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心悸得厲害。

  黎幽也好不到哪兒去。

  等緩過來一些,她們誰也沒有繼續,牽在一起的手也沒有放開。就這樣輕柔看著對方,黎幽給蘇驚鵲說起了自己在國外的生活。

  剛出國的那幾個月其實是最悠閒的,只是人生地不熟,很多時候黎幽都不太敢去闖。後來她看著同學在組舞團,鼓起勇氣去報了名,結果沒多久她們就開始實習,忙得要命,壓根沒時間去跳舞。

  在醫院實習時還好一些,有幾次在實驗室里實習,還得跟著去養殖場採樣。實驗室里小半的藥學生,都是獸醫院出來的。

  聖誕節的時候,黎幽和同學買了點兒小裝飾,草草裝扮了一下宿舍。等到了新年,說著一起聚一聚,誰也抽不出時間來。

  一件一件。

  很多事情,蘇驚鵲已經聽黎幽在電話里說過了,可這會兒聽著,怎麼也聽不膩。

  蘇驚鵲也和黎幽一件件地講公司里的事兒。

  不過她能說的,就比黎幽少得多。公司里哪天不是一個樣,她也是,除了工作就是工作。黎幽卻也聽不膩,纏著她一件件地說。

  還說起十一年前她們的初遇。

  從蘇驚鵲上回告訴黎幽她想起來了,現在過了三五月,她們誰也沒有提起過,直到現在。

  黎幽剛開始還有些不信:「鵲鵲真想起來啦?」

  「是啊。」蘇驚鵲柔軟地笑,薅黎幽髮絲,「哭鼻子的迷路小朋友。」

  黎幽臉一下子就紅了,羞恥地往被窩裡鑽。

  「所以給我的獎勵呢?」蘇驚鵲把黎幽拎出被窩。當初她們說好了,要是蘇驚鵲在黎幽回國前想起來,黎幽就給她獎勵。

  黎幽眨眼,一本正經道:「當時我說的是,如果鵲鵲在我回國前想起來才有獎勵,不然還得有懲罰。可那天……那天鵲鵲分明是在我回國的時候想起來的,所以是懲罰才對。」

  「嘖。」蘇驚鵲沒和她睜,狐狸眼彎起,輕飄飄地問,「那……懲罰呢?」

  黎幽沒回話,被窩中握緊了蘇驚鵲的手,指尖在微微顫,不好意思再說。

  蘇驚鵲輕笑,換個話題。

  她也挺喜歡現在這樣,一點一點緩緩接近,身體生澀緊張的悸動感。

  聊著聊著,天竟然就亮了。

  蘇驚鵲看一眼時間,已經早晨七點半了。

  她後知後覺地感到困,輕輕打了個哈欠。黎幽也困,她往蘇驚鵲懷中擠:「今天可以再睡會兒,下午再去實驗室也沒關係,鵲鵲呢?」

  蘇驚鵲看眼手機:「再睡會兒吧。」

  昨天公司里的混亂剛平息下來,她也正好有時間休息。

  可真關上小夜燈,閉上眼睡覺,蘇驚鵲又睡不著。

  黎幽也是。

  黎幽在蘇驚鵲懷中翻了幾個身,姿勢變了又變,最終面對著蘇驚鵲,抬眸看她。

  「嗯?」蘇驚鵲柔軟地眨眼。

  「鵲鵲。」黎幽喊她,勾她手指,兩隻手牽在一起時,動作仍然是生澀的。

  黎幽忽然仰頭貼近蘇驚鵲,眸子越來越近,黑瞳中只剩下蘇驚鵲的倒影。蘇驚鵲心慌了,本能地躲開視線,急促呼口氣。黎幽沒忍住輕輕笑,又貼過來幾次。

  每一次,明明她們都在努力克制著,卻仍然掩藏不了那種心悸的感覺。

  黎幽後退一些,輕輕牽著蘇驚鵲的手,認真問她:「鵲鵲,我能重新認識你嗎?」

  是重新認識,也是再度契合,找回這兩年分別的時光。

  「當然可以,我的小公主。」蘇驚鵲眉眼柔和地彎起,目光相對。

  朝陽透過窗簾縫,正好灑在她們臉上,柔軟明媚。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就到這裡結束啦,還是照例寫寫完結感言吧:

  首先這本可能會有一章番外(可能,我不確定能不能寫出來TAT)

  可能有崽崽感覺到了,從去年七月開始,我就陷入了碼字的瓶頸期,一動筆腦子就一片漿糊,什麼劇情都寫不出來,完全喪失了表達欲……

  中途我有長時間休息過,也有連續日萬、看書學習過,但無論怎樣都沒用QAQ就越來越迷茫了。

  這本文也算是我擺脫瓶頸期的一個嘗試吧!

  只簡單寫了一個粗綱就開始裸奔,每一章內容全靠靈感刺激,希望能靠它找到失去的表達欲,迅速走過瓶頸期。

  小媽文學、阿斯伯格、標準的軟妹x漂亮姐姐的組合、相互治癒,都是我很喜歡、很感興趣的內容。

  但很可惜的是,仍然失敗了。我依舊被困在瓶頸期里。

  呼……不論如何,希望接下來能快快走出來吧!

  最後:愛你們,感謝陪伴著我一直走到現在的大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