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如果說過生日是塵封在記憶中埋藏過深,卻被林嶼的潛意識期待著的寶物盒,那顧生就是一位他從來不敢想像的,挖掘時間的礦工。

  林嶼捧著手機遲鈍地問顧生,「你怎麼知道我明天生日的。」

  「護照。」顧生略微停頓地補充說,「明天徐勻要回老屋,阿姨和廚師應該會跟著回去,我們自己弄點吃的,晚上在家裡休息。這樣安排的話,你覺得好嗎。」

  林嶼聽說顧生要回來 ,心裡的陰霾去了不少,趕緊答應了好的,又說,「那我去買一點吃的等你。」

  顧生聞言嗯了一聲,緩和了一些方才突兀提議的尷尬。他問了一些林嶼這兩天的近況,林嶼胡亂和他聊了兩句,也沒有說顧逸審稿沒有通過的事。他想許久不見顧生,不應該讓這些自己的瑣事給他添煩。

  顧生知他假肢的康復訓練完成的不錯,說很期待看到林嶼重新擁有手臂的樣子。

  林嶼捂著手機小聲說,「那你明天早點回來,就能看到了。」

  顧生笑著應了好,要林嶼放心。

  林嶼掛下電話後輕輕嘆了一口氣,站在原地發了一小會呆。

  他太久沒有過生日了,可父母為他過生日時的溫暖還記憶猶新。

  林嶼媽媽會在他生日那天把家裡的花藝都換成新的造型,爸爸會去一家市中心的定製蛋糕店,買一種林嶼喜歡的水果蛋糕。生日當天父母都會送給林嶼一封信,母親有時候會寫詩,父親寫一些祝福的話語。

  林嶼很清楚,自己的心底是暗暗期待著明天的。他不知道第一次顧生為他過生日會有怎樣的不同。但他了解顧生最近工作的辛苦,是可以趁此機會稍作休整的。

  思及至此,林嶼生出一些熱情,便打車去採購明天要用的物什。

  他先去商場的花店買了幾隻特里昂百合花。林媽媽還在世的時候,家裡會種植這種百合,到了春天就是它綻放的好時節。母親從花盆裡採摘,去葉,最後和別的春花一起固定在圓形花器里。淺淺的水上倒影出春日的痕跡。

  林嶼很想念從土裡生長的百合花,沒有商店裡這麼香,也不會花期那樣短。

  但他不知道顧生喜不喜歡百合花,所以明明已經打包花材出店,還是轉身回去買了一束白玫瑰。

  從花店出來,林嶼又去商店買了一些顧生曾經喜歡的零食。他從貨架上拿下這些的時候感到了遲疑,他不知道過了這麼多年,顧生是不是還喜歡吃高中時會吃的這種孩子氣的食品。所以他還買了一些看起來更為妥當的新鮮水果,把零食都壓在了下面。

  最後林嶼去了那家爸爸經常購買定製蛋糕的蛋糕店。

  過生日自己買蛋糕確實看起來有些怪異,但林嶼並不指望顧生記得這些,就決定自行準備。況且顧生也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買這種小店的生日蛋糕。

  採購完一切準備打車回去的時候,林嶼突然想到工作室的裁紙刀鈍了,需要補充。可附近又沒有畫材店,他就到旁邊的便利店碰碰運氣。

  夜色完全地傾瀉下來。冷色便利店的燈箱奪目地亮著,像個城市裡的小小水族箱,為奔波其中的游魚們提供生存養分。

  林嶼忙了一天,頭腦有些昏沉,他從日常貨品架取了裁紙刀後,在結帳區花花綠綠的小盒子面前停住了。

  這些盒子讓他想起和顧生在a國親密的日子。

  想到顧生讓他臉頰發燙。

  他甚至在便利店蒼白的燈光下,想到每次做到最後前,顧生想試探又收住的手。

  林嶼迷迷糊糊地思考著,或許有些事就是需要自己主動的。

  於是他從整整一面貨架的寶險套柜子上,匆匆忙忙取下了一盒,低著頭向收銀台走去。

  第37章 8.4紙條

  生日的當天林嶼醒的很早。五點多鐘的天灰濛濛的,從小房間的窗戶望過去,像是一幅加了霧化濾鏡的放大照片。

  林嶼輾轉一會兒仍沒有睡意,便起床做了一些基本的康復練習,又把用於慶生的物件往顧生的房間放。

  搬運蛋糕和食物都進行的很順利,擺設在放映室的冰冷的矮几上添了幾分溫馨。

  林嶼簡單地布置完房間,又去解決令他頗為頭痛的花材。

  花材的主要問題在於找不到匹配的容器。顧生家的花瓶多是金屬質地,形狀為立瓶,和林嶼媽媽善用的陶土寬盤截然不同。因此林嶼也不太清楚怎麼放置花材更好。他選了兩隻相似的直筒花瓶分別插百合花,又選擇了一個球形金屬花瓶放玫瑰。

  可是在他剪枝拆葉忙了好久後,所有的瓶插造型都顯得不倫不類。

  林嶼對自己的花藝作品感到無奈。由於顧生家裡實在沒有相對樸質的花瓶,而自己也不擁有珍貴的花材,最終只能讓前衛的花瓶和俗氣的花勉強地湊合在一起。

  他觀察著委屈地擠在高瓶里的特里昂百合,思考後還是重新處理了它們。他把擁擠的花朵重新拆分,而後將盛放的一株留在了顧生的房間,把另幾株還未全開的拿去了自己的房間。

  忙完這一切天才剛剛亮透。林嶼吃過早飯就又回了顧生的工作室。

  工作室里他把自己的作品都打包好,整齊堆放在了角落。林嶼打算把這批小尺寸的畫盤給酒店,或者掛在藝術網站上低價賣掉,應該也能在找到新工作前多些儲蓄。現在他還有了假肢,看起來與常人無異,再找一份書法的工作不會是難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