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想當年夏油傑在雙胞胎妹妹的村子裡都差點走火入魔地暴走,要不是我有先見之明抱住他的腰,一鍵召喚五條悟,那條村子就要從地圖上消失了。

  感謝高科技,感謝語音撥號,感謝已經犧牲了許久的智能手錶!

  饒是如此我也和雙胞胎一起呆醫院呆了半個月,雙胞胎是療養,我是實打實躺下——身嬌體弱的普通人傷不起啊。總而言之,夏油平時多好的人吶,被刺-激一下都傻了,我可不敢想像其他咒術師的神經有多堅韌。

  還有一點就是,作為千年對抗咒靈的第一線,御三家的人不可能不對咒靈做實驗,據我所知在這方面最瘋狂的是加茂家,被稱為加茂家的污點的「加茂憲倫」可是歷史上有名的咒靈實驗狂魔,在九相圖的事情敗露之前,他一直在主持加茂家有關咒靈的實驗,差點爬上了加茂家家主的位置。

  要是真的成為加茂家家主,大概御三家就不是現在這三家了。

  當然,九相圖的出現讓某些人非常心動,五條家也有人曾經試圖嘗試,然後被我一鏟子鏟進了咒術界的監獄裡。

  咒術界都能有死-刑了,有監獄不奇怪吧?

  這可是我坐穩五條家二把手的第一戰,首戰大捷,一戰驚人。

  到現在,我就不相信加茂家徹底不幹這種事了,他家現在還開醫院呢。

  反正死在街頭我都不會去加茂家的醫院的。

  好像立了個不得了的flag。

  劃掉重來。

  總之,乙骨憂太就是個香餑餑,御三家誰都想把這個現行的成功實驗體拿到手——這種時候,我和五條悟跟五條家得分開算,反正按我的想法,乙骨絕對不能落到御三家手裡。

  所以就進入了漫長的扯掰期。

  痛苦面具.jpg

  而且因為五條悟那個大煞-筆,我一開始就立刻陷入了被動!

  大煞-筆大煞-筆大煞-筆大煞-筆……【重複若干次】

  快要聖誕節了,聖誕願望就是五條悟給我……算了。

  莫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

  【12月25日】雪

  沒想到那麼快就聖誕節了,我的感覺還停留在21號的時候,要不是五條悟突然出現把我背出門,我都想不起來這日子。

  說起來都是他的錯,要不是乙骨的事,我這個年底不用忙成這個樣子。

  天天據理力爭累得要死。

  ……等等,現在想起來,為什麼五條悟是背·我出門?

  但是比起公主抱,我確實比較喜歡他背我,這樣我就可以把他當成麋鹿來騎了。

  也沒有規定說不是聖誕老人就不能騎麋鹿對吧!

  嘿嘿嘿。

  聖誕節是跟五條悟、乙骨、伏黑家兩姐弟過的,我們五個偷偷摸摸在寺廟裡吃烤火雞真是夠了,這句話每個字都充滿了槽點,而且……明明那傢伙吃不了多少,為什麼要買那麼大隻火雞?甜食控吃不下火雞卻能啃那麼多甜品?

  不過我也是吃不下火雞吃甜品的一員,剩下的火雞隻能辛苦乙骨君了。

  我現在才想起來,聖誕節我兩手空空,沒有五條悟的禮物就算了,三個小孩的禮物也沒有……下次給他們帶吧,假裝是五條悟突然把我帶過去忘記拿好了。

  所以送什麼好呢?

  【12月26日】雪

  醒來的時候發現房間的窗戶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掛了一個聖誕襪,裡面是條項鍊,和一個丑萌丑萌的針氈布偶,一看就知道是新手作品。

  我掏出聖誕襪就忍不住笑。

  布偶肯定是乙骨在寺院裡的習作了。

  至於項鍊——這是前不久我看過的項鍊,不過最終因為想不到佩戴的場合沒有買。

  於是問題來了,到底是我身邊出了臥底,還是五條悟那傢伙又用六眼偷窺我呢?

  第 9 章

  【12月26日】晴

  臥底就是你!

  菊理!

  「被發現啦!」菊理吐了吐舌頭一點都不愧疚。她還非常有道理地說:「畢竟是家主大人問我麼,那肯定要誠實回答的。」

  我眯著眼睛看她,三秒,這小妮子投降了。

  哼。

  跟我斗。

  「反正我是覺得,如果家主大人真的打定主意不結婚就算了,但是……」她小心翼翼看我的臉色,「如果結婚的話,對象還是和津美比較好吧?我也想不出來除了和津美之外他還會喜歡誰,我見過家主大人的同學家入小姐,她實在不像是家主大人會喜歡的樣子。」

  我心想,怎麼看硝子喜歡夏油的可能性都比看上五條悟的大。

  不是我吐槽,高富帥的五條家家主總有能讓人忘記他是一個高富帥的能力。

  「我就像了麼?」

  「可是在一起的感情有很多種表現方式……應該說,愛情的表現形式有很多種,不是每對情侶之間都是那種乾柴烈火一樣洶湧而高溫的愛。」菊理討好地挽上我的手:「家主大人不是那種能和別人建立起連結的人,和津美也不是。雖然你看起來很好相處,但也總是和人保持距離……你自己沒發現嗎,在這點上,其實你和家主大人還蠻類似的。」

  「而且現在能挑動你情緒的,就只有家主大人了吧……」她心虛地說。

  我就賞了她兩個字:呵呵。

  可不是麼,比大姨媽還準時,每個月氣得我跳腳。




章節目錄