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薄矜初嘴裡念念有詞,「算還有幾天放假。」

  梁遠朝問;「期末考試都準備好了?」

  「當然!」她停頓,「...還沒有。」

  街頭有個穿橘色環衛服的阿姨推著垃圾箱走過,箱底的軲轆壓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發出乾澀的摩擦聲。

  「唉——」

  梁遠朝接過風卷過來的一片殘葉,「要放假了你不應該很開心嗎?嘆什麼氣。」

  她耷拉著腦袋,「可是放假後你就一個人了啊,平時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學校,還有同學陪著。」

  梁遠朝腳步生鈍,他嘴角微揚,聲音緩緩流出:「那你有什麼好的解決方案嗎?」

  其實梁遠朝沒想那麼多,以前放假,不是和傅欽、周恆打球,就是在家看書,時間過的比想像中快得多。

  小半截路過去,她時不時瞥一眼梁遠朝。

  梁遠朝看她欲言又止,「你想說什麼?」

  她盤桓在前面的話題,「我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案。」

  少年挑眉,「嗯?」

  周五的時候,主席會和老師一起參加會議,總結一周的情況。每逢周五,梁遠朝就會穿的特別正式。白襯衫加領帶,像日本動漫里走出來的少年。

  梁遠朝太高了,薄矜初想和他說悄悄話一點都不方便,她看中那條領帶快一天了。

  少年感受到力量的拉扯,沒有抵抗,反而順著她彎腰,領帶纏在少女乾淨細嫩的掌心。

  她跟他咬耳朵,「你做我男朋友,我就可以帶你回家過年了。」

  樹欲靜,風不止,空氣凝結,眼神中透著悄無聲息的曖昧。

  薄矜初像被審訊的犯人,梁遠朝的一絲一毫都牽動她的神經。

  他低沉一笑,食指點在她腦門上,拉開距離,義正言辭道:「學生會主席不能帶頭早戀。」

  此後多年,薄矜初還能回想起當時的心情:

  腳蹬滑雪板,手持滑雪杖,寒風吹在臉上,陽光在白雪皚皚下閃耀無比,本以為是極限挑戰的刺激感,誰知因身後突如襲來的一場雪崩,變得慌忙緊張,失落無比。

  「你這個主席果真不是一般的稱職。」薄矜初調侃了幾句,心裡腹誹:先前還張口閉口親啊吻啊的,渣男!

  兩人一起上下學後,來回的時間比原先延長了一倍。她走在前面,梁遠朝緊隨其後。

  幾條街外小販的叫賣聲一陣接一陣,「馬季子鍋啊,好洽的季子鍋——」(賣雞蛋餅啦,好吃的雞蛋餅)

  「儂洽季子鍋伐?」(你吃雞蛋餅嗎?)從她嘴裡冒出來的方言像一塊紅糖糍粑,軟軟糯糯,還是甜的。

  她回頭望他,那雙眸子晶亮,燦若繁星。

  梁遠朝愣了一瞬,強壓下那股想摘星的欲望,「不吃。」

  「嘖!」薄矜初不滿,「你不會說方言嗎?」

  梁遠朝說方言的時候少之又少。

  「會。」

  「那我用方言問你,你就應該用方言回答我。」

  路過下一棵行道樹,梁遠朝把殘葉丟在樹根旁,落葉該歸根。

  兩人途徑一家小麵館,店門只有房間門那麼大,飯桌是露天的,擺在店門口。乍一眼看去,麻雀雖小,好在五臟俱全。

  此時沒什麼客人,老闆娘站在裡頭燒水,幾個七八歲的小學生在店門口玩耍,為首的是一個小女生,扎著利落的高馬尾,手上拿著一根細竹條。

  小女生在店門邊的牆上寫了幾個英文,「豆豆過來,跟我學英語。」

  「好。」

  叫豆豆的是個雙馬尾的小姑娘,比馬尾辮小女生矮了半個頭,乖俏的很。

  馬尾辮小女生有模有樣的拿竹條指著字,眼神比她的年齡多透著幾分沉穩與無畏,「古德貓寧。」

  豆豆跟讀,「古德毛寧。」

  小女生的英文念的還不錯,就是尾音有一股濃重的中式後鼻音,讓人聽了想笑,卻又不禁覺得可愛。

  「哈嘍。」

  「哈嘍。」

  隔壁包子鋪走出來一個男生,看著比她們大幾歲,定睛看著前面兩個女孩子。

  小女生停下,轉過頭道:「你也過來跟我讀英語。」

  男生靜看了小女生幾秒,掉頭走了。

  「喂!」

  竹條被丟棄在地上,女生追上去,張手攔在他前面,「為什麼不跟我讀英語?「

  男生沒說話。

  「我問你話呢?你是啞巴嗎?豆豆都跟我讀,你為什麼不跟我讀!」

  這劇情還挺有意思,薄矜初索性停下來看看,想知道男生到底會不會跟她讀。她看的專注,沒注意到耳側有道陰影。

  男生繞過小女生往前走,被她一把拽回來,「今天你必須跟我讀!」

  男生被拖到那塊「黑板」前面。

  細竹條被重新拾起,重重的的敲在「黑板」上,「古德貓寧!」

  男生眼裡透著不符合年紀的煩躁,他拒不開口。

  「古!德!貓!寧!」

  男生還是不讀。

  豆豆站在後面,小聲勸說:「你讀一下吧,不難的,甜甜教的很好的。」

  男生板著臉,瞪了她一眼,豆豆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而甜甜,人不如其名,男生把她惹毛了,她提手招呼過去,細竹條落在男生的手臂上。

  豆豆嚇得尖叫,被男生看了一眼,立馬捂上嘴。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