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塵肖派的信件分為幾等,白綢為門下弟子間的日常信件,紅綢為加密的重要信件,而藍綢則是掌門朴塵道長專用的……

  取下紙條,只見上面寫著兩個字——

  「速回」

  字跡潦草,莫不是師父他老人家生氣了?

  溫華央收下紙條,就把信鴿扔了出去。

  轉身坐了下來,看著李蓮花一臉不情願地喝下了藥湯,又立即吃了顆糖。

  溫華央忽作壞笑,「你這就喝了,不怕我下毒?」

  李蓮花卻沒有什麼反應,「我所中之毒,乃毒中之王,大克小,其他的什么小毒 ,已經對我無效了……」

  「……」

  「再者,這溫家後人,我還是信得過的,你也不想砸了百年前逍遙劍仙溫止行的牌子不是?」

  李蓮花抬眼,對著溫華央歪了歪頭。

  「你知道逍遙劍仙?那……你可認得我這柄劍?」溫華央克制著激動,將一直用布袋包裹背在背上的劍抽出……劍身亮的發白,劍鋒更是鋒芒畢露……

  「領風劍,當年溫劍仙的佩劍,曾以『一劍青山開』而聞名江湖。」李蓮花不緊不慢地說道。

  「你果然是個深藏不露的,對江湖之事這麼了解!」

  李蓮花無奈地擺擺手,「這很多人知道的,都說了聞名江湖,雖是百年前,但多少有人知道啊,又不是秘聞……」

  溫華央又失望地將劍收了起來。

  是啊,認識領風劍的人不少,這幾年,她只用軟劍喚日,從不敢在人面前使出領風,就怕被人認出她是那個僥倖逃脫的溫家小女……

  溫華央看著面前的李蓮花,果真是個老江湖了,若是問他關於姐姐的,也許他知道點什麼……

  「李蓮花,你推著這個樓多久了?」

  「三年」

  「那你可曾見過一個使軟劍的,和你年歲相仿的女子,那劍就是和我這把很像的姊妹劍……」

  溫華央說著將袖內的軟劍給李蓮花看。

  「嗯,不曾見過。」

  唉,問他又問得出什麼呢。

  也罷。

  溫華央有些失落落的。

  ……

  「李蓮花,我要走了。」

  溫華央開始收拾東西,這些溫補的方子,也留些下來吧,下次見面,不知道這傢伙還活不活著……

  李蓮花將那些又收了起來,塞到溫華央手中。

  「留給我也無用。」

  「你怎知無用,別下次見面就死了。」溫華央說話從不客氣。

  說著,就給李蓮花點了穴。

  李蓮花想動卻動不了了。

  「你這是做什麼?」

  溫華央卻沒有回應,只是從自己心口逼出一抹靈氣,默默往他體內注入一股力量。

  「這是我溫家保命的護心絲,我將它給你,關鍵時刻可保你性命,至少毒不攻心,還能有一線生機。」

  然後解開穴位,

  李蓮花才活動活動,有些驚訝道:

  「你給我作什麼,那你呢?這可是溫家世代相傳的寶物,你家就剩你了。」

  「閉嘴吧,我家還有個姐姐,只是暫未尋到罷了,不然我問你醒月劍做什麼。再說了,本姑娘也用不上,我可不會讓自己受傷。」

  溫華央說著,就提起桌上的包裹,卻還是留下了幾張補藥方子,然後就出門牽走自己的馬。

  又留下一句,「若真到了那日,你來找我,我救你。」

  言罷,

  少女駕馬離去。

  李蓮花在後面看著她的身影,才覺三年前那個一匹快馬匆匆掠過的背影就是溫華央。

  世上千般變化,原來又回到原處,只是早不同當初心境了……

  就像一月前他還執著地去贖回門主令牌,攢了三年的錢,一月後卻有些懊悔換了這麼個死物件。

  早不是李相夷了吧?

  李蓮花要這令牌何用呢?

  第18章 江湖刑堂百川院

  ◎百川院考核,溫華央奪冠◎

  半年後

  江湖刑堂百川院。

  來往江湖俠客不絕,門口站著幾個神色肅然,衣著規範的百川院弟子守門。

  門前的茶水攤子坐滿了江湖人士,更多的是鮮衣少年,手持玉劍,滿目江湖嚮往。

  雖然四顧門已經不在了,可還留下了個江湖刑堂百川院,主管江湖大小事務,伸張正義,也算是繼承了當年四顧門的正道之做派……

  自兩年前,百川院開始在江湖上招收心懷正義的正道人士,只要通過了考核,便可入百川院,成為百川院刑探,查江湖奇案,解決各自江湖糾紛。

  今日,就是百川院弟子招募比試的日子,所以格外多對江湖充滿嚮往的少年人來此,就為能成為刑探……

  人群中,一個白紗蒙面的女子,背著一柄用布袋裹著的劍,默默地聽著周圍人滔滔不絕的談論。

  卻只是細細地觀摩著手中的茶杯,好像一切都與她無關。

  是與她無關,只是……

  半年前那晚,她匆匆趕回方寸山。

  一刻不敢怠慢就立即向師父復命,卻被告知她從此不再是塵肖派弟子。

  是師父略帶遺憾的聲音:

  「並非為師不要你了,但你不該留在這山上了……三年前為師收下你,確是因為你是個天生的習武之才,但也是為了替溫家保住住血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