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現在只想回到她的小家,點一份炸雞和肥宅快樂水,窩在沙發里玩手機,而不是在這偏僻冷清的皇宮角落,吃著鹹魚就窩頭,沒爹沒娘沒朋友,外面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後宮霸凌團。

  「唉,這造的什麼孽——」

  陸知晚第一百五十六次仰頭問天:「這樣對一個遵紀守法的美女,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話音剛落,窗外一聲「轟隆」驚雷炸起。

  長睫顫了顫,陸知晚扯過被子蒙住臉,算了算了,活著就行。

  不過想在這後宮生存,難度可不小——原主入宮這三個月,示弱、低調、夾著尾巴做人,還是被欺負、被霸凌,最後丟了小命。

  忍氣吞聲沒用,那高調反擊?可自己這麼個沒地位、沒家世、沒人脈的三無小妃嬪,拿什麼反擊。

  皇帝若是個好色的,她還能靠臉搏一搏,問題是後宮環肥燕瘦的美人兒一大堆,皇帝卻鮮少踏足——也不知是他眼光太高,看不上後宮美人,還是他喜歡男人,亦或是那方面有毛病?

  「唉……」

  陸知晚閉眼往床上一倒,在這不講武德的後宮,她真是半點前途都看不到。

  ***

  在流霞軒長吁短嘆了三天,陸知晚整個人散發著濃濃的喪氣。

  夏禾都被她喪得受不了,委婉提議:「今兒個天氣好,主子不如出去轉轉,透透氣?」

  陸知晚:「不想動。」

  夏禾:「可是您已經躺了三天了。」

  陸知晚:「累了我會翻身的,別擔心。」

  夏禾:「……」誰擔心這個了!

  主子的事她也不敢多說,嘆了口氣,提步往外走去。

  才將出去沒多久,夏禾忽又折身返回:「主子!」

  陸知晚抱著被子:「你別勸了,讓我繼續躺著吧。」

  「不是不是。」夏禾飛快搖頭:「是胡婕妤和趙美人她們往這邊來了!」

  陸知晚懵了一瞬,等反應過來胡婕妤和趙美人就是後宮霸凌團的小頭目,柳眉擰起,距原主落水才過去幾天,她們這就迫不及待上門找茬了?

  「你就說我出門賞花了,不在家。」

  「啊?可是——誒?」

  不等夏禾將「您不是在屋裡嘛」說完,便見床上那道纖瘦身影一個鹹魚打挺「唰」得從床上彈起,而後三步並作兩步跑到窗畔,利落翻了出去。

  整套動作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叫夏禾都看直了眼:「!!!」

  等回過神,屋裡早已不見自家主子的人影,倒是屋外傳來胡婕妤等人疑惑的聲音:「方才好像有什麼東西閃了過去?」

  「有嗎?或許是野貓?」

  「嘁,流霞軒這種清冷窮酸地,耗子都連夜收拾包袱另覓生路,哪還有貓跑這來受罪?」

  這話惹來一陣嬌笑,笑過之後,那群花枝招展的年輕美人走了進來,揚起下巴環顧了屋內一周,沒見到人,才皺眉看向夏禾,語氣不善:「你家主子呢?」

  夏禾從窗口收回視線,低頭訕訕答道:「諸位娘娘來得不巧,我家主子出門賞花了。」

  「她還有精力賞花?」

  在場位份最高的胡婕妤仿若聽到什麼笑話:「看來這回落水她並無大礙,裝得這麼嚴重,難道想以此引起陛下的主意?」

  夏禾本想爭辯,但想到主子都跑了,自己逞口舌之快也沒意思,於是默默低頭裝啞巴。

  胡婕妤等人撲了個空,也不著急,反正她們旁的不多,空閒時間一抓一大把。

  幾人嘀咕一陣,覺得以陸知晚那副柔弱身子,在外轉一圈應當很快就回來,便圍坐在院外石桌守株待兔。

  *

  「我看她們純屬閒得心理變態,放在現代做不完的卷子、打不完的工,天天卷生卷死,恨不得倒頭就睡,哪還有閒功夫去折磨人!」

  遍栽紫薇花的夾道間,陸知晚踢著地上的石子泄憤:「這皇帝也有毛病,沒那金剛鑽,選這麼多妃子進來幹嘛?養蠱啊。」

  明明是陽光明媚、微風輕柔的好天氣,陸知晚的心情卻很不美妙。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一個現代人在這封建後宮該怎麼活,可叫她現在去死,她也沒那個膽。

  「咻——」又一枚石子被踢飛,直直擊中前方的老槐樹。

  槐樹枝葉微不可察抖了抖,而後似有重物墜落髮出悶響。

  陸知晚低著頭走,一開始還沒注意,直到一陣「嗡嗡嗡」聲襲來,才後知後覺抬頭。

  這一看嚇一跳,只見樹下躺著個碩大的馬蜂窩,那群突遭地震的馬蜂宛若一團憤怒的黑雲,氣勢洶洶朝她飛來。

  「臥槽!」

  陸知晚小臉雪白,誰能告訴她,皇宮裡哪來這麼大一個馬蜂窩!

  身體比腦子快,不等她去想,兩條腿本能往外跑。

  那些馬蜂大抵以為是她捅了它們的窩,嗡嗡嗡嗡窮追不捨。

  陸知晚人都傻了,拿出八百米體側的速度,一路狂奔。

  可她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跑著跑著也不知跑到哪,前面突然沒了路。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前路雖不通,但坡道左下方就是一條河。

  這群馬蜂就算再豪橫,總不能鑽水裡蟄她吧?

  思及此處,陸知晚深吸口氣,提起裙擺就往河邊沖。

  不曾想才沖一半,岸邊楊柳後忽然走出一道高大的玄色身影。<hr>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