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低頭看了眼輕震的手機,看見了方辭發來的消息,他手上拎著龍蝦,笑容明朗,眼睛彎彎,背後是一排排貨架,不比會館包廂奢華輝煌,卻處處透著清新明亮。

  沒有推杯換盞的應酬,也沒有不得不應對的寒暄。

  他突然想回家了。

  就那麼一瞬間,回家就成了街上的路燈,在心間怦然照亮,桌上的一切都顯得霧氣朦朧,不太真實。

  他放下酒杯,平生第一次打斷了沒聊完的投資方案。

  「抱歉,家裡有事,我先失陪了。」

  眾人對話幾乎戛然而止,薛燃看了他好幾眼,神色驚異。

  賀馳不喜歡應酬,但每次有事,他還是會來,全程克制又自律,就事論事,很給這些長輩面子,從沒見過他把興致缺缺掛在臉上,甚至帶著肉眼可見的煩躁。

  「剛結婚就是不一樣啊,賀總。」薛燃旁邊的年輕人笑著說。

  賀馳:「確實不一樣。」沒想到他會這麼接話,大家又愣了。

  魏林見他起身,幫腔道:「叔伯咱們繼續吧,正事也說得差不多了,喝酒,喝酒。」

  賀馳臨走把面前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投資方案的事辛苦諸位了,今天的酒記我帳上。」

  眾人客氣了一番,看著賀馳離開。

  又過了幾分鐘,年紀大點的相約去外面透氣,只留下年輕人留在桌邊。

  魏林目送眾人走遠,捏著煙坐回了原處,在場有和薛燃熟悉的人,少不得要勸兩句,就是勸的方式讓魏林不舒服:

  「阿燃,你要真想追,等離婚了再追唄,估計要不了幾天,賀馳哪兒會談戀愛啊。」

  還有人說:「這麼久了連人都沒見著,對象肯定沒背景,不敢帶出來,過幾天就分了。」

  魏林聽不下去了:「誒,你們別在人背後亂說,要是傳到賀馳耳朵里,以後還想不想合作了?」

  「我就這麼一說,誰會多嘴。」

  魏林扔了菸蒂,冷笑:「我。」

  「……」

  「他合伙人還在這兒坐著呢。」

  *

  賀馳車開得很快,至少比平時下班要快。

  家裡果然燈火通明。

  等進了家門,卻聞到一股辛辣味道,貓咪球球蜷縮在門口,整張臉埋在屁股上,聽到響聲抬頭望他。賀馳摸了摸它的腦袋,往廚房走。

  見方辭正穿著圍裙,捧著碗吃麵,自己走到他面前都沒聽見聲。

  「在吃什麼?」

  方辭嚇了一跳,嘴裡的面咕咚一聲咽了下去。

  第10章 細節

  方辭今天晚上被嚇了好幾次,當然不只賀馳突然回來這一件事,他沒做他的那份,就問他要不要再煎塊鱈魚,賀馳卻說,可以和他吃一樣的。

  方辭跟他確認了好幾遍,才把自己鍋里的拌麵分出來給他,兩個人坐在餐桌上對著吃小龍蝦拌麵,方辭邊吃邊拿餘光偷瞄,賀馳吃得面不改色,還說他手藝不錯,方辭忍不住問:「真的可以?」

  答案是:不可以。

  賀總吃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結果吃完就開始胃疼,被辣椒一拳打倒。

  方辭想笑又強忍住,家裡沒有藥箱,就給現叫了外賣:「你把藥吃了吧,這個牌子很管用。」

  賀總勉強喝了一口,皺了皺眉。

  藥味很沖,這個方辭知道,但賀馳不能吃辣也不喜歡吃藥,卻是第一次知道。

  這樣略顯虛弱的賀馳,消除了些許距離感,忽然就從遙不可攀的總裁變成了平凡的人。

  「快點喝味道就不沖了,要不然明天沒法上班。」工作狂怎麼能允許自己不上班?這話果然對賀馳有用,他靜止了幾秒,閉上眼睛就往嘴裡灌。

  放下杯子,賀馳徑直撞進一雙笑眼,隨即一滯。

  「以後您還是吃鱈魚沙拉吧,辣椒不健康,胃受不了。」方辭說。

  賀馳悶哼了聲,問:「你喜歡吃?」

  方辭:「我爸愛吃辣椒,我從小就練出來了。」

  終於折騰完了,方辭又聽賀馳問:「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鱈魚?」

  方辭:「商助理提到的。」

  賀馳:「以後這種事不要問別人。」

  方辭看過去,賀馳說:「問我就好。」

  兩人面對面側躺在枕頭上,檯燈光線弱,賀馳的臉龐只是個朦朧的輪廓,看著比白天辦公室里的人要柔軟很多,方辭心頭也莫名跟著軟了軟:「好,記得了。」

  這一夜兵荒馬亂的過去。

  因著前一日的採購,第二天桌上食材多了豆漿和小餛飩,也有熱好的三明治,屋子裡熱氣騰騰的,賀馳胃好多了,方辭見他恢復常態放心了,好懸差點把領導撂倒。他在心裡胡思亂想,三兩口吃完飯,給球球倒貓糧。

  球球這隻布偶貓非常乖,每天按時吃飯睡覺,很黏人卻又懂事,也不知道賀馳是怎麼訓練的,算是方辭見過最聽話的貓了,而且長得還好看。

  早上他會順手檢查貓糧,適時添點小魚乾或者貓罐頭,球球兩天就習慣了這個作息,每天蹲在碗旁邊等著他投喂,今天卻沒見到貓影子。

  他留了個心眼,去貓砂瞧了瞧,見球球縮在貓砂盆邊上涕泗橫流,方辭剛要伸手抱它,它就吐在貓砂盆里了。

  又懂事又可憐。

  他趕緊抱著它找親爸:「賀總,球球好像不舒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