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路溫華央只言未語,只是失了魂般走著。

  溫容上前扶著溫華央,小心問道:

  「央央,你可是受傷了?」

  「沒有……」

  「哪裡不舒服?」

  「沒有……」

  「哦,那便好。你的劍法何時如此精進了?」

  「最近……」

  溫華央失魂落魄地上了馬車。

  李相夷……

  那個風華絕代的李相夷

  當真敗了嗎?

  ……

  婢女秋雲見二小姐愣愣的模樣,上前攙扶欲開口。

  溫容示意阻止了秋雲的問候,撩開帘子,望著越來越近的皓瀾城,擔憂之感涌了上來,心口被壓得愈發的疼。

  這麼快就發生了嗎?爹爹,容兒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第7章 殞命東海

  ◎再遇蘇木公子,得知東海戰況◎

  皓瀾城

  溫家馬車緩緩入城。

  「這便是皓瀾城嗎?」少女慵懶地用手指撩起帘子一角,朝外望著。

  只見街頭隨有不少行人,卻都是布衣麻衫,鮮少有像蘇州城中,那般錦衣華服的貴家子弟倒處閒逛。

  「是了,小姐,奴婢來之前打聽過了,前面那個不二客棧是這皓瀾城最好的一家了。咱們就住那吧!」秋雲抬手為溫華央和溫容撩開帘子。

  微風吹動少女額前的碎發,明艷動人的眼眸里沒有一絲波瀾。

  不過一個邊境小城,那方寸山在北境邊緣,此行是越來越往北了……

  皓瀾城東 不二客棧

  溫華央一行剛一入店,便看到了大堂角落裡的一桌人。

  在一群麻布衣著的百姓當中,除了剛剛入店的溫氏姐妹,便是那一桌子白衣劍客最顯眼了。細一看,正是方才城外的陳家公子及其門客諸人。

  城外遇敵時傻愣愣的,如今進城倒先她們一步了,除了幾個傷勢太重的在休息,其餘的個個換掉染血的衣服像沒事人一樣。

  秋雲和溫容去開廂房了,溫華央便先尋了個桌子喝杯茶水。

  剛一坐下,那白衣晃晃的幾人中便走來一個衣料瞧著最好的,站到了溫華央桌前。

  只見那人端端正正地朝溫華央行了個禮,笑著開口:

  「溫小姐,又見面了……在下乃是奚州陳家長子,陳蘇木,我們之前見過的。」

  溫華央沒有立馬回答,只是默默地又倒了一杯茶,推倒前面,又抿了口自己的茶,才緩緩道:

  「陳公子請坐。」

  那白衣公子欣然坐到了溫華央對面。

  「今日多謝溫小姐搭救,他日定會重金酬謝……」

  「要是想謝我倒不用等到他日,現在便可。」

  陳蘇木臉上一僵,卻見面前的少女從容地望著他,似乎有些期待他的反應。

  「這個……實不相瞞,在下此行是到那方寸山求師,並未帶多少銀兩……若是……若是溫小姐現在就要,那在下便馬上傳書家中送來。」說著,陳蘇木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溫華央。

  「那倒不必,我只是隨口一說罷了,陳公子財大氣粗,也不會小氣,我又急什麼呢。」少女淺淺笑了笑,卻又盯著面前的白衣少年,用看物件的眼神上下打量著,一言不發。

  陳蘇木被看的不自在了,「溫小姐想要什麼,救命之恩,陳某定盡力報答,只求,小姐別這般盯著在下了。」說著,便低下了頭。

  「啊,對不起。我只是在想,陳公子這般的家世,又不善習武,去那方寸山做什麼?」

  「正是因為不善習武,這陣子又起了那樣的風波,祖父恐我在奚州不安全,便送我到那方寸山拜朴塵師尊為師,好保護自己,若是能學些防身的武藝,就更好了。」陳蘇木一本正經地回答。

  「這樣,你跟我細說說今日那些金鴛盟的人說的,就是關於東海,到底怎麼了?」

  面前的少年卻有些為難。

  「就當是報恩了,我只想知道究竟如何了。」

  「溫小姐不知嗎?還要從一月前說起——四顧門的單孤刀不知怎的被金鴛盟的三王尋命給殺了。唉,也是個正義俠士,卻那般死了。這四顧門定然不會咽下這口氣,且金鴛盟為禍已久,不知殘害了多少性命……當日,那李相夷李門主便要與金鴛盟開戰,血債血償。但是……唉……」陳蘇木忽然停下,似乎不忍再往下說。

  「然後呢?這些我知道,我是問你東海之戰的事情。」溫華央急切地追問。

  「然後……不知怎的,李門主竟孤身一人去了東海,與金鴛盟和笛飛聲對戰。我聽說了,在那東海巨船上,斗得是日月無光……連著臨海的幾個村落都遭了殃,死傷無數……那李門主……敗給笛飛聲後便落入了東海……恐怕……」

  「恐怕什麼?」溫華央感到心中好像被狠狠刺了一劍,剜心般的痛。

  「恐怕……已經殞命東海了……」

  說罷,陳蘇木露出滿臉遺憾和痛心。

  「好……我知道了。」溫華央聲音有些顫抖,卻又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難受,李相夷於她,也不過遙遙見過一次罷了。

  「最近,江湖恐怕要翻天覆地了,溫小姐若是繼續向北,可要小心些!金鴛盟餘孽四處逃散,不少門派都遭了報復,北境還好,蘇州,揚州,皖城一帶……許多家族遭到滅門」

  好像是意識到說錯了話,陳蘇木急急打住,又補充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