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時日不勝從前,一大清早小北門那就聚了一堆人,從實驗樓頂向下望,梁遠朝和一個女生被人群包圍。

  「誒誒誒,別擠我,媽的,別擠老子!」

  被罵的男生不理會,頭一個勁的往人群中探,嘴裡嘟囔,「這大型表白現場,壯觀啊!」

  女生手裡捧著一束黑玫瑰,對面的男生滿臉不耐。

  人群中的嘈雜聲散去,女生施施然開口,「梁遠朝,送你的。」

  十九朵厄瓜多的黑玫瑰。

  花語是:我為惡魔,且只唯你所有。十九朵代表永遠。

  女生眉眼輕佻,示意他接過去。男生神色清冷,眉頭微蹙,立在原地不為所動。

  女生好賴也是個班花,還是家裡特有錢的那種,追她的人能從班前門排到後門,感情在他眼裡就是一團空氣,還是臭的,聞者避如蛇蠍的那種。

  不知為何,周圍沒人敢起鬨,所有人都老實的待著,等梁遠朝開口。

  廣播傳出不合時宜的上課鈴,一群人扼腕嘆息,而後作鳥獸散。

  破敗的小北門,只有女生手上那束玫瑰是鮮活的,散發的黑色氣息緊緊的將兩人纏繞在一起。

  要說梁遠朝這人,毫無耐心,卻又極有耐心。

  他厭煩別人接二連三的告白,所以每次還沒等她把話說完,他拒絕的陳辭已經闡述完畢。

  可是今天居然默不作聲,害的一群人掃興而歸。

  人走光了,凝固的空氣頓時鬆散,一道嘶啞的少年音響起:「滾。」

  他不爽,那女生也不爽。

  「要我滾可以,花拿著,以後我滾的遠遠地。」

  「連人帶花一起滾。」

  女生啞然失笑,走近一步,他比她高了很多,只能拽低他的衣領,兩人才能平視。她卯足了手勁拽著那塊藍色的布料,指關節泛白,一字一句道:「梁遠朝,我根、本、不怕你。」

  女生明顯怒了。

  梁遠朝任憑她拽,語氣平平,「那你是以為我會怕你?」

  女生的警告像一記綿綿拳,打在梁遠朝的身上不痛不癢。

  好,好極了。

  她把花摔進男生懷裡,頭也不回的走了。

  接下去的一個月,關於玫瑰表白的輿論還沒發酵足,那個女生突然消失了,緊接著就有另一個消息傳出來了,她轉學了。

  起初大家猜測那女生是因為梁遠朝才走的,直到女生的朋友出來闢謠,是因為那個女生全家移民了。

  原本轟動全校的事件突然斷了後續,頓時變得索然無味,慢慢的一個又一個校園八卦冒出來,那件事很快被人拋之腦後。

  薄矜初第二次見梁遠朝是在后街的雲里巷。

  薄衿初的姑姑住在雲里巷,小巷子都一樣,與繁華毫不沾邊,卻格外熱鬧的市井小地。

  有老人,青年,小孩和煙火氣。

  她被姑姑喊出去買醬油,從小店出來經過雲里巷,恍然間好像聽到一聲悶哼,抬眼看見細細的電線上停著幾隻麻雀,薄衿初以為是自己幻聽,吹著口哨往家走。還沒走出三步遠,巷子裡的滾打聲愈漸清晰。

  有人打架。

  這回她聽清了,甚至還能分辨出是群架。

  薄衿初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晦氣。

  帆布鞋踩過凹凸不平的破水泥地,她一手提著玻璃瓶的生抽,另一隻手摁著諾基亞N73回信息。

  「起來,繼續。」

  這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

  薄衿初忽然來了興致,退回去,藏在巷口看。

  場面混亂,誰打誰都看不清楚,只是看見有個男生雙手插兜,眼神如刀,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眼前人胡亂扭作一團。

  那不是眾人皆知的梁遠朝嗎?她悄悄打開手機的攝像頭,錄了一段長達一分二十秒的鬥毆視頻。

  末了,薄衿初把醬油放在地上,手機收回兜里,做出了一個極為大膽的舉動,她笑著拍起了手,一下又一下,煞有節奏,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過去。

  前一秒還被混亂嚎叫充斥的小巷子,後一秒立馬凝聲。

  「這群架比賽真精彩,特別是這位裁判,太稱職了,一點都不擾亂選手。」

  一群人當場懵逼,還從來沒人敢諷刺梁遠朝。

  「走了,你們繼續。」她拾起地上的醬油,拐進大道。

  梁遠朝的聲音穿牆而來,「有本事站著別動。」

  她還就真不動了,轉了個身,頗有耐心的等著他來。

  梁遠朝從雲里巷走出來,薄衿初本以為他身上多少會粘上一些血腥味,卻沒料到是醫院的酒精味。開口沒了方才的狠氣。

  「視頻。」

  「什麼視頻?」她裝作若無其事。

  「剛才拍的。」

  薄矜初假裝思考,「我有把手機掏出來過嗎?」

  梁遠朝冷冷的盯著她,兩人對視,劍拔弩張。

  「沒有最好。」

  有,他也不怕。

  男生剛走,薄矜初一時興起叫住了他,「梁遠朝。」

  他轉身,「有事?」

  「要在一起嗎?」薄矜初和其他的告白者不一樣,其他人是認真,緊張還有極度害羞。而她,坦蕩不羈,甚至會讓人覺得她在玩弄他。

  梁遠朝半天沒反應。薄矜初還趕著把醬油送回去呢,轉身扯出一個得意的笑容,走了。

  不過,梁遠朝好像不記得她了。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