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彭周正了正身子,兩手從羽絨服口袋裡掏出來,擺在大腿上,像極了小學生被老師點名的危坐感,「什麼事?」

  「我想跟你換個位置。」

  「......」彭周看向同桌,這跌宕起伏的劇情,心裡突然有些發悶。

  「梁遠朝,你同意嗎?」

  彭周才和梁遠朝做了幾個月的同桌,本來打算從他那偷師學藝,結果學習方法還沒學到,連和大佬說話的機會都要失去了。

  同學眼裡的梁遠朝清冷淡漠,除去工作需要不會主動跟人說話,全班因為某件事哄堂大笑的時候,只有他嘴唇抿成一條直線。大佬還有一雙特別犀利的眼,每次被他盯著看有如芒刺在背。

  彭周是個話多的人,剛和他做同桌的時候,十分擔心自己習慣不好會被大佬弄死,後來發現這個大佬除了不喜歡搭理人,其他都還不錯,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恐怖。

  「隨便。」這是梁遠朝的回答。

  彭周和陳雅怡皆解讀為,同意。畢竟大佬不情願的事情,誰都甭想逼他就範。

  彭周唰一下轉頭,「我覺得你動了凡心?」

  這描述竟與傅欽有些相似,不過對象不同。

  梁遠朝翻開桌上的語文書,對著文章的題目說:「要你管?」

  插入書籤

  作者有話要說:

  簽約被拒了...請允許我失落一秒

  第十四章

  彭周打了個寒顫,懷著十分不舍的心情和陳雅怡換了位置,最後拿書包的時候還可憐兮兮的湊到梁遠朝面前,「主席,來年春天,我們還能做同桌嗎?」

  下個學期是最關鍵的衝刺階段,要是還有機會能和他做同桌,他一定好好取經,成為那匹矚目的黑馬。

  梁遠朝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彭周陰鬱的心情瞬間明朗起來,在新座位上盤算著春天來的時候要怎麼討好梁遠朝。

  每天給大佬帶早餐,但好像沒見梁遠朝在教室吃過早飯。

  每天送大佬回家,大佬應該不需要。

  每天給大佬倒水,這個可以有。

  每天請大佬吃零食,這也可以有。

  每周替大佬做值日,這個也可以。

  還有!幫大佬收情書!

  不對,

  替大佬阻擋追求者!

  完美。

  彭周從來沒覺得自己這般聰明。

  陸鐵功一進班就發現他前桌從女神變成了...一隻二哈。還是一隻自言自語且笑的驚悚的二哈。

  陸鐵功帶人過去,一掌壓下彭周翻到一半的書,「你坐這兒幹嘛?」

  彭周咽了口口水,「校花說要跟我換的。」

  「校...花?」陸鐵功皺眉,「你說陳雅怡?」

  「對啊。」校花除了陳雅怡,難道還有別人?

  陸鐵功往後邁了一步,哐哧,凳子被他的重量壓得喘不過氣哀嚎了一聲。

  他懶洋洋的看過去,陳雅怡正在和梁遠朝說話。

  陸鐵功的腳越過桌子下面的的杆,踹向彭周的凳子,彭周剛好坐在邊邊上,突然一股大力踹過來,人頓時滑下去,下巴重重的磕到在桌子上。

  彭周痛的眼泛淚光,捂著自己的下巴,不敢往後看。他不知道自己哪得罪那尊大佛了。

  陸鐵功捲起桌上的數學書,捅向彭周的脊背。

  彭周這才轉頭,「有...有...有事嗎?」

  怎麼他們班的凶神惡煞那麼多!

  陸鐵功朝他勾勾手指,彭周擔驚受怕的靠過去。

  「我跟你說。」

  彭周不敢不豎起耳朵聽。

  「陳雅怡頂多算個班花。」

  「啊?」

  「我說,陳雅怡就他媽頂多是個班花,聽清楚了嗎?」

  彭周懵了,非常懵,陳雅怡是校花這件事不是公認的嗎?又不是他說的,何況陳雅怡確實好看啊,又美麗又溫柔,簡直校花本花。

  不過他沒膽當著陸鐵功的面說,只敢在心裡腹誹。

  「記好了,校花是高二的薄矜初,薄矜初,聽明白了嗎?」

  薄矜初?誰啊?

  「操尼瑪,聾了?」陸鐵功拿卷著的課本拍了一下彭周的肩。

  「明白了,明白了。」

  陸鐵功彈了彈手,示意他可以滾了,彭周才轉回去,長舒一口氣。

  他太難了,哪哪都是不能得罪的爺。

  數學課講到一半,彭周忽然想起了薄矜初是何方神聖。

  就是之前陸鐵功讓梁遠朝去幫他要號碼的那個小學妹,當時梁遠朝讓他滾來著,陸鐵功記仇,後來處處挑梁遠朝的刺,兩個人愈發水火不融。

  高博睿在講台上講解析幾何,面向黑板畫圖的時候,陳雅怡遞了張紙條給梁遠朝。

  「今天挺冷的,你怎麼沒用熱水袋?」

  今天比昨天低了五度,教室像個冰屋。前面很多同學都只穿了兩件,還是薄外套,顯然不知道今天會降溫。

  但梁遠朝不一樣,他一定是個會看天氣預報的人。

  梁遠朝本來不想回她的,無奈陳雅怡一直盯著他看,老師故意咳嗽提醒,她依然我行我素。

  他提筆飛速寫了兩個字,「丟了。」

  他的左手凍的血色全無,指關節疼痛難忍。

  下課鈴響,陳雅怡先他一步出教室。

  梁遠朝剛出後門便被高博睿叫住,「梁遠朝,來我辦公室。」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