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嶼想起顧生高中時詢問他開並展時也是這個語氣,誠懇又帶一些強制的意味,就像有魔法一般,他被誘惑過很多次,每一次都心甘情願的上了鉤。

  「我做不到。」

  林嶼聽到自己的聲音輕輕地落在空曠的辦公室里,他想這也是他人生第一次拒絕顧生的邀約。

  第7章 2.3花火

  「不用立刻給我答案。」顧生似乎意料到了他的拒絕,從容地把林嶼的畫捲起來,把海報一起放進了他的箱子。「這個展覽計劃在五個月後,你有充分的思考時間。」他想拍拍林嶼的肩膀,但想到剛才他躲開的動作,又收回了手。

  「我真的不想畫畫,事故之後就沒有再畫了。」林嶼不安地回答。

  「你車禍後有沒有做心理疏導?」顧生擔憂地問,他拿了一盒茶包,給兩人倒水。林嶼發現茶包仍然是高中時顧生常喝的品牌。他那時經常在教室泡茶,這種花茶又特別香,導致林嶼聞到這個味道就恍惚間回到高中下課時,和顧生偷閒聊天的時光。

  「好像諮詢過,但。。。」林嶼並不太想回憶事故後的經歷,那也是他人生最難的日子。「當時麻煩太多了,好像也沒什麼用。」

  「抱歉。」顧生內疚地抿了抿嘴又說:「那時候我家裡也出事,沒有照顧到你。如果你不介意,過幾天給你約我的心理醫生,有心結的話還是解開比較好。」

  「是因為希望我畫畫嗎?」林嶼頗感為難,語氣也算不上好。

  顧生對他的抱怨有些驚訝,他把熱茶遞給林嶼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再看到你,總感覺比以前憂鬱了一些。」他猶豫地說:「我只是想你快樂點,以前你畫畫的時候總是很開心的。」

  林嶼意識到自己的冒犯,但他既不想見心理醫生也不想畫畫,只能支支吾吾地回答謝謝。

  「不要謝我,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和以前一樣。」顧生眼神柔和,唇角揚成一個禮貌的弧度。他高中時也總流露出這個表情,有些少年老成的意味。而現在則顯得更加可靠和溫柔。「你不要考慮太多,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就說,我就一直在這裡。」

  陽光透過落地窗漫過灰白的牆壁,落在顧生淺色的瞳孔里,顯得莊重又認真。林嶼這時候才覺得顧生是真的和記憶里不一樣了,他現在可以給出的東西很多,需要的也不再是自己以前給的起的小禮物以及無關痛癢的關心,又或許顧生從來沒有需要過那些,只是自己附會的覺得他需要。

  「我可以在畫廊里轉轉嗎?」林嶼意識到自己看對方太久,有些不好意思,趕緊轉移話題道。

  「我陪你。」顧生起身道。

  他們乘電梯下了樓,顧生在林嶼旁邊講著畫廊代理的藝術家的創作背景,以及一些合作時的趣聞,林嶼也樂於和他討論,有的藝術家他們從高中開始關注,以前還只是小有名氣,而現在已經炙手可熱了。

  「感覺回到了高中的時候。」顧生感嘆道:「我們對畫總有相似的看法,很神奇不是嗎。」

  林嶼點點頭說:「是,好像只是幾天沒見一樣。」說完他又感到現實的差距,只能笑著搖了搖頭:「要是當時我不拿你鋼筆就好了。」

  「你到底為什麼拿我的筆呢。」顧生看著一幅畫喃喃自語,語氣也不似問句,他若有所思地說:「如果不是你喜歡我,林嶼,我真的想不出理由。」他口吻平靜,像是在敘述今天有個好天氣。

  「我。。。」林嶼聞言內心好似被撞擊,一些壓抑很久的情緒炸開了,就像眼前的畫裡鮮艷的紅色一樣熱烈耀眼。他偷偷看向顧生,顧生也看向他,在明亮的畫面前顧生有種說不出的攻擊感,他覺得顧生似乎想要什麼答案,但是自己並沒有給出。

  「開個玩笑,你可能就是想要吧,隨便你了。」顧生笑笑轉移了話題,又恢復了平時沉著的表情,「不提這個,晚上你還來教徐勻寫字嗎?」

  「我。。。來的。」林嶼遲疑地答道。現在他只有這一份工作了,下個月房租還要漲價,他現在不能面對失業的危機。

  「好,那我們晚上見。」顧生點點頭,示意他去下一副畫作,林嶼卻停在了剛才那幅紅色作品前。

  「這幅畫。。。我們是不是見過?」他反覆查看確認著,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眼前一亮,雀躍地對顧生說:「是以前中央大廈的美術館舉辦過的『邊界』!那個要提前預約,我進不去,你後來帶我進去的展覽。」

  「真厲害,記得這麼清楚。」顧生也笑著說,「你當時說這幅畫像是心臟被切開綻放成了花火。我很喜歡這個比喻,後來把這個感想告訴了藝術家本人,他說那是他見到一生所愛的第一眼時創作的。」

  他頓了頓對林嶼眨眨眼又道:「你是也有過這樣的感覺嗎?」

  林嶼看著顧生眉眼彎彎的模樣,想起第一眼見到他時那種心臟劇烈的悸動,就好似血紅色的巨浪撲涌而來,是一種鋪天蓋地的愛意。

  「有過的。」他卻看似平靜地說。

  第8章 2.4孤獨

  「是嘛。」顧生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林嶼,並沒有追問下去,只說:「我好像就很難有這種很衝動的情感。」

  「你對朱訊沒有過嗎?」林嶼揶揄道。

  「朱訊是。。。」顧生皺了一下眉頭,仔細回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道:「你說朱律師的兒子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