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蓮花指了指鎮子外面的方向,「溫姑娘,我家就在前面不遠了。」

  溫華央朝那邊望去,卻只看見了草叢裡一隻騾子在吃草。

  「你家?不住鎮上啊?」溫華央說著又望了望,那騾子背後,好像有一棟房子……

  「不住鎮上啊,我沒有固定住所,只有一棟可以隨意走動的蓮花樓。」李蓮花平靜地開口。

  溫華央隨他走過去,竟然是一座由四匹牲畜拉著的樓,雖然看上去像是拼湊而出的,但卻有精美的祥雲和蓮花雕紋……

  第15章 一步逍遙

  ◎溫華央向李蓮花展示一步逍遙劍法◎

  溫華央抬頭望去,這樓上掛著個牌子,上面寫著「蓮花樓」三個大字,和她之前看到的藥方的字跡是一樣的,字跡瀟灑不羈……

  「溫姑娘,請進吧!」

  溫華央發愣之間,李蓮花已經在門口招手。

  溫華央有些遲疑地走了進去,這是棟二層小樓,雖然是木板拼接而成,還有幾處突兀的修補痕跡,屋內卻收拾得乾乾淨淨,各種雜物也擺放得井井有條……

  溫華央坐在屋內一方小破木桌前,李蓮花就挽起衣袖,在旁邊的一座破舊藥櫃裡翻找,還舉著一根蠟燭,好像看不清似的。

  年紀輕輕,眼睛就不好使了。

  過了一會,李蓮花才找到那幾株不醉花,然後放到了溫華央面前 。

  「溫姑娘,這就是不醉花了。」

  「哦,好。」溫華央趕忙從荷包里拿出五兩銀子,遞到李蓮花面前,「李蓮花,五兩了啊,不多不少……」

  「拿到手便改口叫李蓮花了,方才還是神醫……」

  李蓮花嘟囔著將那五兩銀子收入囊中,

  又攢了五兩!

  「你一個人住這啊?」溫華央環顧了一下這間蓮花樓,打理的倒是很好。「沒有家人嗎?」

  李蓮花聞言,眼底卻掠過一絲難過。

  家人?

  自幼便流落街頭

  師兄死在了金鴛盟手裡

  佛彼白石沒有人在這三年裡來找過自己

  就連他的阿娩,也沒來尋過他

  他哪裡還有家人呢?

  一想到四顧門的人,李蓮花腦子裡便浮現出當初剛剛從普度寺出來,無處可去的日子,那時他甚至恨過所有人,恨所有人都覺得李相夷已死……

  不過,他早在慢慢三年的碧茶之毒時時發作里,萬蟲噬骨里,冬日挨餓受凍里,容貌音色漸變,風華絕代褪去里,無心再去糾結了。

  也許,李相夷真的死了吧。

  現在的李蓮花,的確是個無親無故之人。

  見李蓮花久久不語,溫華央好像明白了。

  「你也沒有家人啊……」少女低聲說了句。

  李蓮花卻突然笑了

  「家人?早沒了,孜然一身,有何不好?」

  「啊,也是個無家可歸的人,和我也不過一樣的……」溫華央喃喃道。

  李蓮花看向眼神呆滯的溫華央,問道:

  「若我沒猜錯,溫姑娘應當是那塵肖派的弟子,這塵肖派向來不收來歷不明之人,溫姑娘又怎會是個無家可歸之人呢?」

  溫華央聞言不語,她也不知為何,外人說是當初那一劍登雲霄頂,只有她自己知道,並非如此,當初方寸山下,師父只問了一句,她是否姓溫,便收下了她。自她入門後,師父鮮少真正教她,卻總是在她自己琢磨時指點一二。

  李蓮花卻繼續說道:

  「這近年來塵肖派只收了一個出身不詳的弟子,連姓名都未曾向外界透露,傳言那位弟子乃是塵肖派歷年來最出色的,以自創劍法『一步逍遙』而聞名。江湖上都以為是個少年郎,卻沒曾想,是個女子……」說罷,李蓮花朝溫華央笑了笑,又補充道:「我說的對吧?」

  溫華央坦然一笑:「都說醫者救死扶傷,卻沒想到李神醫這推斷能力也是一絕啊,我竟還跟李神醫你客套起來了……」

  李蓮花卻拱手作了個禮

  「不知在下可否見一見溫姑娘這『一步逍遙』呢?」

  三年未曾涉足江湖,也不知道如今的江湖新輩,究竟如何。

  溫華央卻一臉被拆穿的懊惱。

  「我原以為李神醫不武功,對著武學之事,也不太感興趣呢。」

  說罷她躍出門去,一把軟劍從袖口而出。

  外面正是半輪明月當空,樹影搖曳沙沙作響。軟劍如同一縷晨光,與天上月光相呼應,少女提劍而起,劍氣便環繞在她周圍,引得落葉紛紛飛舞……

  盈盈的身姿卻絲毫沒有柔弱之氣,瀟灑凌然,劍鋒轉折,在月光下隨風而動。軟劍隨她的目光化作一道光芒,又隨她轉身收回,變作一條軟綢。

  假作收勢,又忽而一劍刺向上空,腳下凌空一步,當真一步逍遙!

  溫華央這三年來在方寸山上日日習劍,早已不同當初那般胡亂折騰了,如今她已經有了章法,劍氣更加果斷……只是,再無人能以一劍暗月與之相配合了。

  「溫姑娘好劍法!」一舞畢,李蓮花在一旁拍手 。

  溫華央淡然一笑:

  「李神醫說笑了,不是不會武功嗎,又怎看得懂我這一劍呢?」

  「在下雖不善武藝,但也能看出姑娘的劍意,倒有幾分灑脫,不輸那些武林高手。只是……」李蓮花卻欲言又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