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唯一不同的是,這次他想往後退,沒退成,腰間被手臂摟著,他不敢亂動,大腦一片空白,聽著賀馳的心跳聲。

  他以為賀馳早上會跑步,沒想到睡得比他還死,頭髮有點亂,年紀看起來都比平時小好幾歲,距離感都弱化了。

  他探手從枕頭邊摸出來自己的手機,對著賀馳側顏拍了張照片,顏值三百六十度無死角,能當飯吃,論壇里的人怎麼說來著,他家總裁換身衣服能當明星,不明白為什麼要苦哈哈的研究技術。

  百科新聞上不缺漂亮的精修圖,不過自己拍得就是不一樣。

  正看得起勁,自家母上大人的頭像就頂上了第一位,發過來好幾張照片:【這是你齊阿姨介紹的孩子,你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見一見。】

  方辭看著屏幕上的照片,趕快發:【媽,你和爸回家啦?】

  方母回:【剛下飛機。】後面跟著兩人的自拍照。

  方辭家二老最喜歡旅遊,平時沒事就出去,方辭閃婚的事情沒敢跟父母說,打算溫水煮青蛙,想等他們回來,說自己已經談戀愛了,杜絕再介紹相親對象。

  方辭就打字出去:「媽,不用給我介紹了,我最近談了個對象。」

  方母明顯吃了一驚,飈過來電話。

  方辭用了點力氣翻身下床,往客廳跑。

  「什麼時候的事啊?」接了電話,方母發問。

  方辭:「上次相親之後,你們沒在國內,沒來得及說。」

  方母聽上去很高興,方辭屬於母胎solo,從上大學到工作一直沒對象,突然鐵樹開花,做父母的確實驚喜,閘門一開,好奇心就上來了。

  「女朋友是做什麼的?」

  方辭沉默,解釋:「媽,是男朋友。」

  「……」方母一滯。

  同性婚姻法這兩年剛出台,大家對同性之間感情接受程度慢慢提高,但老一輩還是比較傳統,得反應一陣。

  「哦,怎麼找了個男的呢?」方辭聽到父親在電話那頭嘟囔,被方母打斷了。

  電話還是方母拿著:「有照片嗎?」

  方辭當然不敢把私人照發過去,在網上找了張公關照發給方母。

  「小伙子長得還挺好看。」方母感慨道。

  方辭心想,可不是麼,好幾個人追呢,天上下紅雨落在自己手上了。

  「改天有空叫他來家裡吃飯啊。」

  方辭:「看時間吧,他……挺忙的。」暫時不敢往家帶,畢竟他們倆只是協議結婚。

  電話那頭,方母說自己從國外帶了點東西,要多分了一份出來:「給你的小朋友也帶上吧,寄到你家裡。」

  方辭被方母新發明的稱呼逗笑了:「好。」

  掛了電話,回頭看見賀馳醒了,在飲水機邊接水,剛起床衣衫不整,睡衣晃晃悠悠,就用根腰帶繫著,從背後看標準的寬肩窄腰。

  那麼老大個兒,才不是小朋友,方辭想。

  是他的大朋友。

  第9章 晚餐

  方辭把採購食材提上日程,問賀馳要不要一起去。

  「我晚上有應酬。」賀馳說。

  方辭隨口問:「和客戶嗎?」

  賀馳:「合伙人。」

  方辭差點忘記公司股東不只賀馳,也難怪他沒印象,據傳這位合伙人資金入股,不管運營,偶爾負責牽線鋪路,反而賀馳投錢不多,等同於技術入股,主管內部事務。

  「我讓小商送你。」就是那位運營助理。

  方辭說:「那辛苦他送我到附近公交站就好了,不用送到家。」

  賀馳聽出了方辭的意思,說:「他知道我們的關係。」

  方辭感到驚訝,賀馳沒和公司同事提起過自己,他已經習慣,覺得沒什麼不好,省了很多麻煩,突然公司里多了個人知道,他還有點不適應。

  紅綠燈前停下車,賀馳說:「公司里我暫時不會公開你的身份。」

  方辭對此表示無所謂:「好的。」

  賀馳默然,這次帶上了解釋的味道:「行政條例嚴禁辦公室戀愛,對你影響不好。」

  方辭沒想到這一層,仔細想想確實不太好,尤其和自己上司有瓜葛,傳到同事耳朵里難免遐想過多,變成論壇八卦的主人公,更過分的言辭也有。

  比如某人為了升職不擇手段,連臉都不要了,不分男女,都這麼罵,甚至罵男人比罵女人還過火,正常的升職都有可能被弄成「不正常」的桃色新聞。

  原來是為了這個……

  轉瞬方辭卻想,他們又沒戀愛,不算違反條例吧,好像找到了管理漏洞。

  *

  魏林下了飛機呼吸一口祖國的空氣,身心都舒展開了。

  為了逃開他爸的魔掌,他出國躲了三個月,趁著他爸飛紐西蘭,他果斷飛回來,打了個時間差。

  這也怪不到他頭上,家裡就他一根獨苗,吵著嚷著要他學管理、學技術,他又不是賀馳,沒那個腦子鑽研高科技,為祖國的未來做貢獻。

  他就會酒桌上的往來,商務做得好也不錯,他爸非說他不學無術,這點跟賀馳的父親差不多。

  魏林這次著急回來,談商務是一方面,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聽說賀馳結婚了,遠隔千里不好八卦,賀馳在微信上嘴嚴得很,半點風聲不透露,魏林心癢難耐,好奇得抓耳撓腮。

  他跟賀馳大學就混在一起,可是知道這個老同學的,別看賀馳一本正經,但他可是個實打實的顏控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