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地上那人卻朝著溫容狠狠瞪了一眼,「你敢背叛尊上?」

  「尊你個頭啊……」溫華央手中用力,那人脖子就被壓出血來。

  溫容趕緊上前,「我會和尊上解釋的。」

  溫華央見此,便鬆開了劍,那人便慌忙逃了。

  只有李蓮花楞了楞,盯著溫華央手中的劍,心中有了想法

  「你改了你的劍道?」

  溫華央被突然一問,五年間的練習時光在腦子裡閃過。

  習劍之人,一生只一個劍道,若是最初練什麼劍道,就必須終身如此。至少,從未有人改過劍道,亦或是說,無人能改。

  如天命註定般,一但入了劍道,便再難改變。但溫華央知道,不是改不了,只是代價太大了 。

  但這是她的執念……

  溫容滿眼驚訝,剛剛自己沒有發現,現在再想,方才溫華央的那半招,已經看不見半點她從前的影子。

  逆天命,改劍道,棄前功,受噬骨

  溫容抓著溫華央的手,「那你可知擅該劍道,你要放棄先前的功力,受功法反噬的!你之前的劍意多深刻,反噬在你身上的就多狠烈!」

  溫華央卻是淡然一笑「早都過去了,現在還不是好好的?」

  她若不改,那便要受天命束縛,就無法連成真正的「步步逍遙」,也就要耗上個十年,二十年,或是三十年才能成為天下第一了,那如何去做她想做的事情……

  李蓮花卻是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盯著溫華央,眼裡意味不明。

  窗外雨漸停,溫華央抓起斗篷 ,拉著溫容就準備離開。

  走到門口,回頭看了一眼李蓮花。

  「我們先走了。」

  「你放心,笛飛聲的人不會再來找你。」

  溫容已經向玉城那邊傳了信,笛飛聲自己還在金鴛盟,自是不能千里迢迢來抓一個根本無用之人。

  李蓮花本想挽留,伸出手想再說些什麼,但還是靜靜看著溫華央和溫容跨上馬背。

  在雲霧繚繞的林子裡,溫華央駕馬而去的背影,一如十年前那個匆匆掠過,蒙他一身灰的樣子。

  李蓮花也一如當時,只是站在原地,手中緊緊攥著什麼……

  那樣被功法反噬的痛,自然難熬。

  但那是溫華央的選擇。

  林子裡

  溫華央駕著馬,飛馳林中。

  溫容也緊跟其後

  「慢點吧,這麼快做什麼?」

  溫華央沒有說話,只是想著方才李蓮花看著她的眼神,落荒而逃似的。

  許久之後,在一處長滿野草的荒地前,

  溫容駕著馬漸漸慢下來,溫華央也停下來,回頭看去。

  「剛剛路上我看到金鴛盟的信號了,我得回去了。」溫容吞吞吐吐地說。

  溫華央不解,「為何一定要回去?我以為你方才是唬那人的,跟我一起去方寸山如何?」

  她已經想好了,到了北境雲州之後,如果方寸山要留她,她便和姐姐一起留在塵肖派。如果只是為一些別的事情,那她處理完之後就和姐姐一起雲遊九州,也可以找一處地方安定下來,又或者……去找李蓮花。

  總之,她要一直和姐姐在一起,絕對不能再分開了!

  「不行的……」溫容聲音越來越小,「我本不想告訴你的,不然你又得擔心的,我……我被角麗譙下了披肝瀝膽,每月都會發作,我必須得回去。」溫容從馬上下來

  溫華央跳下馬背:「什麼?」

  溫容低下頭,「不過你不用擔心我的,被下了這個的又不止我一個,金鴛盟會定期發解藥的,無礙,無礙……」

  溫華央緊緊地抱住她,「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離開金鴛盟的……」

  望著溫華央離開的背影,溫容默默嘆了口氣。

  突然,背後傳來一陣腳步聲。

  不知是何人,溫容只覺得這聲音都是冷冷的,叫人渾身發顫。

  「看了你們還真是姐妹情深。」笛飛聲走到溫容面前,她只能僵在原地。

  「你想怎樣?」溫容深吸一口氣。

  不知為何,溫容對笛飛聲總是不由得害怕,即使這十年間她發現笛飛聲並非傳聞中那般可怖。

  笛飛聲往前走了一步,溫容面前就被一個高大的影子罩起來。

  「我不會對你妹妹怎樣的。你放心,我一直覺得她很有天賦,這次再見到,想不到已經有這麼大長進了。」笛飛聲向溫華央離開的方向看去,「下次如果有機會交手我會探探她的武力。」

  「你……」溫容正要開口,笛飛聲卻接著說起來,「我來只是想問問你。」

  「什麼。」溫容撇過頭。

  「你說角麗譙給你下的是披肝瀝膽?」

  「嗯,如何?你們金鴛盟不就是愛用這些手段嗎?對我這種不是一片真心為你們效力之人就下毒下蠱。」溫容語氣厭惡。

  「我只是想說我們金鴛盟是不會下披肝瀝膽的,至少我管理的金鴛盟不會。」笛飛聲突然嗤笑一聲,「至於角麗譙那個女人,我會好好調查。」

  溫容不願了解金鴛盟內部的糾紛,隨口應了一聲。

  笛飛聲又補上一句,「你繼續盯著李蓮花,解藥的事我會想辦法。」之後轉身離開。

  溫容不是很明白,這十年間都是角麗譙掌管金鴛盟,笛飛聲不信任她也是自然的。那李蓮花不就是一個江湖游醫嗎,笛飛聲為何一直關注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