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忽然響起的聲音在他耳邊一晃,他正蹲在地上,聞聲抬起頭,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賀總,真人比攝像機鏡頭裡的影像還要高挑俊朗。

  不過可惜他沒聽懂:「您說的意思是?」嗓音帶著新人的緊張,尤其面對公司總裁,地位和業務水平天差地別,更顯得他太過生澀。

  他以為賀馳不會管他,卻沒料到賀馳彎下身來,拿起了合同。

  只翻了兩遍,就把十幾頁錯亂的文件點出來了,速度快得驚人,方辭全程紅著臉,心中赧然又極佩服,此前他並不知道賀馳會德語,他在國外演講也只用中文。

  「『Dieser Vertrag』是合同的意思,公司部分元件從德國進口,合同會有中英德三種翻譯。」

  「啊……謝謝您,我剛接手工作,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方辭道,「抱歉,耽誤您時間了。」

  他能感受到賀馳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但他不敢抬頭和他對視,賀馳也沒有把合同給他,而是說:「這份合同我來審核簽字,你周一再來取吧。」

  方辭一怔,合同確實今天要發給賀馳,原本還要經過總監和總裁辦審核的,沒想到中間省去了好幾個步驟,於是再次向他道謝。

  他想,自己的頂頭上司完全不像傳言中那麼嚴肅冷酷。

  臨走時,賀馳又對他說:「不必用敬語,智雲不是國企,只講效率,如果你有業務上的問題,有權讓這裡所有人為你提供幫助,」

  「包括我在內。」方辭微微錯愕,望進他的眼睛。

  原來那麼早之前,他就告訴過自己,可以對他打開權限,不用敬語,所有的問題,有疑問,就會有回答。

  方辭從夢境中醒來,黑夜裡能聽到賀馳的呼吸聲,離他半臂距離,不近不遠,他怔怔看著那團模糊的人影,感知到自己好不容易壘築的玻璃牆在坍塌,大有消弭之勢。

  他會不會有一天喜歡上賀馳?

  這麼想著,他悄悄翻了個身,抓著被角在心裡無奈地嘆。

  會嗎?

  *

  第二天早上醒來,賀馳已經不在身邊了,屋門外斷斷續續傳來講話聲,方辭醒過來,頂著有點亂的頭髮拉開門。

  賀馳看了他一眼,繼續說話。

  方辭現在看見他臉上就發熱,完全失去自我控制能力,他隱約察覺到自己的狀態,於是揉了揉臉頰,冷水撲在臉上,好歹降了溫。

  賀馳在工作時和日常相處狀態不一樣,更冷更像個遙遙掛在天上的寒星,公事公辦的態度反而很有魅力。

  方辭後知後覺意識到,作為一個極度熱愛工作的人,昨天和自己看電影,估計已經是非常出格的事情了,他今天應該把賀馳還給工作。

  也不知道電話里在說什麼,賀馳表情有些嚴肅,掛了電話,方辭就說:「公司有事?」

  賀馳:「嗯。」

  他的話沒說完,頓了頓,才接下去:「是關於AP項目的。」

  方辭:「……」是他的智能機項目,這就和鬧鐘一樣,有個開關,命令他立刻切換到工作頻道。

  「現在聊一下可以嗎?」賀馳問。

  方辭注意到這句話問得堪稱溫柔,他一時受寵若驚,心跳又快了半拍,點了點頭。

  原來是他們的產品在申請德國紅波設計獎時出了個小問題,還在流程中,需要項目負責人來修改,這個獎項是世界上最大的產品設計獎,從日常小件單品,到科技產品外觀,都可以申請,對產品銷量有幫助。

  時間緊,兩三個小時內就要傳回去,他們沒空再找翻譯了。

  賀馳:「你來說,我來寫。」

  兩個人進了書房,賀馳打開電腦,方辭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邊,郵件上密密麻麻全是德語,看得方辭頭皮發麻。

  賀馳的德語比方辭想像中的還要好,聽說讀寫都很流暢,讓方辭驚艷了一把。

  補充信息不需要太多,兩人很快就結束了,方辭長舒一口氣,胳臂上傳來溫熱的觸感,他發現兩人小臂貼在了一起,趕快往旁邊挪了挪。

  賀馳把郵件發了出去。

  「好了。」

  方辭放鬆下來,開玩笑:「我感覺我也得學一學德語了。」

  賀馳問:「你想學?」

  方辭一怔,笑了:「嗯,工業設計德語用得機會多,等這陣忙完,我去報個課。」這算不算在領導面前立人設?你看,你下屬多努力呀。

  賀馳顯然沒意識到:「可以。」

  方辭笑容僵了僵,卻聽賀馳補充:「也可以來問我。」

  啊?方辭看向他,心臟又活了。

  他舔了下嘴唇,砰砰的心跳撞擊著鼓膜,想起夢裡的往事,再看看眼前的人,他突然湧起一股衝動來,說:「現在可以問嗎?」

  賀馳微側目光。

  方辭清了清嗓子,問:「『你好』用德語怎麼說?」

  賀馳知無不言:「Guten Tag。」

  「『祝你好運』?」

  「Viel ück。」

  「『一切順利』?」

  「Alles Gute。」

  方辭眼裡微光一閃:「『喜歡』這個詞呢?」

  「liebe。」

  賀馳語調語速毫無變化,方辭小聲重複了一遍:「liebe。」

  一秒、兩秒……第五秒,賀馳說:「發音不錯。」

  方辭呆住:「……謝謝?」

  賀馳從書架旁抽出一本英德工業產品詞典遞給他:「你可以挑著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