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右手邊確實是儲物間,門沒關,薄衿初走進去,和梁遠朝描述的八九不離十,木質的茶葉架上擺滿了各種瓶瓶罐罐,大部分茶葉罐的罐身處都用毛筆標註了茶葉的名稱,比如井、碧螺春等等。

  視線往上移,一眼看見了那個黑色的茶罐,只不過有兩隻,而且都沒有標註。

  薄衿初踮起腳,一手扶著架層,一手使勁往上夠,就差幾厘米死活夠不到,只好去身後搬凳子,確定自己站穩了才去拿罐子。

  視野突然開闊,不像之前那麼壓抑侷促,屋裡的一切盡收眼底。

  薄衿初拿到罐子,抬眸的瞬間,對上茶葉架頂的一雙狹長黑眸,翠綠又細長的身子盤成一圈,蛇頭動了動。

  薄衿初雙腿一軟,從凳子上翻下去,一聲悶響。她怕驚動那條午寐尚不清醒的蛇,驚嚇、疼痛全化成嗚咽壓在喉底。靜謐的儲物間裡,少女護著茶葉連滾帶爬躲到了離蛇最遠的牆角。

  原本掛在窗子上的白色粗布被風吹落,正好被薄衿初壓在了臀下。

  突然間,小腹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一陣劇痛,察覺身下在流血,她忘了例假這事。

  眼下薄衿初根本顧及不上側漏的問題,只想著怎麼逃離蛇口,疼痛和恐懼雙重加身,飽滿的額頭汗珠緊密。

  翠綠的蛇身,看的薄衿初一身冷汗,她依稀記得小學的科學老師說過,一般色彩艷麗的動物,鮮艷的外表就是它的保護色,它在警示人們遠離它。

  她離蛇約莫有七米,若是激怒了它,她不確定自己能完好無損的走出這間屋子。

  蛇儼然一副主人姿態,腦海里閃過一絲回憶,薄矜初譏諷,梁遠朝在報復她。

  呼救聲徹底憋回去。

  幸好,蛇頭調轉了方向,對著牆壁把自己纏的更緊。

  薄衿初深吸一口氣,顫巍巍的扶著牆壁起身,小心翼翼的挨著牆邊往門口走。

  觸到門框的那一刻,她像個亡命徒瘋狂往外跑,人靠在大門後劇烈喘息,方才克制的氣息在這一刻噴薄而出。冷汗黏膩的掌心牽強的抹去額間的汗珠。

  屋外的梁遠朝背對著她,彎腰在擺弄亭子下的煤爐,水壺裡的水開始小滾,梁遠朝把大柴取出來,換了小柴進去。

  爐子裡的火燃的更旺和儲物間裡的陰冷截然不同。

  薄衿初把茶罐遞過去,「是這個嗎?」話一出口,才發現自己嗓子啞了。

  她清咳幾聲,繼續道:「最上面那層,黑色的有兩罐,我隨便拿了一罐。」

  梁遠朝轉身看了她一眼,她臉色蒼白,連嘴唇都失了血色,兩眼無神耷拉著眼皮像一個病秧子。

  「放桌上。」

  梁遠朝繼續燒水,沒一會兒水沸了,他一邊倒水,一邊漫不經心的問:「怎麼那麼久才出來。」

  「沒有亂碰裡面的東西吧。」

  沒人應。

  梁遠朝水倒到一半,聽見一聲有氣無力的「嗯」。

  少年收起水壺,轉頭看見少女軟弱無力的靠在柱子上。

  他取過小茶壺,用木勺從黑罐里舀了幾勺茶葉開始沖泡。

  「梁遠朝,你還記得我翻牆那天嗎?」

  她的聲音輕到隨便一陣風就可以淹沒的地步。

  「梁遠朝,你那麼厲害一定知道那是什麼蛇吧。」

  梁遠朝手上的動作沒停,「翠青蛇。」

  蛇如其名,一樣的噁心。

  薄衿初好像站著睡著了,又好像沒有,她能感知到梁遠朝的動作。

  「茶泡好了,要來一杯嗎?」梁遠朝斟了一小杯遞過去。

  薄矜初接過,等到茶水半涼緩緩抬手抿了一口,沒什麼味道。她本身也不愛喝茶,放下茶杯後準備離開,「太熱了,我先回去了。」

  吱呀——

  院門被拉開。

  「薄矜初。」

  她回頭,少年背對著他,冷冽的聲音直穿鼓膜,「蟲茶好喝嗎?」

  蟲茶又稱蟲屎茶,喝不來的人就像吃蟲一樣噁心,比如薄矜初。光抿了一口就感覺胃裡翻江倒海。

  她跑了。

  梁遠朝把燒好的茶倒了,他本就不是抱著喝茶的目的來的。

  周恆和傅欽來的時候梁遠朝還坐在亭子裡。傅欽看到他有些吃驚,「你把人帶這裡來了?」

  周恆:「你不會真打她了吧。」

  傅欽不明所以,「為什麼要打她?」

  周恆見門都開著,問梁遠朝,「你進去過了?」

  「沒,我讓她進去拿茶葉。」

  周恆難得爆了句粗口,往裡沖,「老頭子今天把蛇留在家裡了!」

  傅欽:「......」

  梁遠朝面無表情,「我知道。」

  儲物間裡,凳子側翻在地上,牆角的粗布皺成一團。翠青蛇還盤在茶葉架頂睡覺。

  傅欽把牆角的粗布撿起來,上面有一塊深紅的血跡。

  誰也不知道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傅欽和周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梁遠朝。

  下一秒,梁遠朝大步流星的走了,留下一股冷風。

  他穿過高二教學樓去了醫務室,依舊不見人影。從醫務室出來的時候,聽到兩個女生交談。

  「王仁成對薄衿初可真是好啊,一個電話就可以曠了整個下午的課,太爽了。」

  另一個女生意味不明的笑道:「誰讓人家長得好看呢?」

  Tips:如果覺得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託啦 (>.<)

  <span>: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