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五日後

  東海之濱。

  「李相夷真的不會來了麼?」

  「這李相夷不會是怕了吧?」

  「與笛飛聲之約,李相夷再怎麼也會來吧?」

  李相夷不見了,

  李蓮花不見了,

  方多病足足找了五日,可李蓮花就如人間蒸發般,只牽走了一匹小馬,一套外衣,一張五十兩的銀票……

  在方多病將關河夢請來後,

  李蓮花就不見了,

  方多病翻開食譜,裡面竟然是相夷太劍的劍譜……李蓮花,將蓮花樓,狐狸精,相夷太劍都交給他了。

  只能希望,他李相夷能在這次與笛飛聲的東海之約,如約前來。

  「方多病,他會來麼?」海邊聚集了許多人,有人問方多病。

  畢竟,他最了解李蓮花了。

  李相夷當然是一諾千金的,一定會來。

  可若是李蓮花,就不好說了……

  方多病也不知道……

  但他好像明白了,李蓮花要做李蓮花而不是李相夷的原因。

  眾人都在海灘等了許久。

  李相夷還是沒有來。

  直到,

  一個漁民急匆匆地趕來,「哪個是方多病?」

  「我是!」方多病疑惑著。

  「有人讓我今日來給你送一封信。」

  送信?

  ……

  ……

  「…………李相夷……絕。」

  李相夷死了?

  一陣馬蹄聲傳來,

  一個女子一襲紫衣,帶著一柄劍,駕馬而來。

  「李蓮花呢?」

  溫華央從彭州趕來,一刻不敢停歇。卻得知李蓮花不見了,又匆匆趕來東海。

  方多病眼神空洞著,像被人抽離了靈魂,

  「李蓮花……李蓮花說,他死了……」

  「怎麼可能?」溫華央跳下馬,手中是她剛剛尋到的忘川花根……

  「怎麼……可能……李相夷怎麼可能會死……」肖紫衿眼中充滿不可置信,「我前幾日才見到他的……他竟是去死了。」

  「什麼?你說什麼?你見過李蓮花?」方多病上前逼問。

  「前幾日……我不知道,天,我還逼他……」

  「是你逼他去死?」溫華央抽出劍,架到了肖紫衿脖子上

  她明明,已經尋到了治李蓮花的方法,只差……一點。

  來時她就想過,不論如何,一定解了李蓮花的毒。

  眾人皆驚,「溫姑娘,別衝動!」雲彼求勸道。

  溫華央看著眾人,又看向雲彼丘。

  「是他救了你……是李相夷救了你,李相夷原諒了你們所有人!你們卻不肯留他一條生路!」溫華央提著劍,恨不能一劍結果了肖紫衿。

  雲彼丘不再說話。

  眾人沉默。

  溫華央看著肖紫衿,心中湧起怒意。

  「李蓮花從來沒有想過和你爭喬婉娩,你怎麼就非要逼死他呢!」

  肖紫衿沒有回答,只覺得肩上的劍又緊了一分。

  「你逼死李蓮花,我就要殺了你……」溫華央紅著眼睛,透出殺氣,是方多病從未見過的樣子。

  「不可!表姐!」方多病見溫華央的樣子,如同要將肖紫衿碎屍萬段

  正欲上前阻攔,卻被一道劍氣逼了回來。

  「別去,你攔不住她。」不知何時笛飛聲已經來到了方多病身邊。

  東海之約,李相夷終是失約了,也是,他早不是李相夷了,只是李蓮花……

  方多病回過頭,「阿飛。」

  「現在就是我去也很難攔下來,方多病,她現在又怒又悲,沒人攔得住。」

  只見,

  溫華央手中一把領風劍,徑直就刺向了肖紫衿,肖紫衿急忙抽出破軍劍擋住。

  「她瘋了!」肖紫衿朝眾人喊道。

  卻沒人敢攔。

  肖紫衿只能用破軍反擊,溫華央又從袖內抽出了軟劍,緊緊纏住了破軍劍。

  「你……」

  還未等肖紫衿反應過來,那把江湖上聞風喪膽,當今正道代表,傳聞中有破軍之勢的破軍劍,就碎了一地……

  溫華央絲毫沒有猶豫地一劍刺向了肖紫衿胸口……

  「表姐!這是……這是李蓮花讓我交給你的。」方多病突然想到,李蓮花交給他的木匣。

  扔向溫華央,溫華央打開,

  是自己抵給他的簪子,上次留下的信,還有……一支蓮花簪……

  溫華央再也忍不住,失聲哭了出來。

  一張紙飄了出來

  ——

  「冷靜……」

  是李蓮花瀟瀟灑灑的兩個字……

  李蓮花,你又放過他……

  溫華央看著肖紫衿,胸口插著一把劍,吐出一大口血來,盯著溫華央,似乎等著溫華央殺了他。

  只要溫華央再往裡刺一分,肖紫衿便沒命了,溫華央抓著劍,看了一眼周圍不敢言語的眾人,方才只一道劍氣,那些人便接近不了溫華央……

  所以,殺了他麼。

  她想殺了他麼?當然想,恨不能馬上將劍推入他的心臟……可是……

  溫華央將劍拔了出來,看著喘著氣的肖紫衿,手中的劍如一道影子,在肖紫衿身上劃關過,看不清究竟如何……

  「你……」肖紫衿倒在地上。

  「最後賜你一劍逍遙!」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