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因為可以共事。」林嶼看著顧生笑意很暖,仿佛身上並沒有被淋上惱人的咖啡,也沒有遇到下雨這樣的倒霉事。

  「你為什麼這麼想和我做朋友?」顧生看著他笑也不禁柔軟下來,語氣和緩道。

  「我開學前的暑假在少年美術展看過你的畫。」林嶼認真地回答道。

  「抱歉,當時人太多,我記不得你了。」顧生有些遺憾地向林嶼致歉,和所有禮貌的說辭一樣,但林嶼並不傷心。

  「沒關係。因為我很喜歡你的那張畫。」林嶼鄭重地說。

  「為什麼?」顧生聽到過太多這樣的讚美,有真心也有假意,他不太在乎地問林嶼。

  「有一種蒼涼感。」林嶼嘆息一樣道,「是一種極端冷靜的孤獨感。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給我這種感覺,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我孤零零的一個人。」

  顧生聽他說完微微抬起頭,深深地看進林嶼的眼睛。那雙眼睛透明的像落在他心湖的雨水,也像全封閉的水泥房子裡漏出的一絲風。

  顧生沒有再說,只是若有所思地轉頭看向窗外。

  林嶼本來還想繼續說,但似乎想到了什麼,只開了頭就閉上了嘴。

  顧生略帶疑惑地望向他問,「怎麼不說了。」

  「我要言之無物了。」林嶼沮喪地回答道,「我就想講點好笑的讓你開心些。」

  顧生沒有想到林嶼那些不著調的笑話是這個意思,他覺得心臟酸酸的,但卻不理解這種感覺。只好說,「對不起。之前那麼說你。」

  「沒關係。」林嶼不在意道,他見雨有變小的趨勢,就準備去打包咖啡。起身的時候,顧生看到了他狼狽的衣服,叫住他問,「衣服怎麼回事?」

  「不小心摔了一跤。」林嶼尷尬地解釋道,但他剛說完,顧生就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只穿著t恤對他說,「換這個。」

  林嶼趕忙拒絕,「不行,挺冷的。」顧生沒所謂地說,「我本來就不太怕冷,你這樣會感冒的,那邊有洗手間。」

  林嶼遲疑地接過衣服,顧生就轉身去打包咖啡了,林嶼只好去洗手間換了顧生的外套。

  顧生看著穿著大一號的衣服的林嶼,好笑地調侃他,「還挺合適。」

  林嶼知道他在打趣自己,紅著耳根無奈地拿過咖啡說,「下山吧。」

  顧生也拎著咖啡準備離開,他走之前突然靠近林嶼,把林嶼嚇了一跳,又思及顧生先前躲他,趕緊後退了幾步。哪知道顧生長腿一邁跟上來,對他命令道,「別動。」

  而後指尖在林嶼的頸間輕輕拂過,把折角的領子翻出來說,「這樣就好了。」

  說完顧生就離開林嶼,快步向山下走了。

  林嶼愣在原地良久,恍惚地用手碰了碰肌膚相觸的地方。

  露營結束一周後,美術組聚在一起開最後的會議。林嶼的匯報做的簡單清楚,作品也畫的很精美,得到了班裡的一致好評。

  小蔡的座位離顧生不過一個走道,他看著台上神采飛揚的林嶼,又看向笑笑地為他鼓掌的顧生,感到了一絲異樣。這絲異樣在上次露營時,林嶼穿著顧生的衣服下山時就出現了。

  他試探地喊住顧生說,「你別說,討人嫌這個人還蠻有想法的。」

  顧生聞言先皺起了眉,又瞥了他一眼,不重不輕地道,「不要這麼叫他。」

  「什麼?」小蔡莫名問道。

  「我說,不要這麼叫他。」顧生轉過身,眼神有些怕人,他的聲音突兀地在安靜的教室里響起。

  「我不喜歡別人這麼叫他。」顧生冷冷地說。

  第49章 12.1約定

  林嶼靠在顧生的肩膀上靜靜聽著,看著書房裡閃亮的獎盃發起了呆。顧生見他心不在焉,揉了揉他的額發問道,「怎麼沒有精神的樣子。」

  林嶼回過神來對顧生搖了搖頭說,「你說的好多細節我都不記得了,當時也沒有覺得委屈。只是回想起你上山找我的時候好開心。」他見顧生的眼神柔軟,又不好意思道,「你記憶力總是很好的。」

  「關於你的很多事,只要有提示,我都記得很清楚。說來也奇怪,我對一般的人際關係都忘的很快。」顧生想了想困惑道,「可能對你的關注比我想像的更多一些。」

  「但你得有提示。」林嶼握著顧生的手搖了搖頭,「感覺只要分開你就不太會想念我。」

  「對不起。」顧生有些沮喪,「我不擅長這樣,這是我的問題。」但他很快調整過來又期待地問林嶼,「要是你回來住,就每天都能見到了。」

  「最近還是定時聯繫吧。」林嶼想了想說,「我想等工作室安排好了再考慮同居的問題。」

  「可是我不想。」顧生握回他的手皺著眉嚴肅道,「雖然我不會想念別人,但是有你在我會安心一些。」

  「再等等。」林嶼抱住顧生笑道,「我又不會跑路。」

  顧生聞言沉默地回抱住林嶼,愈抱愈緊像是想把他揉進身體。林嶼雖然不舒服,但是並沒有推開。

  在曉山的第二日,兩人帶徐勻遊覽了曉山天文台。

  徐勻在紀念品商店挑了一塊鎳鐵隕石想要送給林嶼,但顧生意外地拿過石頭道,「給我看一下。」

  他拿著觀察了一會兒,又拍了幾張照片在手機上操作了幾下,問林嶼道,「你喜歡這個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