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再次睜開眼,已是次日清晨。

  溫華央發覺自己躺在一張軟塌上,四周瀰漫著一股藥味,強撐著坐了起來,才發現自己在一間客棧的房內,旁邊的小几上放著自己昨日的包袱和兩把劍。

  她努力回想,只記得自己分明是倒在了巷子裡,昨日那些畫面像噩夢般纏著自己,一想起,就心口痛得厲害。

  「姑娘,你醒啦?」房門從外打開,一個穿著墨綠衣服的男子走了進來,清俊的面容帶著笑意。

  溫華央下意識地抓起手邊的喚日劍,軟劍隨力而發,就朝那人刺去。

  卻被那綠衣男子躲開了。

  「誒誒誒,姑娘,怎麼一醒過來就打人啊!可是在下昨日在巷中發現了姑娘,還給你找了大夫,扎針緩解了你的心疾,否則你可就血淤堵心而亡了!」綠衣男子趕緊解釋道。

  溫華央摸了摸自己的幾處穴位,確是心疾扎針後的樣子,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不爭氣,引發了心疾……

  見塌上的少女不語,那人又開口:

  「我沒騙你吧。的確是在下救了你,還沒要你答謝呢。」

  溫華央有些不好意思。

  「啊,對不起了。你要我怎麼謝?」

  那人卻擺擺手,「謝就不用了,在下姓唐名無忌,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溫華央猶豫了一下:

  「我也姓唐,唐泱」

  唐無忌有些驚訝的樣子,高興地說:

  「這麼巧啊,那我們五百年前是一家人啊!哈哈哈,真是有緣分!」

  「嗯,多謝無忌先生救命之恩了。」

  皓鑭城外,林中道上。

  一個灰布衣的人茫然地走著。

  從普度寺出來,便不知道該去哪了……

  忽然,那灰衣人好像被什麼絆了一下,一個趄趔。

  連石頭都在與他作對了啊。

  好像……不是塊石頭。

  他蹲下來,拂開上面的塵土,是一本羊皮卷宗?不,是一本書,躺在這裡好多天的樣子。封皮上的書名被磨損了去,只能依稀辨認出,「溫」,「醫」,「海」

  是本醫書?

  那人將這本醫書撿了起來,翻開一看,記錄了各種疑難雜症。

  條條記錄都像是精心整理的,詳細巧妙,不同於市面上的任何醫書,診治方法也有些古怪,不像是普通醫者的療法,倒像是個有深厚武功和江湖見聞的人才能寫出來的東西。

  一般的人,還真看不懂。

  只怕會認為是胡亂而作。

  反正現在也無去處,倒不如研究研究醫術,一來又個謀生之道,二來也可以再尋尋自己所中之毒還有沒有解法。

  他環顧四周,林中連只飛鳥也沒有,便將那本醫書塞進衣袖裡……

  玉城,

  溫容緩緩睜眼,一道光亮刺入眼裡。

  她有些吃力地起身,四面都是石壁。溫容晃了晃腦袋,卻不知自己身處何處。她伸出手摸石壁,酸痛感瞬間從肩上襲到全身。溫容只覺得頭昏腦漲,向那亮光處看去,幾日前的經歷漸漸清晰起來——

  那日,溫容駕馬行了一夜,到晨曦時還在趕路,她怕自己趕不上……也怕溫華央發覺。

  只是前方一個黑色的人影擋在路中央,溫容不得已停下馬。走到近處才發現那人背了一把大刀。刀光映入眼裡 ,溫容後退幾步,正要使出醒月。可那黑衣人卻撲通一聲倒了下去。

  「你,你還好嗎?」溫容上前,小心翼翼地扶起他,才發現這人渾身是血,身上的衣裳是黑色,卻滲著不易發覺的暗紅。

  溫容細細翻看著他的傷口,那人雖倒在地上,但仍喘著氣,「還沒死嗎。」溫容小聲道。

  她正要剝開衣物認真觀察時,

  一道人影突然飛來,來者是一紅衣女子,容貌艷麗,卻有著極強的武功。

  溫容知來者不善,手中的醒月正要出鞘。

  那女子見此卻笑了,笑的還十分嫵媚。「自不量力。」不等溫容反應過來,便被一掌退到了一旁,溫容捂著心口,嘴角卻滲出鮮血。

  「你是什麼人?」

  那女子卻不回答,只是關切地走到地上那人身邊,「尊上,如何了?」

  那人踉蹌著起身,半人高的大刀撐在地上。

  紅衣女子見他不回答,便沒有再問,只是伸手去扶,他卻躲開了。

  溫容在一旁見著一幕,正要悄悄逃走。那女子卻將手心對準了她。

  「等等,把她留著。」黑衣男子開口。

  女人似乎不樂意,卻乖乖地收起了掌心。

  溫容被點了穴,軟軟地倒去……

  腳步聲在身後響起,溫容轉身,來者正是那紅衣女子。

  「尊上要見她。」她對身邊的兩人說道,那二人便上前壓住了溫容,

  「你們要幹什麼?」溫容手裡沒有劍,只能惡狠狠地盯著她,

  那女人沒有回答 ,只是輕飄飄地瞥了溫容一眼,眼裡,滿是傲慢。

  溫容被帶到另一處,卻只見一片漆黑,只有一束光從頂上照下來,隱約見一人坐在那裡。

  二人鬆開溫容,她往前跌了幾步,這才看清那黑衣人。

  還算英俊,只是眼裡有些殺氣。

  那人身邊,便是溫容的醒月劍……

  第11章 人不可貌相

  ◎李蓮花行醫路開始,溫華央感到迷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