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說,什麼事?八倍鏡幹掉這波,這盤咱們穩贏!」

  方辭說:「我結婚了。」

  「嘭」地一聲爆響,沈柳被冒出來的小分隊爆了頭,他罵聲餘音繞樑:「艹,你是對家派來弄我的吧?!」

  方辭:「……」前方狂轟濫炸,他不敢戀戰,緊跟著跳上車往小圈奔,在沈柳的罵聲里殘血吃雞。

  沈柳的消失在列表里,語音電話響了,方辭深吸一口氣。

  「你剛才是不是故意的,不帶你這樣哈,咱倆又不是競爭關係。」沈柳瘋狂吐槽。

  方辭停頓片刻,答:「還真不是。」

  沈柳:「……我不信。」

  方辭打開視頻,給他看了自己的結婚證,沈柳神情從「呵呵噠」「什麼鬼」變成了「臥艹」。

  「你個二缺玩真的?」沈柳瞪圓了眼睛,呼嚕兩把頭髮,「我記得上個月咱倆還喝酒慶祝單身萬歲呢,現在你這一手是大變活人?」

  方辭說:「差不多吧,閃婚。」

  沈柳:「你爸媽知道你這麼野嗎?」

  方辭:「……」

  沈柳:「這樣,你給我也變一個。」

  方辭樂了:「你想屁吃!」

  沈柳用了半小時消化這個消息,最後終於被說服了,但他還有些不可思議,兄弟趕在自己面前脫單確實不好受,說好一起單身到老,卻臨陣脫逃背叛組織,於是他代表組織審了審:

  「男的女的,多大年齡,幹什麼的,家在哪裡,有錢嗎?」

  方辭答得很順暢,賀馳的背景在婚戀市場絕對頂級,沒得挑,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想把結婚的事告訴沈柳,大概想有個人分享一下心情,無論開心喜悅還是亂七八糟。

  沈柳聽完憋了老半天憋出一句:「那……恭喜你?」

  方辭說:「……謝謝。」

  兩人沉默了一陣,沈柳說:「那個男的條件那麼好,聽你說是個事業心很強的精英啊,這種人我接觸的不多,不過能幹到這個位置,心眼子估計有八百個,你小心別被他吃定就行。」

  方辭把賀辭是自己上司的事情隱去了,撇去職場關係,他們倆簡直沒有關係,哦不對,那天晚上倒是吃得乾乾淨淨。

  「八字沒一撇呢。」方辭隨口說。

  這時,賀馳消息蹦出來,方辭連忙切換了屏幕說:「好了我先掛了,改天請你喝酒。」

  沈柳「切」了一聲:「行吧行吧,一看你這樣子就知道要去約會,掛吧。」

  方辭挑了挑眉,屏幕暗下去的瞬間,他看到自己的眼睛帶了笑意,他僵著臉硬把嘴角往下按了按。

  賀馳:【我在你家樓下。】

  臨出門,方辭又照了照鏡子,還噴了點香水。

  *

  賀馳依然打扮得一絲不苟,和工作日差不多,黑色的襯衫緊繃著肌肉,勾勒出漂亮線條,外面套了同色長款呢子大衣,精英范十足,方辭忍不住想起沈柳的話。

  被吃定……

  肯定不會,自家領導可是禁慾系典範。

  賀馳選的餐廳離方辭很近,是家法餐。法餐吃得就是一個氛圍,兩人點了套餐,因為開車的緣故沒點酒。

  「這家味道還不錯,可以嘗一嘗。」賀馳把菜單交還給服務員,用濕毛巾擦手,這麼簡單的動作都做得優雅絕倫,方辭全當賞景了。

  「你平時喜歡吃法餐嗎?」賀馳問。

  方辭說:「都行。」雖然他更喜歡吃火鍋麻小,但偶爾吃西餐也不錯,而且他看出賀馳比起中餐更喜歡吃西餐,他們上次吃義大利菜,今天吃法餐,每次都有蔬菜沙拉,少油少鹽,飲食確實相當健康。

  賀馳點了點頭。

  等菜全上完還得有一陣,方辭就問:「您今天怎麼想著出來吃?」

  賀馳沉吟片刻,說:「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方辭洗耳恭聽:「您說。」

  賀馳斟酌措辭:「家裡人發現我們分居,對我結婚這件事表示懷疑。」

  方辭愣了下,說:「結婚證是真的。」

  賀馳:「嗯。」

  他沒把話點破,方辭稍微琢磨了一下,明白過來,他們這個流程不正常,把家裡人弄蒙了。

  別人結婚至少雙方父母是知道的,從訂婚到結婚擺酒席一條,每個環節都伴隨著親戚好友見證,他們這種毫無鋪墊的閃婚,家裡人確實會跳腳。

  被懷疑也很正常。

  方辭想了個主意:「不如我們一起吃個飯?見到真人會不會好點?」

  賀馳:「我家裡情況比較複雜,一時半會見不到,我父親這個人比較強勢,不會輕易相信。」

  方辭不太懂他們家的關係:「不相信你結婚……有什麼後果嗎?」

  賀馳挑了下眉,說:「會不斷介紹他熟悉的合作夥伴的孩子給我。」

  方辭心裡警鐘長鳴,畫了個大叉,這可不行,本來領證就是為了耳根清淨,別說賀馳了,他對相親這件事也有陰影。

  「那怎麼辦?」他想不到其它方法了。

  賀馳就說:「我有個想法。」

  方辭點頭,聽賀馳繼續:「你願意搬來和我一起住嗎?」

  方辭懵了:「……啊?」

  賀馳:「我認為結婚之後,還是住在一起比較方便,畢竟結婚證有法律效應,並不是一張鎮宅符,」

  「你覺得這件事可以接受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