周圍的雜草往上竄了,風一吹,狂向兩邊搖曳。

  上一次出現在這裡,他對她一改往日的冷漠,替她遮陽拭淚。分明是昨日溫情,卻好像過去很久,久到害怕回憶。

  「為什麼?」

  薄矜初沉默良久,回了一句最沒營養的話,「什麼為什麼?」

  「祁封。」

  只是同學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誤會。

  「他追我。」

  「你答應了?」

  「沒。」

  梁遠朝鬆了口氣。

  他想抱抱她,被推開了,「學校里別這樣,影響不好。」

  「那你放學等我。」

  「你不用晚自習嗎?」

  「我能請假。」別人不行,他可以。

  「梁遠朝,」她很久沒叫他名字了,這一聲叫的梁遠朝心一緊。

  她鼓起勇氣和他對視,「要不我們算了吧。」

  咵嚓,是玻璃盞子碎地的聲音。

  「你再說一遍。」

  「我說我們算了,當初我糾纏你就是因為我知道王仁成怕你,因為有你在他不敢對我做什麼。現在你要畢業了,他不怕了,又回到了以前。你看,其實你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梁遠朝氣得發抖,雙目猩紅,手上的一支鉛筆生生被擰斷,「所以我沒用了,要把我踹了,是這個意思嗎?」

  「是。」

  他聲音低沉沙啞,「薄矜初,我當你今天在說胡話,等你清醒了有膽再來跟我說一遍。」

  梁遠朝不記得他是怎麼回家的。

  傅欽媽媽接到梁遠朝班主任的電話時正在醫院加班,傅欽和周恆匆匆趕過去,到他家才知道他已經在床上躺了三天了,空調開到30度,門窗緊閉。

  他指關節上全是傷,應該是砸東西砸出來的,額頭滾燙,分不清是太熱還是燒的。

  三人到醫院,醫生檢查後慶幸道,如果再晚幾個小時,他真的就燒死了。

  往常寂靜又躁動的校園,近來看不出任何變化。

  沒人探究王仁成突然請假的緣由,他們高興還來不及。自然無人知曉,王仁成被梁遠朝揍進醫院躺了半個月。

  梁遠朝返校的時候,王仁成還在病房裡。

  五月接近中旬,薄矜初去了高三。

  上完廁所回來的陳雅怡瞪了她一眼,「你來幹嘛?」

  「找他。」

  「一定要毀了他你才甘心嗎?」

  薄矜初沒理她,往教室里看。

  陳雅怡砰的關上後門,「他去辦公室了。」

  梁遠朝在班主任的桌前填完一張表,班主任痛心疾首,「你想清楚了嗎?」

  「嗯。」

  「確定不後悔?」

  「不會。」

  「校長不一定會同意。」

  「您簽字就好了。」

  班主任還是不忍心簽下自己的名字,「就算要這樣的結果,過程也不是非得這樣,其實可以...唉,算了。一周時間吧,一周後你如果還是這個決定,我立馬簽字。」

  辦公室的門從裡面打開,他出來朝她走去,「什麼時候來的?」

  「半分鐘前。」

  「喝牛奶嗎?」

  飲料機在高三教學樓西側,梁遠朝投了幣,彎腰取牛奶的時候聽見她說:「我和祁封在一起了。」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