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哥哥說我不能總用左手寫字,否則和別人不一樣,可能會被討厭,就會變得孤獨。」徐勻認真地回答。

  林嶼想顧生可能是覺得她本來就不外向,還和別人不一樣,會被另眼相看,所以才不許她用左手寫字。

  「怎麼舒服就怎麼生活,不要太在乎別人的眼光。」林嶼指指自己的袖子說:「我沒有右手,也和別人不一樣,但我也不覺得孤獨啊。」

  「那老師以前有右手嗎?」徐勻拉著他的空袖搖了搖問。

  「有的。」林嶼點點頭但神情變得有些落寞。

  「但有手臂的時候,我卻覺得孤獨。」

  第9章 2.5友誼

  徐勻還想問些什麼,卻被樓梯口的窸窣聲打斷了,顧生肘間搭著外套走來,他的發尾有些潮濕。房間裡的暖氣開的很足,當他坐到兩人旁邊時還帶著些涼風。

  「外面有些飄雪了。」顧生從家裡的阿姨手上接過一件柔軟的開衫,搭在黑色的襯衫外多了一份柔軟。「你們似乎聊的很好。」

  「勻勻告訴我,你說她不用右手寫字就會變得孤獨。」林嶼調侃道:「但我覺得不會。」

  「兩隻手都會用不是什麼壞事,你不也是這樣嗎。」顧生看見林嶼的杯子旁,茶包的標籤粘在了杯口上,遂小心地把它放了下來,然後說:「你可以試著裝機械手臂,現在仿生的做的很好。」

  林嶼看著顧生的舉動感到心軟。以前他的課本書角總會翻折一點,但顧生只要看到,就會把書拿過來都給他捋平。他想顧生雖然不知道仿生手臂對普通人來說是昂貴的開支,但在某些瑣碎的細節上卻能照顧的很周到。

  「我以後賺錢了再裝吧,那種精度高的很貴,如果買低精度的也沒有必要。」林嶼答道。

  「嗯,想要和我講,我幫你找人可以便宜一些。」顧生聞言有些遲疑,他印象里林嶼家境不至於如此,但還是沒有把疑惑問出口。

  「好的。」林嶼起身道,「勻勻上課時間到了,我們去書房。」

  徐勻點點頭跟上林嶼,又回過頭看顧生。顧生揉了揉她的腦袋說:「聽老師的話,也不要總用左手。」他不知怎的沒有再堅持,對林嶼微笑道:「我去健身室跑一會步,等一會兒見。」

  徐勻興許是和林嶼課前有了接觸,上課時話也多了一些,不再只是點頭搖頭,林嶼的課也上的順利了很多。

  由於徐勻上的雙語學校,有時候中文會跟不上,就冒英文。可剛說完就會捂住嘴,又把英文改回中文再說一遍。

  林嶼覺得有趣道:「不用改了,老師聽得懂你想說什麼。」

  徐勻撅撅嘴苦惱地說:「哥哥說兩種語言混著說不好,要我不要這樣,但我忍不住。」

  林嶼發現顧生對徐勻的一些教育嚴苛到沒有必要,他趁著課間休息問她:「你哥哥對你要求很嚴嘛?」

  徐勻搖搖頭有點像在打抱不平:「爸爸媽媽都不管我,只有哥哥管的。」

  林嶼想起顧生說的父母離異,猜想這個孩子可能並非顧生的親生妹妹。

  「那你也聽哥哥的換回右手寫字吧。」林嶼哄著她道。

  徐勻皺了皺眉又不再說話,但後半堂課還是都用右手完成了課程。

  上完課,兩人回到客廳的路上剛巧遇到洗完澡樣貌清爽的顧生,他戴著一副銀邊的方框眼鏡,穿著一件松垮的白色長袖t恤,看起來年輕了許多,很像以前自己上課時回頭找他說小話的時候。

  「你今天精神些,有點像以前。」顧生手插著口袋,跟在林嶼身後低下頭笑道:「剛見到你在畫廊的時候,感覺有點陰鬱。」

  林嶼不好意思地縮縮肩膀,和顧生拉開了一點距離,顧生對他總是少了一點邊界感,讓林嶼時而竊喜時而苦惱。

  「我一直都這樣的。」林嶼抓抓頭道,他看顧生按開了客廳的一盞古董落地燈,彩色玻璃四散的光暈在牆上鋪展開,像一副美麗的畫。不禁感嘆道:「你家的風格和畫廊里真的完全不一樣。」

  「這間房裡的很多家具是我奶奶的。」顧生語氣變得柔軟起來,他指著客廳的四張條屏道:「這是我奶奶的作品,她是一位畫家。」

  林嶼走進看了看,畫上的梅竹相錯排布,構圖留白的面積很大,右上角提了「凌寒獨自開」一句小詩。用筆蒼勁幹練,有一種孤高豪放的氣度。

  「你奶奶應該是個很有氣質的人。」林嶼讚賞道。

  顧生笑著說:「她年輕時的畫就被說不似女子,她還諷刺地問別人什麼樣的畫像女子畫的。」顧生頓了頓道:「我父母相處並不融洽,我算是奶奶帶大的。她去世後,家具我悉數保存了,都在這間房子裡。」

  林嶼不禁四顧,果真家裝幾乎都是上世紀的風格。木材尚好的家具有種平和的溫潤感,金屬的擺飾在造型上誇張跳躍。整體看來古樸里透出一點先鋒,好似山水園林里放著前衛的桌椅。

  「真可惜,沒有見過你奶奶。她一定是個很有趣的人。」林嶼遺憾地感嘆道。

  「當時我也想請你來我家,那時候奶奶還在,她聽我說起過你,還看過你的畫,說你有天賦。」

  顧生嘆了口氣又說:「其實在我們冷戰的那幾天,我父親娶了現在的阿姨,當時我年起氣盛,負氣出國了,也不知道你後來出的事。你說是不是幼稚的可笑?」顧生自嘲地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