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言罷,溫華央手中的軟劍便直刺上前,劍氣逼人,此時正是上午,劍身在陽光下閃著光。

  肖紫衿沒想到她竟這麼直接,也只好應對,卻發現這溫華央劍劍逼人,鋒利無比,絲毫不像剛剛台上比試時緩緩而出的樣子。

  既然她要認真對待,那說明肖紫衿也不是輕易能贏的。

  肖紫衿的破軍反轉一圈,劍氣一震,便破開軟劍的糾纏。剛剛鬆了口氣,那溫華央卻又腳下如踩雲般,逼得他節節後退……他只得用內力加持。

  一旁的雲彼丘有些驚訝,溫華央剛才的一步「這是方寸山那個無名弟子的劍法,一步逍遙?」

  「你怎知道?」石水反問,「你又沒出過百川院,這一步逍遙是這幾年剛剛出現的……」

  雲彼丘啞住了,頓了一下「去年的《天下劍》有提到……」

  石水放過了他,沒再追問。

  卻見台上,肖紫衿蓄力一擊,溫華央卻扭轉劍鋒,側面一劍……頓時劍氣散開,兩把劍都被彈開了。

  破軍劍被彈到地上,深深插入地板,那把軟劍也飛了出去,卻被溫華央躍步接住。

  這樣看,像是溫華央贏了,但她知道

  二人都沒有贏了對方……

  「你這習的什麼劍法,竟能退我破軍之勢?」肖紫衿有些不敢相信。

  「逍遙劍 。」

  溫華央滿眼遺憾「再過半年,我能贏你!」言罷,便離開了百川院。

  心中略有懊悔,軟劍對破軍,確實有些不占上風了,若是方才用領風,說不定已經贏了……

  但,若是李相夷,一樣軟劍吻頸使得不比少師差……說到底還是自己不夠。

  他日定要贏那把破軍!

  什麼破軍,破銅爛鐵罷了!

  第20章 把李蓮花吃個乾淨

  ◎李蓮花在雲州受欺負被趕到城外◎

  出了百川院,溫華央發覺自己竟不知可以去何處。

  自己本想去百川院尋個幫助,可那百川院分明就是一群自詡清高之輩。把行俠仗義,匡正江湖的名頭掛在那裡,卻不問江湖不平之事。個個躲在百川院的議事堂里,招募那些有意闖蕩江湖的年輕人來替他們查案。

  師父曾提起過這百川院,感嘆四顧門也算是延續下來了。李蓮花也建議溫華央去找找百川院。就連那路邊的小孩,都在念叨百川院。

  人人都以為百川院如同四顧門。

  溫華央想到這,心中堵得慌。

  只怕師父他老人家久居方寸山,就以為這百川院和四顧門是一樣的,卻不知沒了李相夷,剩下的那群人又怎麼在意江湖安危。

  可是李蓮花他……

  「唉,也是可憐,」溫華央想到李蓮花,「他這樣身無長處的普通人,只怕也將希望寄予這所謂的江湖刑堂百川院了。」

  真是叫人寒心。

  溫華央如今已經對百川院失望了。她孤身走在林間的小道上,累了就靠在一旁的石頭上歇會。

  想到三年前,自己也如今日一樣迷茫……

  這三年她武藝精進後,就四處打聽姐姐的消息。原以為李蓮花這種四處雲遊行醫之人應該見過,只是……

  「這天下之大,我也一定會尋遍各個角落。姐姐,等我……」溫華央站起身。

  既然自己今日已經在眾人面前露了身份,接下來的路,恐怕就沒那麼好走了。

  溫華央來到一家客棧,店主人見她隨身帶著兩柄好劍,眼睛一亮。

  這客棧修在林中的官道旁,來往都是些英雄俠客。武林中人向來出手闊綽,這店家也因此賺了不少。況且也只有正道之人會走這種官道,那些陰險暗流都只走小路。

  溫華央進店時已經只剩下一桌空位了,這店內還有不少皇城司的人,想來也是安全的。

  「客官來點什麼菜,好酒也是不缺的!」

  溫華央將自己的劍放到桌上,「隨便幾個小菜就好,酒的話要一盞醉,有沒有?」溫華央嘗慣了方寸山底下的雲州酒,開口卻說快了,這裡可不是雲州,自己來此也是為了百川院,哪裡會有一盞醉呢?溫華央正要改口。

  「客官來巧了,這一盞醉雖是雲州特產,前幾日有商隊從雲州來,小店特進了一盞醉。」店小二笑著記下來。

  溫華央一人坐在桌前,只點了幾碟小菜,一壺酒。

  這店家沒說謊,確是一盞醉,只是嘗不出什麼味道。

  溫華央輕笑一聲,

  自己也是第二次來揚州了,上一次還是同家人一起,雖匆匆兩日就趕回了蘇州,但那時的心境,與如今卻是不同了……

  溫華央一人品著酒。

  店內的客人都各自談論著,有人自道是從雲州來的,跟著那商隊一起。

  「你們可知雲州有一怪人,」那人說得認真,「這人不知從何出現,他不住客棧,在雲州城裡也無院子,卻日日在街頭賣藥看病。」

  溫華央聽著,覺得說的這人有些熟悉。

  那人接著說,「我有一次去城郊樹林邊采野菜,才發現他是住在一座樓里。你們可知那是怎樣一座樓?」

  眾人皆聽他繪聲繪色地說著,「哎呀,那樓還有輪子嘞,前面幾匹馬,就能拉著走呢!」

  「不過他夜裡總咳嗽,還哼哼唧唧的,城郊住的那些城門小販都不喜他,幾家一起將他趕到林子裡面去了。」這人說著搖搖頭,「這人也傻,每日背著藥箱行好幾里路進城開攤子。他在林子裡也住了好幾日了,卻不知道那林子裡有許多野獸,兇猛得很,怕是馬上要遭殃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