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賀馳看似隨口一問,點了點頭。

  方辭又想起自己瞎編亂造的那些,不免赧然,他輕咳了聲,解釋道:「不過剛才說的很多,都是臨時救急的話,您別介意。」

  賀馳默然。

  方辭扭頭一個勁往車窗外面看,有些話最怕返回去細品,跟喝酒斷片一樣,一時來勁,過後才嚼出點異樣,問就是臉紅。

  畢竟是當著當事人的面胡扯……

  這時,方辭聽到賀馳突然出聲,他終於勇敢地轉回了頭,聽賀馳說:

  「編得挺好。」

  方辭:「……」他乾笑一聲,視線平移,繼續飄向窗外。

  一顆心顫顫巍巍的。

  往前又走了一個路口,車開進了高檔小區,獨棟兩層小樓,視野開闊,外面還帶著一個小花園,種著玫瑰和薔薇,方辭在心裡估算了一下這個地段的價位,著實誇張。

  驚嘆過後,他緊跟在賀馳後面踏進家門。

  門口擺了兩雙拖鞋,一雙黑色一雙白色,賀馳穿了黑色那雙,他換上白色的。

  賀馳的家走工業極簡風,一塵不染,跟他這個人氣質絕配,寬敞的客廳連接開放式廚房,淺灰和白色的大理石桌面莊嚴肅穆,客廳只有沙發和投影儀,不知道的還以為走進了會議室,方辭不由想起自家的狗窩,兩相對比那叫一個慘烈。

  他習慣回家就撲倒在床上,外套一脫鞋一蹬,能癱著就癱著,等休息夠了再收拾。

  賀馳這個家乾淨得像沒住過人,他很懷疑賀馳是不是經常忙到住在公司,不常回來,或者還有另外的住處。

  正發愣,腳邊傳來「喵嗚」聲,打斷了他的思路。

  方辭低頭看見一隻漂亮的布偶貓豎著尾巴坐在他腳邊,毛茸茸像玩偶,尋常貓咪不喜歡有外人來,這隻卻不怕生,方辭驚異地摸了兩把。

  「它叫什麼名字?」

  賀馳停在過道:「球球。」

  貓如其名,圓得不行。方辭摸順手了直接把它抱了起來,另一隻手推著行李箱,小聲嘟囔:「那麼黏人?」後半句沒說出來:和主人一點都不像,賀馳給人的感覺比較高冷,不太容易接近,有種經典霸道總裁的范。

  都說寵物性格隨主人,看來是錯的。

  兩個人把行李提上二層,賀馳帶他參觀了幾個屋子,一層有客廳廚房和健身娛樂的地方,二層四間屋子,主臥之外還有書房。

  然而看到最後,方辭懵住了,他發現這個房子裡面有bug,臥室竟然只有一間主臥!那他睡哪裡?

  「這裡沒有次臥嗎?」方辭問。

  賀馳頓住腳步,問:「為什麼要有次臥?」

  方辭遲疑:「那我睡……」

  賀馳:「主臥。」

  仿佛天經地義般的語氣,方辭又心動又不敢動,主臥床很大,兩個男人肯定能睡下,但是真的不需要過渡期嗎,直接睡一張床合適嗎?

  賀馳看見他驚疑的神情,猜出個大概,就說:「我們已經結婚了,家裡如果來人,看到我們分床不太好。」

  方辭一想,這麼說也對,他們又不是室友,如果分床睡的話,活像他租了個房。

  「不過我有時候睡相不太好,偶爾作息比較亂,我覺得也許有個緩衝期會好一些。」這話說得很委婉,方辭不是個扭捏的人,但他還是希望把話說在前面,不希望兩人在生活習慣上出現矛盾。

  賀馳也想到了這一點,他說:「這個不用擔心,我的作息比較規律,你如果願意,我們可以一起調整。」

  方辭:「?」

  賀馳思索片刻,又說:「住一起也有好處,我們在同一個公司上班,下班回來,可以一起加班,如果項目進度調整,也方便溝通。」

  方辭:「……」

  天堂地獄仿佛在眼前一秒切換,天使般俊美的新婚對象,下一刻就變成了冷酷無情的上司。

  他確實不排斥加班,但絕不可能日以繼夜工作,尤其是從上司嘴裡說出來,壓力山大!

  第6章 摩擦

  晚上,方辭洗完澡先鑽進被窩,今天他在浴室呆的時間比較久,熱氣熏得頭昏腦脹,想到要和賀馳一起睡覺,各種想法如野馬在大腦里四蹄撒歡,又被一根名為「加班」的繩索套在脖子上,感到一陣窒息,這事必須要怪到賀馳頭上。

  他難道不知道睡前說工作兩字很陰間嗎?他肯定不知道,畢竟是每分鐘都計算好的總裁大人,估計除了睡覺,其餘時間都在想工作的事情吧?

  方辭揉了揉自己的腦袋瓜,不知該哭該笑,只能默念:自己選的人,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對方的習慣,現在兩人在磨合期,難免有差異,沒關係。

  他深呼吸兩遭,給自己重新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穿上睡衣坦然躺下。

  不知道是不是休息日的緣故,賀馳嘴上說著工作,實際並沒有行動,桌上的小檯燈亮起又暗滅,方辭窩在被子裡天人交戰、提心弔膽,一顆心被賀馳高高抬起,又輕輕放下,到最後竟然稀里糊塗地睡著了。

  迷濛間他似乎聽到一聲很輕的「晚安」,像羽毛一樣落在他鬢角。

  難得早早入睡,一夜好眠。

  第二天,方辭被鬧鐘吵醒了,他平常喜歡把時間往前調十五分鐘,這樣還能眯會,鬧鐘果然響了幾聲就停下了,他蹭了蹭枕頭,初冬被子裡很暖和,讓人不想起床,尤其今天溫度格外舒服,像懷抱個暖爐,喟嘆出聲,他手腳並用地纏上去,臉貼在抱枕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