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他寬大的手撫過林嶼顫慄的皮膚,又說,「那我幫你吧。」

  第31章 7.4雕塑

  林嶼被右肩短促而高頻的,電擊一樣的疼痛疼醒了。

  睜開眼的時候他大腦空白,模糊地看到牆壁上掛著一張古典聖母像,聖子的輪廓暈染開,在未明的天光中顯得又聖潔又詭異。他掙扎地坐起身,看到一旁伸著手臂熟睡的顧生,才意識到自己枕了他一晚。

  「怎麼了?」顧生按著眉弓迷迷糊糊地問,「應該還早的。」

  「沒什麼,我創口有點不舒服。」林嶼輕聲說,他準備起身去倒水的時候,顧生的手順勢摸上了他的背。

  「全是汗。」顧生眯著眼很快地從睡眠狀態醒過來,他起來的時候有些遲緩,大概是手臂被壓麻了。

  「有沒有帶止疼藥。」顧生按住林嶼坐下,示意自己去倒水。

  林嶼搖了搖頭無所謂地說,「沒關係的,它疼一疼就過去了。」

  顧生聞言臉色有些陰鬱,但還是給林嶼接來了茶水,又去浴室拿了毛巾幫他擦汗。

  林嶼並不習慣被人服侍,他從顧生手裡取過毛巾說,「我自己來就好。」

  顧生看著林嶼的創口,黑暗中隱約能看到皮膚下的筋骨活動。他輕輕上手揉了揉林嶼的右肩,林嶼瑟縮著,疑惑地望向他。

  「我們不應該來水城,太潮濕了。」顧生自我反省道。他看著林嶼頭上滾落的汗珠,好似落在心尖上,不重不輕地砸出些隱痛。

  「沒事的,這是很正常的現象,與水城無關。」林嶼很快地接話道,他一邊擦著汗水一邊對聖母像祈禱疼痛過去,他不想看到顧生露出這麼傷心的表情。

  顧生無言地披上浴衣,轉開床頭的閱讀燈,吻了吻林嶼的頭髮說,「你以前怎麼克服的。」

  「找些轉移注意力的事做。」林嶼也跟著披上了外衣,「我想去窗台看看。」他牽住顧生的手說。

  顧生任他牽著,到客廳的時看到餐單,就問林嶼有什麼想吃。林嶼看到餐單上有顧生喜歡的三明治,笑著說,「就這個吧。」

  顧生笑笑說,「別以為這樣我會點你喜歡的垃圾食品。」

  但他撥通點餐電話時,還是聽到了顧生用英語說的炸物餐名。

  林嶼的殘肢痛在吃過早飯後緩解了很多。太陽從水城的海平面升起,把水道兩旁的彩色百葉窗曬的明亮溫暖,充裕的陽光落在水面上,反射的波光很是刺眼。

  這無疑是個遊樂的好天氣。

  林嶼整理好衣著打算去水城美術館,但顧生立刻否決了這個計劃,他說,「一會兒我朋友接我們去中部古城,水城不適合繼續住。」

  林嶼感到莫名其妙,說美術館的票都訂好了,不看就走嗎。

  顧生沒有絲毫讓步的說是,而後提醒林嶼等會把行李交給侍者,在乘接駁船的渡口等他,他去一趟藝術家工作室很快就回來。

  林嶼有些不甘心地同意了顧生的決定。

  林嶼坐在接駁船渡口的長凳上發呆。今天天氣明朗,遊客也比昨天多了好幾倍。由於早晨手臂不適,林嶼沒有像平日一樣把空袖放進口袋,只是任它無力地垂落著,導致一些人發現了他肢體的殘缺。甚至有好心人士要幫他拿行李,都被林嶼一一謝絕了。

  顧生沒多久就到了渡口。他先是輕輕環住林嶼,說「久等了。」

  林嶼從顧生的懷抱縫隙中,看到幾個剛才就在打量他的青年,他們臉上流露出些微的驚訝。林嶼不好意思地推開顧生說,「這裡人多不太好。」

  顧生皺眉環顧四周,沒看出什麼異樣,但看林嶼不太願意,也沒有強迫他粘膩的必要。

  他們下了接駁船,見到了顧生來接洽的朋友。顧生開口就向對方介紹林嶼道,「這是我的男。。。」

  他話還沒說完,就立刻被林嶼搶了過去說,「我是顧生的高中同學,叫林嶼。」然後伸出左手與對方問好。

  顧生在旁邊看著這一幕,沒有多言。在之後交談也與林嶼製造出一些距離,顯得恰到好處,絲毫不逾矩。

  顧生的友人以為林嶼是顧生的下屬,就一路都在和顧生閒談,沒有把林嶼放心上。

  只有在到達古城的時候,友人才從車內後視鏡里察覺出一些異樣。他發現顧生的眼神常常有意無意地落在林嶼身上,林嶼熱了要脫衣,顧生先他一步就上手幫忙,顧生拿了茶水點心也不食用,都推給了林嶼。

  車停在古城的火車站,離景點和賓館都很近。顧生的友人下車送客的時候,拍了拍顧生的肩膀,下巴向林嶼的方向抬了抬道,「不容易。」

  顧生很快地領會又平靜的說,「不會。」林嶼聽到動靜轉過頭疑惑地看向他們,顧生笑著與友人道別說,「走了。」

  就快步跟上了拿著導覽的林嶼。

  古城的建築都保存的十分完好,置身其中好像穿越到了中世紀。

  顧生雇了馬車帶林嶼在有名的景點閒逛,馬車有一個不大的棚子,勉強能遮住過於火辣的艷陽。他們行過主街的大教堂,陽光下顯得多彩而精美。草草看過標誌性的老橋和人滿為患的主廣場,林嶼就說想去藝術學院看雕塑。

  藝術學院離的不遠,步行可達。顧生下了馬車,張開手示意要接林嶼。林嶼擋了一下說不用,就自己抓著扶手走了下來。顧生冷眼看著也沒有再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